浩叔和琴娘面色霎时间大变。么被意外发现了。神经一瞬间紧绷,却见来者只一人,未见其他士兵跟着。浩叔和琴娘面露了一丝疑惑,眸中却高度警惕不减。“等等,我们将军让把这给你们,拿来给孩子抓点药。”追来的一个将士扔了个银钱袋子回来,也没靠近了,打马回家去。一直到看不难道被发现了。。...

浩叔和琴娘面色霎时大变。

难道被发现了。

神经瞬间紧绷,却见来者只一人,未有其他士兵跟随。

浩叔和琴娘面露了一丝疑惑,眸中却警惕不减。

“等等,我们将军让把这给你们,拿去给孩子抓点药。”

追来的一个将士扔了个银钱袋子过来,没有靠近,打马回去。

直到看不见这将士身影,浩叔和琴娘两人才又彼此一眼对视。

一息,浩叔捡起银钱袋子。

两锭银子,竟还是五十两一锭的。

“苏家…”

一语低喃,浩叔看着银钱袋子,短短须臾,还是把银钱袋子揣了怀中,他们现在需要银子。

一家人再没有停下。

一直走,一直走,直到夜幕再次降临而来,走到城外三十里处,见有一院被过路士兵们横扫席卷的破败别院庭园,推着木板车进去。

左右一看,里面有好些乞丐难民,东倒西歪的相互取着暖,眼见浩叔这一家,看着一息,一个个像饿狼见了美味吃食,直扑过来。

浩叔赶忙又说了相同的话,可那些乞丐难民好似完全没有听到。

直接狂扑了过来。

比起未知的传.染死亡,此刻饥寒交迫的他们只想能饱腹一顿,饱腹一顿,死也值了。

浩叔见此,一直佝偻的腰终于直了起来,身形动,两脚将前赴后继的这些乞丐难民踹飞。

撞了木桩上,一口口血噗出,一个个哎哟哎哟的抱了腹部,后面那些没上前的胆怯了。

夜幕之下,雪色将浩叔脸上的杀伐映照的显目。

寒风凛冽。

那些乞丐难民们被吓,畏畏缩缩,不敢再上前了。

浩叔一声冷哼,这才弯腰将木板车上的娆娆抱了怀中。

这个别院庭园特别大,应该是哪家贵裔置办的别院,如今却早已被洗劫一空。

浩叔抱着娆娆,带琴娘他们找了一处没其他难民乞丐的庭园屋舍。

后面还是有些难民跟了上来,却不敢再扑上前。

浩叔没搭理,带着琴娘和孩子进去屋舍。

娆娆这才睁开了眼,这一双眼竟是最为灿艳的桃花明眸,本该桃色灼灼,媚色无疆,可是此刻,在这双桃花明眸内未有一点顾盼流兮的潋滟清韵,亦未有一颗晶莹剔透的滢珠泪滴,有的只是眼眶四周一圈赤色红肿而已。

两声咳喘,蜡黄的小脸蛋愈发通红。

“娆娆,琴娘马上给你熬药,喝了药就没事了。”

庭园内都没有柴草,好在有破损的桌椅可以用。

依影和依素捡了好几块破碎的桌椅木板当柴草。

浩叔点了火堆。

寒凉的身子这才暖和了一点。

他们离开,除了藏在鞋筒里的些许银票以及粗布麻衣和包藏在衣服里的药,再什么都没带。

让依影找了一圈,没有碗,破碗都没有一个,最后只能用瓦砾凑合将就,琴娘赶忙去给娆娆煎药。

娆娆躺在浩叔怀中,除了那两声咳嗽之外,不哭不闹,好似一个布娃娃,没一点生机。

一夜落雪,次日早间还未曾停下来,这场落雪好似是上天的怜悯,想要将大秦皇城那满城的鲜红遮盖住,遮盖住这一场新年里的杀戮。

好让那些冤魂可以看清,看清去往黄泉投胎的路。

小小人儿走出庭园,那双桃花明眸直直望着大秦皇城的方向,望着那早已看不见的城墙。

不知站了多久,整个身子冰冷的似是块寒冰。

她迈开小步,走去了别院庭园的后山上。

一步一脚踩在雪地里,巴掌大的脚丫完全被雪色淹没。

小小身子更是一点一点变得越来越小。

直至看不见。

庭园内。

浩叔惊醒过来,发现娆娆不在,立刻摇醒琴娘,两人跑出门。

见雪地里的那些玲珑脚印,已经被落雪掩藏了一层,浩叔急忙对琴娘一声交代,关好门照顾好孩子们,便寻着脚印追了去,远远见那道小小身影,一步一步爬着上山,跌倒又爬起,两只小小手上都沾满了雪色与泥巴。

可她却还那么爬着,走着,那身灰色的粗布麻衣,衣摆处全是雪泥,满身的雪色沾染。

如此一个孩童,她才多大,她其实也只有六岁,眼睁睁看着父王母妃惨死眼前,大秦皇族全族被屠,她不哭也不闹,乖的不像一个孩子。

哪怕是成年人,经历那样之事,也难以如此沉着冷静。

浩叔后面跟着,守着,没有再追了上去。

垂落的大手死死的蜷握,蔓延起层层青藤。

那小小身影爬上高处,然后安静的注视向皇城。

冷风瑟瑟,吹的她脸蛋冰冷一片,两只垂落的小手上血色混合着雪泥,一点一点渗出滴落。

那双桃花明眸又赤红了,眼尾的桃色灿艳灼燃。

内里好似又映现了新年除夕那夜,那场毫无征兆的杀戮。

父王与母妃的惨死…

轰然大火燃了整个东宫,拿着琉璃盏的宫装妇人,将整个殿内喜庆的艳红纱绸帷幔全部点燃。

那么决然,没有一点犹豫,只是在目光落向东宫的那道暗道之门时,才带出了浓浓不舍。

似是在说:“娆娆,答应母妃,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忘记你的身份,做一个平凡人,不要报仇,千万不要报仇,不要活在仇恨中。”

銮天殿上。

身着太子蟒袍的年轻俊朗男子,单膝跪地,长剑支撑着已然精疲力尽的身躯,那身浅黄的太子蟒袍完全被殷红的血色所浸染涂抹,腹部,背部,手臂,大腿,血色不停流出。

满身的狼狈,面容更苍白无色,可哪怕是如此跪地,却仍身躯笔直,背部不曾弯曲一点。

一道反光,一把血色浇洗的长剑一剑落下,他尸首两分,殷红血色霎时喷涌,首级滚落阶台之下,却到死不瞑目,目光注视着轰轰燃起的东宫。

也好似在说:“娆娆,跑,跑,跑的越远越好,活着,一定要活着,忘记身份做一个平凡人,好好的活下去,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他的目光,炙热的执迷。

“父王…”

“母妃…”

眼尾愈发赤红,眼球生疼生疼,却还是未有泪珠滚落,只是浮现了一层暗色,似乎要被黑暗吞噬,蜷攥的玲珑小手,血滴还在一滴一滴,融入脚边雪色内,红了白,血又染了雪。

浩叔看着,终是看不下去,走过去将娆娆抱入怀。

“娆娆,哭吧!现在能哭,哭出来就好了。”

娆娆死死咬了小唇,还是不哭,可豆大的泪珠却终是浮现了出来,一颗一颗自眼眶滚落。

泪花模糊了她的这双桃花明眸,却难以模糊内里那轰轰燃起的东宫,被火海吞噬的母妃,滚落宫阶下死不瞑目的父王,以及斩下她父王首级的丑恶嘴脸。

“浩叔叔,父王和母妃宁死只要我好好活下去,不要报仇,不要被仇恨丑陋了我的这颗心,可是你看看,你看看,那些殷红都映了半边天,娆娆的一双眼全是赤红赤红的颜色。”

稚嫩的声音,沙哑的声语,却带着如何也无法挥去的蚀恨。

浩叔听得双眸里也带出雾色,却按住娆娆的肩膀。

力道很重。

“娆娆,你是浩叔叔见过最懂事最乖巧的孩子,你的父王和母妃,他们拼尽全力就只为了要你逃离,活着,你的这条命从那夜起就不再是你一人的命了,它是你父王和母妃的命。

他们只要你活着,平平安安的好好活下去,哪怕你心里有多少的恨,恨不能将那些叛乱者千刀万剐,你也不能拿了这条命去拼,你记住,永远刻在心里,你的这条命此后都不是你的。”

娆娆看着浩叔,他低沉的声音,沉重的面色,亦如她的父王母妃,死死按着她的肩膀,哪怕外面杀戮声越来越近,可他们却直直看着她。

一字,一句…

让她跑,跑的远远的,越远越好,忘记自己的身份。

眼前好似出现了父王与母妃那慈爱的面庞,他们笑着欢迎她降生到那个家,他们一声声的沉重叮咛,让她好好活下去,好好平安活下去,不要报仇,他们只要她平安活着。

“哇…”

娆娆哭了,嘶吼的哭声,趴在浩叔的怀中,这几日来一直的压抑在这一刻终是如此爆发了,哭的声嘶力竭,小小脸蛋更是哭的涨红。

脸上的蜡黄被眼泪浇洗,两行泪珠流过的脸颊,白皙细腻的肌肤出现,肤如凝脂玉露。

这一双桃花明眸,因为哭泣,整个眼睛又一圈桃色,桃色灿艳夺目,内里黑暗被迫消失。

小小身子颤栗不停。

浩叔满目怜惜,抱着娆娆一下一下轻拍着她的后背。

哭吧!好好哭吧!你的父王和母妃都会在天上看着你,保佑你平安顺遂,无灾无痛。

飘刮的鹅毛大雪覆盖了高山上这一大一小,远远瞧去好似一个雪人,伫立在山峦上。

琴娘和两个孩子久等他们没回来,琴娘担心,带着两孩子找来,听到哭声,也红了眼眶。

“娘…”

依影和依素也瘪了嘴,趴在了母亲的怀抱。

娆娆哭了好久好久,直至眼眶红肿的眼泪怎么也再流不出,直至喉咙沙哑的怎么也再哭不出,她才停了哭声,松开浩叔小手擦了脸。

看向山下的琴娘和两孩子,再次那么平静了。

平静的如同一潭死水。

一点波澜都无法荡起。

“娆娆,我们下去吧!”浩叔要抱娆娆下去,娆娆摇头,拉住浩叔的手,“浩叔叔,怎么上来的,娆娆怎么下去,娆娆自己可以。”

迈开小小步伐,娆娆一步一步的原路走下去。

她可以,她可以…

走至一半时,脚下不慎一个打滑,直接滚落下去。

“娆…娆…”

浩叔面上大变,急慌喊声,疾步轻功跃下来。

琴娘也一声喊,带两个孩子快步跑来。

娆娆滚落山下,额间血色瞬间一涌而出,模糊了她的左眼。

她好像又看见了那两张慈爱面庞,就在云端之上,慈爱的看着她,一声一声,让她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父王母妃才能走的安心。

眼角,一滴血泪滑落。

父王…

母妃…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公主总是被迫黑化”,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