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五章 托儿所

又林原本我以为床上多了个人,自己会睡不着。但是或许是昨天出了门,又生了一场气,太累了,上了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了。貌似冯秋菊小姑娘,躺在那儿好一会儿了也也没睡着了觉。在路上瞎折腾了那么些天,吃的住的都那样差,她还生病了,好几天都是昏昏沉沉的。这终于等到到了姥倒是冯冬梅小姑娘,躺在那儿好一会儿了也没有睡着觉。。...

家事

推荐指数:10分

《家事》在线阅读

又林本来以为床上多了个人,自己会睡不着。可是也许是今天出了门,又生了一场气,太累了,上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倒是冯冬梅小姑娘,躺在那儿好一会儿了也没有睡着觉。

在路上折腾了那么些天,吃的住的都那样差,她还生病,好几天都是昏昏沉沉的。这终于到了姥姥家,吃的又香又饱,睡的这样舒服的床。

就在刚才,睡觉之前沐浴的时候,浴桶边放的那些东西,件件都是好的。就说那雕花的皂块儿,她也有过一块,总是舍不得用,精心收着,时不时拿出来闻一闻香味儿。在表妹这儿却是敞开了用的。

虽然冯家是住在临州城里的,可是看起来日子过得可没有在镇上的姥姥家好。

她睡得直挺挺的,手紧紧贴着腿放着,生怕自己乱动扰了表妹。

一直到早上又林醒的时候,她依旧保持着这个姿势——当然,她睡的很熟。

又林坐了起来,看看身边这睡得这么拘束,这么循规蹈矩的表姐,忍不住嘴角又抽了抽。

虽然有那么个拎不清的娘,但是冬梅表姐倒是真让人讨厌不起来。

小英端水进来,发现表姑娘还没醒。又林朝她摆摆手,示意她轻些。

“表姐刚病过,赶路又累,让她多睡一会儿吧。”

但是冬梅已经醒了,一看又林已经起了床,她慌忙也要起身。可是昨天脱的衣裳已经被收走去洗了,她现在没法儿起身。

小英捧来了两套衣裳:“一早翠香姐姐送来的,说是夜里赶着改的,请表姑娘先将就着穿。”

冬梅小声说:“让舅母费心了。”

她自己穿衣很是麻利,而且顺手把被子也叠了起来,两手捏着床单一抖再一撑,床单顿时平整了。

一看这熟练程度,就知道这活计她平时没少干。

又林说:“咱们先到奶奶那去儿,奶奶平时都是这个点儿起。等回来再吃早饭。表姐你早上都爱吃些什么?是吃甜的还是咸的?”

冬梅有些犹豫的说:“我都行……”不过看了看又林的表情,她补了一句:“那就甜的吧。”

“行,小英姐你去跟林妈妈说一声,我们先到奶奶那儿去。”

虽然出了这样的事,李老太太晚上的睡眠质量还不错。早年经的事儿,比这个邪乎烦难的多了去了,要都是愁的吃不下睡不着的,那日子可怎么过?

又林和冬梅居然是第一个到的,而姑姑是最后一个到的。至于小胖墩,没见,说是太累了,所以睡得实。

李老太太什么没就此事发表意见。不过却很关心冬梅,问她晚上睡得好不好?病都好了吗?身上还难受不难受这些。冬梅都小声答了——总体就是一个好字。睡得好,病好了,身子也好。照这个问法,再问一百个问题得到的答案也都一样。

李老太太冲两个大人说:“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冬梅她们姐妹俩留下陪我吃早饭。”

姑姑说:“我也留下陪娘吃饭吧?”

这话说的并不是特别真心,李老太太瞅她一眼:“你回去照看儿子吧。一个下人都没带,也不知这一路你们怎么过来的。”

姑姑就算再木钝,也听说来李老太太的不满——她把儿子养得肥壮,女儿却又病又瘦。可是那有什么办法呢?她一个人怎么照应得过来两个孩儿?贵儿是她的命根子,女人怎么能没儿子?那将来指靠谁去?就说自己亲娘吧,要不是靠着哥哥,能过得现在这么好?

儿子交给别人照顾,她也是真不放心。

又林拉着冬梅陪奶奶吃饭,粥端上来,有三样儿。李老太太那份儿是枸杞荷叶粥,红绿白交映,一股荷叶清香。又林和冬梅都是红枣山药粥。这个粥是特意给冬梅预备的,小姑娘看起来真该好好补一补。又林的脾气是,衣裳不用好看,穿着舒服就行。但吃的上头一定不亏待自己。

冬梅颇有些不安。看桌上还有热糕,包子,咸蛋,酱菜——摆了好几碟呢,这也太丰盛了。

李老太太看出她在想什么,温言说:“这不是单给你特意做的。平时家里也这么吃。又林这丫头可会琢磨吃了,今天要吃这个明天要吃那个,在书上翻个菜谱就去让厨子做,也不管人家会不会。可就这么吃,也没见她长肉。”

冬梅顺着李老太太的话打量了一下表妹——真的,看得出来这个表妹吃的住的,那过的都是好日子。可是她干瘦干瘦的,还矮,看着和舅舅、舅母,都不太象。

“快吃吧。”

又林把咸蛋用筷子零零碎碎的挑出来泡在粥里吃,她一向喜欢这个吃法儿,要么就是把酱菜夹了放粥里和一和,喝一口粥吃一口酱菜。

李老太太有年纪,胃口不大,喝了半碗粥就放下了,含着笑看她们吃。

“又林啊,你娘可说了,要给你请先生上规矩,你可自在不了几天了,要上笼头啦。”

又林头都不抬:“能自在几天是几天吧。对了奶奶,要是那请的先生太厉害,您可得护着我点儿。”

冬梅又惊了,单给表妹请先生?

就算在临州,在城里头,姑娘们也没有这个待遇啊。

请一个先生,一年一年要给束修,家里做四季衣裳不能漏下先生,过节什么的还有礼要送,折下来一年少说也要二百两吧?冯家隔壁请了个先生来教家里三个男孩子读书,还时常说抛费大不合适什么的,说过年就不请了,还是送孩子去书塾读书。这请个女先生,就算便宜一点,可是这是单教表妹一个人啊!姥姥家外面看着不起眼,可是日子是真的很殷实啊。

又林有点儿好奇昨天周富辉他们一帮子人干什么去了,问了胡妈妈的孙子才知道,原来他们居然跑去拜,师,学,艺!

镇上又有户人家搬来。说搬来也不确切,原来人家就是这镇上的人,不过一直在外面没回来。现在不做官了,就回乡来了。

“听说是个武将,弓马娴熟,带过很多兵的。周家大少爷他们就去想拜师了。”

啊……又林很酸文假醋的感叹一声,真是热血少年啊。每个男孩子心里,大概都有一个武侠OR武将的梦想吧。以前苦于没有门路,这会儿一有个现成的退役武将送上门来,还不赶着上门儿去投奔?

但是呢,理想总是丰满的,现实总是骨感的。又林料定那个武将必定不肯收的。

结果小英接下去说的话让她吃了一惊:“收下了?”

小英点头说:“嗯,听周家的人说,收下了,还很正经的择了个日子,就在初五,要让他们几个拜师敬茶呢。”

太意外了。

那位老爷子,难道是退了休无聊办个托儿所?

——————————————

这章是补昨天的。。啊啊啊,说到的话又没办到。今天要努力加油。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家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有声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