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提供更多我的尸身放荡不羁第二章 提供服务员安步的全文深度阅读,早晨8点多时,安步的不高兴值突然间减少了75点,不需要猜也明白,那名醉酒后男失败逃过一劫了。安步...安步心情舒畅,一边听音乐,一边用蔬果雕花,雕完之后,摆盘拍照,上传到脸书,然后毫不怜惜地将它们扔进榨汁机。。...

  早上8点多时,安步的生气值忽然增加了75点,不用猜也知道,那名醉酒男成功逃过一劫了。

  安步心情舒畅,一边听音乐,一边用蔬果雕花,雕完之后,摆盘拍照,上传到脸书,然后毫不怜惜地将它们扔进榨汁机。

  安步现在的脸书是在拥有这个身份后重新申请的,每天上传一些手工艺品的照片,主要是蔬果雕花,偶尔还有陶艺、布艺、编织等等,都是她这些年学会的技艺,对锻炼手指灵活度和创造思维非常有效。

  她的U盘里储存了很多类似的图片,从初学时的惨不忍睹,到后来的精美细致,她付出了比常人多出数倍的时间,而且每次伤到手指,都会增加1-5点的死气值。但学成之后,只要将作品发布到公共平台,就能积攒人气,提高生气值。

  安步目前总结出来增加生气值的方法主要有几种,第一种最简单,居住在人气旺的地方,什么都不用做,每天都能增加1-20点的生气值;第二种是健康饮食;第三种是适当运动;第四种,参与高人气事业;第五种,帮将死之人逃过死劫;第六种,赈灾或者做慈善。

  前面三种属于日常任务,获得的生气值非常少,只能保障收支平衡,毕竟饥饿、懒惰、中毒、远离人群等等,都会降低生气值。后三种发展空间比较大,但操作起来比较难,而且需要机遇。

  正想着,放在沙发上的手机忽然响起来,安步将榨好的蔬果汁一口饮尽,然后接起手机:“喂,你好。”

  “步步,江湖救急!”一个好听的女声从另一端传来,透着几分可怜兮兮的味道。她是安步一年前结交的朋友,名叫辛妍,性格开朗,没什么心机。

  “什么事?”安步一边收拾桌子,一边问道。

  “今天能不能帮我代个班?我男朋友今天回国,我想去接他。”

  “没问题,几点?和你们领班说过了吗?”

  “我待会就去和领班说,你11点之前到就行了。”辛妍兴奋道,“谢谢你,步步,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当然,我是国民好闺蜜。”安步实事求是地评价。

  “哈哈哈,是的。那就拜托你了,步步,回来请你吃大餐~~”

  挂上电话,安步看看手机上的时间,10点05分,准备准备就可以出门了。

  辛妍在一家名为“凯瑞丝”的餐厅做服务员,餐厅距离安步所在的小区不过七、八百米,步行几分钟就到了。

  安步并不是第一次帮辛妍代班,与餐厅领班也认识,打过招呼后,便直接进了员工室,换上制服,准备开工。

  “全部抛售!没错,马上。另外,做一份短期的市场评估……”

  一名男子走进餐厅,一边神色不渝地打着电话,一边朝角落的一个座位走去。他身高将近190公分,一头深棕色的头发略显凌乱,蓝色的眼眸中透着几分不近人情的冷锐,双腿修长,步子迈得很大,行走之间,仿佛带着一股热浪,四周的温度都升高了几分,出众的外形条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入座之后,男子挂上电话,将笔记本放在桌上,打开屏幕,十根骨节分明的手指在黑色键盘上快速敲击着。

  “先生,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安步上前,礼貌地询问。

  男子头也没抬:“3号牛排套餐。”

  “好的,请稍等。”安步转身离去。

  刚走出去四、五米远,男子忽然抬起头,奇怪地朝她的背影看了一眼,眼中露出几分疑惑之色。

  安步将这位客人需要的食物输入手上的点单系统,然后继续服务其他客人。等食物做好,点单系统会提醒她送餐,最后结算时,她服务的客人数量、好评度与奖金和小费直接挂钩。

  这时,点单系统传来滴滴的提示音,安步正要去送餐窗口取客人的食物,一名长相清秀的女服务员走过来,殷切道:“安步,9号桌的客人能不能让给我?我跟你换单。”

  “行啊,你去吧。”安步与她交换一个单,没有丝毫犹豫。对方换给自己的是18号桌的客人,一名富态可掬的胖老头,而9号桌的客人则是一名帅气的精英男。

  安步习惯性地记住自己见过的每一个人,不用刻意去看,都能将餐厅所有客人的座位、人数和外貌特征描叙出来。她刚才服务过的9号桌客人给她的印象最深,并非因为长相,而是他身上散发的生气非常旺盛。

  “谢谢了。”这名女服务员热情地抱了抱安步,然后整了整衣物,端着餐盘,迈着曼妙的步子朝9号桌走去。

  她叫“芝尼娅”,是一名不婚主义者,但思想开放,经常在餐厅或酒吧物色一、夜、情的对象。

  安步对此不予置评,毕竟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

  “先生,这是您点的3号牛排套餐。”芝尼娅动作优雅地将餐盘一一摆放在桌上,身子微微前倾,胸前的乳-沟在半敞开的衬衫下若隐若现。

  简宁煊的注意力全都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完全不知道有一只尤物正在向他放电。

  芝尼娅双颊红晕,心跳加速,身体有些发热,火辣辣的目光将这个男人全身上下都扫视了一遍,越看越满意。

  见他毫无反应,芝尼娅借着倒水的机会,故意将水洒在男人的键盘上。

  “哎呀!”她捂着胸口,满脸惊慌地望着男人,“先生,非常抱歉!”

  简宁煊“啪”地一声将笔记本合上,目光锐利地扫向她。

  芝尼娅面色一僵,也不知道是空调坏了,还是太过紧张,她总觉得四周的温度突然变高了,额头冒出虚汗。

  “先生,再次向您表示歉意。”芝尼娅躬了躬身,仍不死心地继续勾-搭,丝毫没察觉自己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如果给您造成任何损失,我愿意赔偿,这是我的电话,您可以随时联系我。”

  说着,将早就准备好的卡片轻轻放在桌子上,往男人的方向推了推。

  简宁煊视而不见,取出信用卡,快速在自动付费仪中一划,然后站起身,拿着笔记本大步朝餐厅外走去,当即决定以后再也不来这家餐厅。

  芝尼娅傻在原地,愣愣地看着男人的背影,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即将走出餐厅时,正好与安步擦肩而过,简宁煊只觉得一股清凉的气息从身侧拂过。他脚步一顿,转头看向安步。

  背影很熟悉,正是最开始帮他点单的服务员。

  简宁煊正想叫住对方,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起来。他接起电话听了一会,眉头微皱,不再关注那名服务员,转身走出了餐厅。

  来到停车场,简宁煊取下笔记本上的硬盘芯片,然后毫不犹豫地将笔记本扔进了垃圾桶。这台定制本价值三十多万,防水防震,配置高端,只因为沾了几滴水,就这样被扔掉了……此时餐厅中,安步见9号桌的食物原封不动,不由得奇怪地问:“怎么了?”

  芝尼娅咬了咬唇,一边收拾桌子,一边忿忿道,“那个男人小气得要死,我只是不小心将水洒在他的笔记本上,他就直接结账走人了。他的笔记本一看就是高级货,绝对防水,我诚心道歉,他却一点面子都不给。”

  安步只是笑笑不说话。她能说什么?是惋惜她错失了一次艳-遇的机会,还是鼓励她再接再厉,重新物色猎物,又或者恭喜那名客人逃过一劫?

  “找男人果然不能只看外表。”芝尼娅还在发着牢骚,“那个男人对女性这么冷漠,我估计他不是人品有问题,就是一个gay……”

  安步没有继续听下去,转身招呼其他客人去了。

  来到送餐窗口,安步看到一名服务员正手舞足蹈地对另一名服务员说着什么。

  “王姐,拜托了,和我换个单吧?”短发服务员双手合十,请求道,“24号桌来了两名Y国人,听说你会说Y语,能不能请你去服务那两位客人?”

  被称作“王姐”的服务员为难道:“虽然我会说Y语,但并不熟练,恐怕帮不上你的忙。”

  这家餐厅原本配有翻译主管,只是今天刚好不在,而且外国客人比较少,就算有,也多是E国人,服务员或多或少都会说E语,但Y语却是少见。

  短发服务员急道:“不熟练也没关系,只要懂得餐厅日常用语就行了。”

  “抱歉。”王姐再次拒绝,“我帮不了你。”

  芝尼娅这时刚好走过来,讽刺道:“平时看你把自己的外语水平吹得天花乱坠,结果事到临头就怂了。”

  王姐冷哼一声,也不多说,自顾自地忙她的去了。

  芝尼娅不屑地撇了她一眼,然后凑到短发服务员身边,温柔地问:“那两个Y国人帅不帅?如果帅的话,姐姐帮你。”

  短发服务员小声问:“你会说Y语吗?他们不怎么会说国语和E语,而且问题很多……”

  “你就直说吧,帅不帅?”

  “不……怎么帅。”

  芝尼娅切了一声,挥挥手扬长而去。

  短发服务员:(Q_Q)还能不能有一点点同事爱了……“小玖。”安步走过来,“我跟你换吧。”

  小玖泪眼汪汪地看着安步,仿佛是在看救世主。

  安步笑眯眯地摸了摸她的脑袋,和她交换了24号桌的客人。

  小玖不放心,暗中留意安步与Y国人的交流情况,如果有什么不对,她绝不能让她一个人背锅。过了五分钟后,小玖惊异地发现,安步的Y语说得非常流利,而且口才极好,看客人愉悦的表情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等安步拿着一份3W的订单回来,小玖对她的崇拜立刻上升到迷妹的高度!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的尸身放荡不羁”,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5.175.191.36','2021-07-27 23:51:44','','classid=2','0','37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