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二妹就这样被抱着走了,她我以为爷爷会带她一同去三爷爷家,结果爷爷一后转身就回了原来的院子,把她往正灶屋里烧火做饭的嫲嫲怀里一塞说了句:“你先望着孩子,我去趟老三家。”就走了。这一刻王二妹会觉得自己就像块破抹布,用完后就丢的那种。幽怨的望着爷爷转头就这一刻王二妹觉得自己就像块破抹布,用完就丢的那种。。...

王二妹就这样被抱着走了,她以为爷爷会带她一起去三爷爷家,结果爷爷一转身就回了原来的院子,把她往正在灶屋里烧火的嫲嫲怀里一塞说了句:“你先看着孩子,我去趟老三家。”就走了。

这一刻王二妹觉得自己就像块破抹布,用完就丢的那种。

幽怨的看着爷爷扭头就走的背影,王二妹有些委屈。

怎么不带她了呢?她还想听听俩老头要说啥呢!

“上老三家干啥?”王张氏连忙起身追问,然而,王有福走的太快,王张氏得到的也只是丈夫头也不回的一声“回来再说”。

王张氏有些犯嘀咕,总觉得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可现在她首要的事情是做饭啊。

看眼怀里的孩子,看着好像是比刚才好些,王张氏就抱着她朝外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冲院子里那帮孩子喊道:“石头,来屋里看着妹妹,别让妹妹摔下炕。”

“哎。”随着一道清脆的答应声,一个黑黑瘦瘦的小男孩立刻从那群孩子当中站了起来,跟着王张氏一起朝屋里走去。

在老太太低头的时候,王二妹就想跟这个记忆中从来没有过形象的嫲嫲打招呼,结果,她啥还没做呢,就被安排了出去。

真是……,就安排的挺随便的。

不过……石头,这不是她大哥的小名吗?

王张氏把她抱到屋里放炕上,又叮嘱叫石头的小男孩“看好妹妹”就出去了。

石头也听话,王张氏一走他就爬上了炕,老老实实坐在王二妹身边,瞪着两只大眼一错神不错神的盯着她,直把王二妹看得心里毛毛的。

这孩子看人咋这么渗人呢?

王二妹认真瞅了瞅这黑瘦男孩的脸,终于确认,这确实是她那个脑子不会转弯儿的憨直大哥。

啊呦,见到亲人当然要打招呼。

于是王二妹咧开嘴冲他一笑,十分热情的张嘴啊呜啊呜的跟他打招呼。

大哥啊,这些年你们到底是死哪儿去了?知不知道你妹妹这些年有多想你们?飘得有多辛苦啊?

小石头见妹妹这副欢腾的样子,还以为她特喜欢自己,高兴的张嘴就在她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猝不及防被亲一口,王二妹一僵,接着就忍无可忍的拔高了嗓子,啊啊的冲他叫了起来。

你亲我干嘛啊,你嘴里有味儿你知道不,阿呸呸呸,还那么多口水,你想熏死我啊?

小石头被她张牙舞爪的样子吓一跳,忽然想起这妹妹格外爱干净,就是吃奶的时候,阿娘要是干了活不擦洗一下,这妹妹是饿的哭到岔气儿都不带吃一口的。用四婶儿孙桃花说的话那就是‘矫情’,也就是投胎到他家里,要是投胎到其他人家,就是个被扔的货。

可那能怎么办,谁让这是他妹妹呢?爹娘爷奶都治不好妹妹这毛病,他除了顺着还能咋地?

小石头见妹妹气得哇哇叫,一张小脸嗷的快要变了色,吓得连忙拿起炕头上妹妹专用的手巾跳下炕,到洗脸盆里沾了水又爬回炕上给妹妹擦脸,一边擦他还一边小声的哄:“别吵吵、别吵吵,哥给你擦掉,姐姐在睡觉呢,咱小点声好不好?”

嗯?谁睡觉?姐姐?

王二妹立马闭了嘴,转动着小脑袋往四处一看,果然在炕头最里边有一个被枕头围着的小孩子,只见她正睡得香甜,那轻轻打鼾的模样,好像半点也没听到自己刚才的动静。

呃……,那眉眼,好像是五叔家那个只比自己大一个月的堂姐。

王二妹有些讪讪,这事儿整的,她也不知道屋里还有个孩子啊!

小石头还以为是自己给妹妹擦了脸才不闹的,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也觉得这妹妹实在是太难伺候。于是再次回到她身边的时候,就真的只是看着,打死也不再碰她了。

王二妹见他不再往自己身边凑,她也指挥不了自己的嘴说出半个词儿,只能是跟他大眼瞪小眼。

半天后她觉得眼皮有些酸涨,也觉得肚子有些饿,可惜她不会说话,也没人想起来给她点吃的。

饥饿让人有些无精打采,王二妹索性直接闭目养神,结果她这一闭眼就睡了过去,直到感觉嘴里被塞了什么东西,才迷迷糊糊的醒过来。然而一睁眼看到就是一只白白嫩嫩的呃……食物储藏袋。

她脑袋嗡嗡的,下意识抬眼,就看到一张熟悉的年轻女子脸庞。

娘?娘啊……

她委屈的刚想哭,屁股就被毫不留情的拍了一巴掌。接着就听到她的娘亲方桃枝没好气的训她:“看啥看,吃啊,又不是没擦洗。”

呃……,就,挺破坏情绪的。

王二妹瞬间没了想哭的冲动,红着脸就开始使劲吃了起来。

说实话,要不是她现在饿得很,她才不吃呢。可她也明白,以她现在连爬都不会的小身板,不吃这个难道还能去吃窝头?怕不是活够了想被噎死呢吧?

咕咚咕咚,没一会儿的时间,她就觉得饥饿感慢慢退去,胃里有了暖洋洋的感觉,又过了一会儿她就觉得有些饱了,这才心满意足的松了嘴。

“喂好了没?喂好了就赶紧趁热吃饭去,我看着孩子。”王二妹刚吃饱就听到有人问她娘。

“哎,已经喂好了。”方桃枝连忙放下衣服,把孩子交给了自己亲娘方吴氏。

天旋地转之中,王二妹就这么被换了个怀抱,看着眼前中年妇人熟悉的脸,她禁不住咧嘴嘿嘿嘿……

姥姥啊,这是最疼的她的姥姥呢!

二话不说把脑袋埋在老人的怀里,熟悉的味道真是再让人安心不过了。

看着外孙女儿这小动作,方吴氏心里熨帖无比,抱着她就乐呵呵的走了出去。

院子里,一大群人正围着三张桌子吃饭,男人一桌女人抱着孩子一桌,半大不小的孩子们又是一桌儿,足足二十多口子人,直把王二妹看的一愣一愣的。

她倒是听说过,在还没移民之前,除了太爷爷一家外,他们一大家子全都是在一起吃饭的,她想到人会很多,但没想到会这么多人。

方吴氏抱着王二妹到女桌那边坐下,一手抱着孩子一手不紧不慢的开始吃饭,期间王二妹看到一个年轻女子对自家姥姥翻了个白眼儿。

一看那招牌式的白眼儿,王二妹就知道她是谁,四叔的媳妇孙桃花。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她又作又矫情”,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有声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