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章 野蛮的小胖墩儿

母女俩是坐骡车来的,拉车的大青骡子性子温驯,走得又稳稳当当,又林坐在车里摇摇晃晃的,不时热潮一点儿车帘看外头。于江镇是个并不大不小的镇子,现在而已个渔村,再后来因为相邻杭州府,水路更方便,长途贩运丝绸茶叶的船只每当从这儿经过开往,因为镇子一年初的繁华热闹兴旺发达于江镇是个不大不小的镇子,以前只是个渔村,后来因为邻近杭州府,水路方便,贩运丝绸茶叶的船只每每从这儿经过停靠,所以镇子一年年的繁华兴旺起来。镇子西边都是些老户,房舍有些年头了。镇子东头却都是是新户,象又林家,就是从本家分出来,在镇东起屋另过的。要说底蕴,当然还是镇西要强。但是现在镇东人气渐旺,已经有了要盖过镇西的势头,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家事

推荐指数:10分

《家事》在线阅读

母女俩是坐骡车来的,拉车的大青骡子性子温顺,走得又稳当,又林坐在车里摇摇晃晃的,时不时掀起一点车帘看外头。

于江镇是个不大不小的镇子,以前只是个渔村,后来因为邻近杭州府,水路方便,贩运丝绸茶叶的船只每每从这儿经过停靠,所以镇子一年年的繁华兴旺起来。镇子西边都是些老户,房舍有些年头了。镇子东头却都是是新户,象又林家,就是从本家分出来,在镇东起屋另过的。要说底蕴,当然还是镇西要强。但是现在镇东人气渐旺,已经有了要盖过镇西的势头,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路过老刘家糕饼铺子,远远的就能闻见一股桂花芝麻糖香,又林忍不住扯扯四奶奶的袖子,又朝前面指。

四奶奶笑着说:“馋猫鼻子尖。”

不过老刘家的糕饼是老字号了,做的确实是好,舍得放糖放油,闻着就比别家的香。甚至还有人从十几里地之外赶过来买呢,又林家的人也都爱吃这个。

“好,那就称些。”四奶奶要让丫头掏钱,又林已经捏着自己的小荷包,猴子一样灵巧的从车上窜了下去:“我有钱。”

四奶奶刚想喊她回来,又觉得是在街上,不方便高声。这么耽搁一下,又林已经进了糕饼铺了,四奶奶赶紧打发丫头翠香跟上去。倒不是担心她没钱——又林的小钱箱可是颇有份量哪,主要是怕糕饼铺子里人多,别让人碰着挤着她。

刘家糕饼铺子里人果然不少,还有半大孩子挤在高高的木柜前头,对着上头的糕饼流口水。又林灵巧的挤了过去,伸手指着:“我要半斤红豆饼,半斤桂花饼,半斤糖酥,半斤糖花生。”

柜台里伙计光听着声音,可是却没见着买东西的人——又林个子矮,还没有那柜台高呢。他一低头,这才看见了,笑着说:“李家姑娘啊?今儿怎么一个人出门了?一共是要四样儿?”

又林点头:“给我用那个菱花纹纸。”

伙计应着:“成,给您用菱花纹的。”

他手脚极快,旁边还有一个人帮手,两人很快将四样点心称好包起,动作轻快灵活。又林非要自己来买,就为了看他们这称、量、包点心的动作。

这种动作,在现代已经看不到了。点心们都是塑料袋装的,一包包的买起来非常方便。即使有散装的,那也没有人再用包纸和纸绳捆扎。

看着一大张包纸在伙计的手里头,几下就包成了一个梯形方包,上面再衬上一张红色的菱花纹小方纸,用绳子交叉一捆,四样点心系成了一串,伙计从柜台上头探过身来,把点心递到又林手里。

“李姑娘,您拿好嘞。一共五分银子。”

又林笑眯眯的摸出零碎银子付了账,翠香要把点心接过去拎着,又林说:“我自己拎。”

她拎着一串点心包出来,迎面在铺子门外遇到浩浩荡荡的一队童子军——不是旁人,正是李家隔壁的周家、洪家和王家的七个半大小子。从小到大个头儿一列排开,好比五线谱上的七个蝌蚪。

“咦?李家妹妹。”领头的周家老大周富辉说。他这个年纪的孩子,半大不小的,最喜欢充大人作派,又做不太象,让人看着总是想发笑。

“周大哥好。”

周家老大名一点头:“嗯,李妹妹好。”

他身后的高低不齐的毛孩子们纷纷跟着招呼,一片参差不齐的问好声,喊姐姐的喊姐姐,喊妹妹的喊妹妹,乱成一团。

又林嘴角抽了抽,笑眯眯地说:“周大哥你们也来买点心?”

这么一帮蝗虫似的小子,简直跟蝗虫一样。

周富辉一摆手,相当有气势地说:“不是,我们出来有正事。”

一群毛孩子有什么正事?

又林对男孩子们的秘密没兴趣,招招手说:“那我先回去了。”

周富辉一副大哥作派嘱咐她:“嗯,你快些回去吧,我们出来时看见你家来客了。”

“咦?谁来了?”

“好象是你家姑姑吧?”周富辉不耐烦跟个小丫头多说,一招手,领着一帮弟弟们走了。他们身后不远,三家的长随象串尾巴似的一路跟着。

他们这份差事也不容易,跟近了这些哥儿们嫌烦,跟远了,真出什么事万一来不及——那可没地方买后悔药去。

又林皱了下眉头,拎着点心回了车上,跟四奶奶说:“娘,周家大哥说看见咱家来客了,好象是姑姑回来了。”

果然四奶奶也意外:“你姑姑?”

“周大家是这么说的。”

李又林只有一个姑姑,嫁到了临州,离杭州府的路程着实不近,平时往来一回不易。上回她回来,还是又林的奶奶,李家老太太做六十大寿的时候,都有三四年了。又林对这个姑姑没有什么印象,但是平时听人说起来,似乎这位姑姑的脾气不怎么好,性子还很霸道,当年四奶奶和小姑子可不算太和睦。

这会儿不年不节,怎么突然回来?难道出了什么事儿?

四奶奶吩咐一声,让车赶得快些。

周富辉果然没说错,又林的姑姑的确一个招呼不打,就从婆家跑回娘家来了。

又林她们下车的时候人,魏妈妈守在那儿,挑起车帘,扶着四奶奶下车。这种活计原不用她来做。魏妈妈就小声说:“您和姑娘出了门,一顿饭的功夫姑奶奶就来了。带着两个孩子,表姑娘看起来病的不轻,小脸儿腊黄腊黄的。”

“怎么会这会儿回来?”

魏妈妈说:“进了门,一见了老太太就哭上了。跟前的人都避出来了,就翠芝端了一回茶。听着这是……闹得不轻。”

四奶奶本想说一句早料到了,但是没说出来。

根本不用说,家是上上下下这会儿肯定没个不知道的,用不着遮遮掩掩,自家这位姑奶奶什么脾气,自家人最清楚。

“屋子收拾了吗?”

“已经让人收拾了,不过……姑奶奶说屋子窄,一个大人带两个孩子挤。”

四奶奶停了下来,想了想说:“知道了,我先进去。孩子也在老太太屋里?”

“没有,表姑娘撑不住,先歇着了。表少爷让人领着在院子里玩儿呢。”

四奶奶一走,又林拉着魏妈妈问:“姑姑为什么突然回来呢?还把表姐和表弟都带着?”

魏妈妈对又林当然说得很含糊:“也没什么,这不是几年没回来了么?”

又林很诚恳地说:“是和姑父吵架了?”

魏妈妈一笑:“哎哟,姑娘真是鬼灵精儿,瞧今天这热的,姑娘快回屋去换衣裳吧。”

又林想,听魏妈妈这口气,吵架是一定的,但可能还不止和姑父吵架那么简单。

她往自己屋去,才进院门,就听见当啷一声,不知什么东西打碎了的声音。

又林一愣,赶紧朝前走。

“哎哟,表少爷,可不能……”这是又林的小丫鬟小英的声音。

又林站在门口——一眼望去,她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眼前这不是自己的屋子。

案头原来插着的两枝荷花,花瓣已经七零八落的散了一地,被踩碾的不成样子了。架子上的小泥猪大福娃都已经摔成了碎片,点子盒子打翻了,连她正在读的书都给扔在了地上,洁白的纸页上都是黑脚印。

再抬起头来,小英哭丧着脸站在一旁,头发散乱,脸上还有清晰的血道子。

目光再转——好,看到罪魁祸首了。

一个小胖墩儿。

李又林穿越了这么几年,不能说见多识广——但这么胖这么墩实的孩子,着实是头次见着啊!

这年头胖孩子并不算多,穷人家没有那个条件,富人家的孩子精养着,也不至于胖得没了形儿。可是这孩子,这……这……

小英一看见又林,终于有了主心骨,带着哭腔说:“姑娘,这……表少爷实在是,我拦不住……这都是我的错……”

小英别的都挺好,就是人太老实了。

又林把脚边的碎瓷片儿朝一边儿踢了踢,走进屋里来。

布置的那么可心的屋子,一转眼儿给糟蹋成这样,说不生气那是假的。

小胖墩看着她进来了,横着两只眼看她,也不说话。

“这怎么回事儿啊?”

小英抹了下脸,赶紧说:“这都是……”

又林没让她说下去,指着那小胖墩儿说:“这谁家小孩儿?啊?谁放他进来的?”不等小胖墩开口,又林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居然把我的书踩成这样子?知道不知道这是什么书?你给我赔!”

小胖墩被揪傻了,可能从来没让人揪过——又林朝外头喊:“人都哪儿去了?叫人来,把这小子捆了扔到猪圈去!”

小胖墩终于反应过来,开始挣扎,朝着又林又踢又抓,嘴里还乱嚷:“你敢!你敢!我让我娘打死你!打死你个小贱妇!”

又林的脸顿时沉了下来。要说刚才还是有些玩笑的成份,想吓唬吓唬他居多,可是现在她是真动气了。

这什么孩子啊?怎么教成这样儿的?

而且他这力气也太大了!真没白长这一身的膘!现在又林知道小英那一脸一身的狼狈是怎么来的了。这孩子太野,又是主家的表少爷,小英能怎么办?

“小英,过来帮把手。”

小英干脆的应了一声。她性子绵软,可是有一点好处——对于又林的话,那是百分百不打折的全力执行。当初又林就是看中她这点儿才要把她留着贴身伺候的。

两个人一起动手,小英做惯了活的,动真格儿的,小胖墩完全不是对手。

+++++++++++++++++++++++++++++++++++++

皮肤过敏,痒的不行。唉,这病的也太不时候了。药膏擦上效果并不明显,不过也没有再蔓延扩大,算它有功吧。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家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