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004章 一看就好生养

免费提供更多俏总裁的帖身兵王第004章 一看就好养育的全文深度阅读,“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实习工作女医生拉大门就得走,更本看都不看钱几眼,放佛遭遇了莫大的侮...孟樊无奈的摸了摸头。。...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实习女医生拉开门就要走,根本看都不看钱一眼,仿佛遭受了莫大的侮辱。

  孟樊无奈的摸了摸头。

  “照顾病人是医生的天职。我会照顾好她的。”实习女医生在开门出去的刹那,又补充了一句。

  “等一下。”孟樊突然走上去,一把将被拉开的门又掩上了。

  实习女医生吓得心脏快要跳出来,呆呆的缩在角落里。

  “你手机呢?”孟樊问道。

  实习女医生显然已经快要吓傻,把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乖乖的递到孟樊面前,连问话都忘了。

  孟樊毫不客气的拿在手里,发现有需要解锁的密码,又问道:“解锁密码。”

  实习女医生呆呆的说出了自己的密码。

  孟樊打开后,在里面输入了自己的号码打通,然后把手机还给实习女医生,说道:“我的号码在里面,有事随时打电话给我。”

  说完,孟樊拉开门走了出去,实习女医生半分钟之后,才彻底的回过神来,从杂物间里离开。

  孟樊回到病房里,张桂芸正坐在床上,笑吟吟的看着他。

  “妈,怎么笑得这么开心?”孟樊感到莫名其妙,觉得母亲的目光里有太多的内容。

  “那女娃娃怎么样?”张桂芸挑眉弄眼的说。

  “挺好啊,长得挺可爱的。”孟樊满腹狐疑的答道。

  “她叫欧阳一一,你看她屁股多大,还有……”张桂芸本想说胸部,不过又觉得不太合适,于是直接跳过,继续说,“一看就好生养……”

  “妈,你省点心吧。”孟樊算是明白张桂芸的打算了。

  原来是想把欧阳一一招来给自己当老婆啊!

  张桂芸却是停不下来,说了很多话,话里话外都是要让孟樊找个老婆,安定下来。

  孟樊以前一听她唠叨就烦,中间隔了几年,现在听着却一点不觉得,只觉得心里很温暖。

  陪在张桂芸床边又待了几个小时,陪她吃了顿简单的晚饭,总算哄她开心的睡去。

  等张桂芸一睡熟,孟樊立即走出了医院,直奔华耀小区,今晚,他决定守株待兔,见识一下那帮逼迁地痞的嘴脸。

  半夜时分,华耀小区外来了一辆车,随着发动机停止轰鸣,坐在黑暗楼道里,忍受着蚊虫叮咬都一动不动的孟樊猛得睁开了眼睛。

  那眼睛里透射出冷血而残忍的光芒。

  车上下来三个人,其中两人从后备箱里各自提出一个铁笼,铁笼里传出嘶嘶的声音,竟是色彩斑斓的一堆毒蛇!

  开车一个胖子则拿着个小手电筒在前面引路照明,三人鬼鬼祟祟的往孟樊家所在的居民楼里走去。

  “虎哥,昨晚上放鞭炮都把一个老太太吓得住院了,再放蛇会不会出人命啊?”其中一个年轻人有些紧张的说道。

  “他妈出了人命才好呢,几个刁民,死了活该,一天到晚就想着靠拆迁赚钱,天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虎哥骂骂咧咧的回答,“赶紧的,忙完老子还要去洗浴中心,阿美还等着我呢,这他妈热得我一身汗。快,就这家了。”

  虎哥在前面拿着手电看门牌号,发现找对之后,用手比划了下,让两个手下把蛇放出来。

  “虎哥,虎哥……”突然间,一个手下声音颤抖的叫起来。

  “装鬼吓人,喊我的名字干毛!”虎哥没好声气的骂道,这手下尖嗓子叫出来,还真挺吓人的。

  “不,不是……那有个人影!”那手下后退着,差点没跟虎哥撞到一起。

  虎哥拿着手电照过去,还没看清前方有什么,就被一个碗口大小的拳头砸在脸上,当即脑袋一片空白,直接被打蒙了。

  等稍微回过神,人已经躺在了地上,两个手下也都分别躺在地上,跟猪似的直叫唤。

  “你他妈谁啊!”虎哥捂着被打的眼睛,艰难的拿着手电筒照向挺拔战立的孟樊。

  孟樊打开蛇笼,从里面抓出一条手臂粗细的肥蛇,蹲了下来,把那蛇头对着虎哥晃了晃,语气调侃的说道:“虎哥是吧,在这干什么呢?”

  “你,你要干什么……”虎哥看到那蛇对着自己吐信子,吓得尿都快出来了。

  “是我在问你话,不是让你问我。”孟樊把蛇往前递了递,距离虎哥不到两厘米,“要是不老实回答,被五步蛇咬一口,那可别怪我。”

  “我,我们来放蛇。”虎哥顿时怂了,五步蛇的毒他是知道的,被咬一口不说当场毙命,但离死也不会太远。

  “想放蛇杀人吗?”孟樊依旧笑着,笑容看上去人畜无害。

  但虎哥知道,这个人真的敢杀了自己,他连忙摇脑袋,说:“不,不是,我们只是想吓唬吓唬这里的住户,让他们搬家。”

  “算你还老实。”孟樊把蛇往墙上一拍,蛇头顿时碎裂,死在了地上,在国内,毕竟有法律管着,杀人犯法,犯不着。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他听得清清楚楚,知道是这三个家伙昨晚上把老妈吓得心脏病发,怎么可能就此放过。

  “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虎哥颤巍巍的赔笑道,额头上爬满了冷汗。

  就凭孟樊砸蛇的这手工夫,要在他脑门上来一下,哪还有命在。

  孟樊对着虎哥的脸一巴掌扇了过去,打得虎哥顿时有些找不着北,一张原本就胖乎乎的脸肿得跟猪头一样。

  “这一巴掌,是替我妈打的。你服不服?”孟樊说。

  虎哥惨叫了几声,满嘴是血的吐出了两颗槽牙,却又无计可施,只能老实回答:“服,我服了。”

  “贱骨头。”孟樊笑了笑,“把手伸出来。”

  虎哥顺从的伸出手来。

  孟樊抓住虎哥的手腕,猛得一扭。

  虎哥双眼顿时没鼓出来,眼白一翻,晕死了过去。

  他的那只手,齐手腕处已经断了,耷拉在地上,像是对折了过去。

  孟樊脱了裤子,停了片刻,在虎哥的兜里翻了翻,找出来一个钱包,发现里面有一张身份证,于是也不含糊,顺手揣进兜里。

  然后,才光着屁股冲虎哥脑门就是一泡腥臊的尿,尿液四溅,把原本昏死的虎哥又给淋醒了。

  “大哥,好汉饶命啊。”虎哥知道遇到硬茬子,也顾不得满嘴尿味,跪地磕头。

  “晚上怕扰民,明天早上开始,把这楼里的所有卫生给我搞干净,明晚我验收,要是哪里我不满意,我把你四肢都卸了,明白了吗。”孟樊嘿嘿的笑着,转身走了。

  虎哥摸了一把脸上的尿水,恨恨的望着孟樊转身离去的背影,暗暗发誓:“老子明天不卸了你四肢,跟你姓!”

  两个手下受伤不太严重,见孟樊走了,赶忙过来搀扶,谁知又碰到虎哥的断手,虎哥顿时疼得哭了起来。

  教训完虎哥,孟樊回家冲了个凉水澡,也没多休息,又往医院去了。

  他怕刘桂芸醒来见不到自己会心急。

  坐在刘桂芸的床前,孟樊安稳的睡了一夜,虽然是坐着,但这是孟樊五年来睡得最安稳的一觉。

  一大清早,当他睁开眼,刘桂芸却早已经醒了,而且还含着微笑望着他。

  孟樊摸了下脸,“妈,你不睡懒觉,看着我干嘛,我脸上有花啊?”

  刘桂芸笑着说:“妈都五年没见你了,还不能多看看你啊。”

  “妈,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去买。”孟樊傻呵呵的摸了摸头,然后问道。

  “妈想喝粥。”刘桂芸也没客气,能指使儿子做点事,这也是自己的福分哩。

  孟樊说了声好,便往医院外走去。

  医院侧门有很多家早餐店,他特意挑了家人多的,毕竟初来乍到,不知道哪家好吃,找人多的进总是没错的。

  进了早餐店,里面挤满了,排了很长一条队伍,这要等下去,怕是要等半个小时。

  “孟樊,这。”突然,一个甜美的女声传了过来。

  尽管是嘈杂的环境,但这个声音一下就引起了孟樊的注意,主要是声音实在太好听,不注意不行啊。

  循声望去,喊他的竟是欧阳一一。

  “原来是欧阳医生,这么巧。”难得对方向自己示好,孟樊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口头上也给足了对方面子。

  “给刘阿姨买早餐呢?”欧阳一一微笑着问道。

  “是啊,我妈想喝粥,特地跑来买。”孟樊说。

  “我帮你带一份吧,不然你得等半天。”欧阳一一说道。

  “那感情好。”孟樊搓了搓手,越加觉得这妹子可以。

  如果真能讨来做老婆,想必能过得很幸福呢。

  其实,欧阳一一能对孟樊这种态度,也正是看中他对自己母亲孝顺。现如今啦,孝顺的人可不多了。

  “哎呀,一一,你在这干嘛呢,我找你半天了。”正在这时,一个穿着花衬衫,脸上好大两个黑眼圈的男子走了过来。

  一见到这个人,欧阳一一的脸色顿时不好起来。

  这男子一出现,就上前来拉欧阳一一的胳膊。

  赶在他拉到欧阳一一之前,孟樊抓住了对方的手臂,“大庭广众的,别动手动脚!”

  “哎哟喂,你他妈哪来的傻逼啊!”男子顺势就推了孟樊一下,阴阳怪气的骂道。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4.236.187.155','2021-06-18 16:27:35','','classid=2','0','54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