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王…”“母妃…”暮色迤逦,星河闪亮了缠绵缱绻斑斓,荧荧烛光投罩在帷幔下的小小人儿身上,她闭着眼,面色泛着轻轻惨白,樱桃小嘴内始终不停地地喃喃着父王与母妃。床榻侧,一女子,隔著帷幔视线落在榻间这小人儿身上,一目疼惜。“琴妹…”一语轻声,屋门被推床榻侧,一女子,隔着帷幔视线落在榻间这小人儿身上,一目疼惜。。...

“父王…”

“母妃…”

暮色迤逦,星河闪耀了缱绻斑斓,荧荧烛光投罩在帷幔下的小小人儿身上,她闭着眼,面色泛着微微苍白,樱桃小嘴内一直不停地喃喃着父王与母妃。

床榻侧,一女子,隔着帷幔视线落在榻间这小人儿身上,一目疼惜。

“琴妹…”

一语低声,屋门被推开。

被唤琴妹的这女子立刻转眸看去。

浩叔走进来。

一左一右拉着两个孩童。

“娘…”

两孩童看见母亲,那女童一下子扑过来。

琴娘也立刻两步起身,将这两孩子拉入怀。

心悸颤抖。

“我的影儿素儿,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浩哥儿,赶紧,你们赶紧趁着夜色出城,如今满大街都在挨家挨户搜,谁要敢窝藏大秦皇族,通通拉出去斩首,你们赶紧逃吧!”

一个佝偻着脊背的老汉,急慌慌的跑进院中。

“朱老伯,现在夜里城门必定严防死守,要走也只能白天走。”浩叔看了一眼夜空,随即摇头。

朱老伯只是一个憨厚的老农,不明白这些,浩叔如此说,他也跟着看了一眼这星辰夜空。

昨夜一场呼刮鹅毛大雪,凛寒瑟瑟,铺了皇城内厚厚一层,今夜却如此星芒闪耀,高高一轮皎月悬挂。

“夜里不走,白天更走不了的,老汉今儿个都瞧见着,那城门口一个接一个的长枪守着,老百姓们都不让出城,更吓的不敢出城。

那些皇家的头颅尸首一个个就那么高高悬挂在城墙上,连小小孩童都没放过,成百来条的人命,那鲜血流淌的城门口到处血红血红。”

都已结成了血色冰河。

造孽,造孽啊!

“父王…”

“母妃…”

细密的声音,只能听见声,听不清呓语的话。

浩叔与琴娘一眼对视,琴娘稍稍侧转身挡了屋门口。

“朱老伯,您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多谢您照顾影儿和素儿,我们都是实诚百姓,只要紧闭着门配合兵爷的搜查,没事的,您别担心…”

“哎呀,浩哥儿媳妇,你是不知道,那些个兵爷们见着好看的女娃儿就抢,你长这么好看,这要是被抢了去,给…给糟蹋,还是赶紧逃吧!”

朱老伯一拍大腿,着急忙慌,急的都感觉额间要渗出一层汗渍。

“朱老伯说的对。”浩叔很赞同。“朱老伯您也赶紧回去吧!赶紧带着朱婶子去躲好。”

“哎,行,行,那你们赶紧收拾着,等着城里稳着了再回来,你们这屋老汉给你照看着,等你们回来了,老汉和婆子还给你们照看娃儿。”

朱老伯连着两声,又急慌慌的快步跑去宅院后门离开。

“娘…”

那男童这才拉了拉琴娘的手,指了床榻上。

帷幔内,隐隐约约看见那小小的身子蜷抱缩成一团,整个小人儿,脑袋完全埋在膝盖里。

一直颤栗。

浩叔和琴娘赶忙进屋关了门,两步走过去。

帷幔掀开,两娃看见小小人儿,女娃霎地一声呼:“公…”

嘴巴被琴娘快速一把堵住,“素儿,你记住,我们家没有公主,这是小姐,从今往后这就是我们的小姐,我们一生都要守护的小姐。”

依素看着自己的娘亲,一息,狠狠点头。

一旁依影也跟着点头。

浩叔走到榻前,将榻上小小人儿抱入怀内,软声细语:“娆娆,别害怕,也别哭,你要记住你父王与母妃的嘱咐,他们的遗愿,好好的平安活着。”

娆娆整个小小身子蜷缩在浩叔怀中,一直颤栗不停,死死咬着唇瓣,渗出血色,朱老伯说的那些话她都听见着,城墙之上,高高悬挂的尸首。

“浩叔叔,所有的家人是不是都没有了,父王母妃,皇祖父,皇兄皇姐,皇弟皇妹…”

“娆娆…”琴娘从浩叔的怀中接过去娆娆,怜惜的抚摸了她小小脑袋,“你还有我和你浩叔,你还有影儿和素儿,我们都是你的家人。”

没有哭声,只是小小的身子愈发颤栗了。

好久好久,再次昏厥。

月落日升,转眼,七日而过。

大秦皇城的新年喜庆还未曾撤下,大红的灯笼上落满着雪色,更染着殷红,已干涸的血色。

整个街道萧瑟的也只有那些来来回回的长枪盔甲。

整整七日,娆娆一直昏昏沉沉油水不进,浩叔和琴娘只能给她强行灌米粥,让她吃下去。

这七日来,三大诸侯国将大秦皇族杀的一干二净,片甲不留,大秦城墙之上,宣冶帝、大秦太子、大秦所有皇族的头颅,密密麻麻的骇悚,血色滴落,将路面雪白染的血红血红。

三大诸侯国的战旌,就插在大秦皇城的城墙之上。

云琅,澹梁,诸暹。

迎着寒风哗哗摇曳。

更有一帘血色横幅,亦横挂在这血色弥漫的城墙上,上述:

“大秦宣冶昏君,好色昏聩,荒政无度,残暴不仁,昏庸无道,为一宠姬大肆修建奢靡莺歌台,不顾黎明百姓之疾苦,今吾三大诸侯国联合起义,讨伐昏君,解万民与水火。”

如此一副清君侧,造成了大秦一夜间的覆灭。

七日过,城门开放,却一步一岗哨,出城的百姓们颤颤巍巍的皆被查着搜身,只要稍有一点不对劲的地方,宁可错杀也不可放过。

今日,又是一个大雪天,纷落的皑皑白雪飘下,这才将路面上那还猩红的血色遮盖一分。

已至申时末刻,又是一夜将要来临,大雪却还未有一点停下趋势,落了大街上又厚厚一层。

走在街道上,都能听到踏进雪里的咯吱声。

远远,从一个小巷子里出来了一家人。

老汉佝偻着直不起的腰,推着一个破旧的木板车,车上一卷破席子遮盖,上面已扑了一层雪白。

一旁跟着老婆子,一左一右拉着两个满脸黑黝又粗糙的小娃,朝着城门口方向蹒跚走来。

“站住。”

刚至城门口,两把泛着刺眼光芒的长枪挡了前。

“车上是何东西?”

“两位军爷紧远着点。”老汉急急一声慌,悲泣:“俺家娃儿得了水痘,千万别给军爷们染上。”

守门的士兵一听水痘,面色瞬变,两步躲远捂了口鼻。

可长枪却还直指,指着老汉让把席子掀开。

水痘传.染,可这些士兵们却一点没有因此就这么大意放这老汉一家就此离开,还是要查。

老汉佝偻着腰,蹒跚着步伐走到木板车前,掀开破席子,车上躺的小娃,一身破旧的灰色补丁,那蜡黄粗糙的皮肤上一个个小小红点,整个脸蛋更是都通红一片,滚烫滚烫。

士兵们远远瞧着,真是水痘,赶忙催促老汉。

赶紧走赶紧走。

老汉连连哎哎的应着,和老婆子与那两小娃推着木板车出城,却在刚要走出城门之际,又一声喊:

“慢着…”

一对兵马过来了这边城门口,领前的那人,一身银白色战袍,头戴翎冠,容颜剑眉苍劲,却觉周身一股子古板劲,那种刻板规矩之人。

呼雪飘飘,寒风凛冽,吹的来人的战袍披风摇摇曳动,脚踢座下战马,踏踏过来城门。

“城门马上就要落锁下钥,如此之晚出城做何,车上拉的是何东西,怎瞧着像个小娃。”

推着木板车的老汉,那双苍手倏地捏紧了一下推车把手,手心汗渍骤然渗出,只觉粘腻。

随即又暗自松开,卑躬屈膝。

“这位官爷,老汉给官爷安好,官爷安好。”

颤巍的声音很是沧桑,带着浓浓敬畏与瑟瑟惶恐。

老婆子也匆忙拉着两小娃扑通跪下,更一脸惶惶。

城门口士兵也赶忙给来人见礼,又忙着提醒一句:“苏少将军别靠近,车上小儿得了水痘。”

“水痘?”

拉停缰绳,这位苏少将军眉宇间狠狠一陇。

“掀开看看。”

老汉又赶忙佝偻着腰起来,双手颤颤巍巍,再次掀开破席子一角,苍老面上还是对这位苏少将军的惶恐,百姓对兵爷与生俱来的那种敬畏。

苏少将军看了一眼,真是水痘,随即也摆手让老汉一家离开。

却在这时…

一道劲风后背来,一支利箭迎着风雪破空,犀利而来,紧随着一道悠然:“苏少将军,水痘可是会传染的,这种半死的贱命还是扔了乱葬岗最好。”

利箭直逼木板车,老汉面色大变,顾不得隐藏的就要出手,一把长剑飞来,将那犀利利箭堪堪打偏了些,利箭擦着木板车上那小儿耳畔而过,直直射入了木板车,尾后箭翎一下嗡嗡晃动。

谁也没有看见,这刹那,木板车上那盖在破席子下的玲珑小手完全捏的泛白,更汗渍黏糊。

紧闭的眼睑四周更有一圈赤艳,似被血色涂染。

“澹梁三王子,按照三国的约定,大秦皇城的百姓自今后起皆乃我云琅国的子民,此事就不必澹梁三王子如此费心,云琅国的事自有我云琅军来处理,澹梁三王子还是去处理你们澹梁的事为好。”

苏少将军扭头看向射箭之人,毫不客气的话,一点不顾忌来人身份,更直接摆手让老汉一家离开。

由此可见他之古板。

吓软了腿的老汉和老婆子连连千恩万谢。

推着木板车终于出了城门。

离开皇城之后,老汉和老婆子才一眼对视。

也才擦了擦额间冒出来的汗珠。

一目心悸。

好险…

刚要走,却又一声喊,远远听见铁骑的声音。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公主总是被迫黑化”,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