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四章 大移民时期

“这孩子是咋了?”王有福气被她一会儿哭一会笑弄的心里有些直发毛,怕她真的被什么东西糊了眼。王有禄闻言却没话语,淡定从容的再次边念着着什么边慢慢的把烧纸钱烧完,一直到烧纸钱全部变为了灰,这才不断摸索着回原来的位子朝前一伸出手。王有福气对这动作再陌生但是,赶快再王有禄闻言却没言语,淡定的继续一边念叨着什么一边慢慢把烧纸烧完,直到烧纸全部变成了灰,这才摸索着回到原来的位子朝前一伸手。。...

“这孩子是咋了?”王有福被她一会儿哭一会笑弄的心里有些发毛,怕她真的被什么东西糊了眼。

王有禄闻言却没言语,淡定的继续一边念叨着什么一边慢慢把烧纸烧完,直到烧纸全部变成了灰,这才摸索着回到原来的位子朝前一伸手。

王有福对这动作再熟悉不过,赶紧再次把王二妹的小手往他手里一塞。

王有禄又仔细摸了一会儿脉后,缓缓说道:“没事儿了,孩子不舒坦哭舒坦就笑,很正常的。”

王有福低头看看孩子娇嫩的小脸,见她好像真的不像刚才一样,立刻放下了一颗心。不过他也没走,神情之间甚至还带上了一抹无奈,望着外面的院子。语气沉重的再次开了口。

“老二,咱爹说秋后那小兔崽子该说亲了,要咱哥几个把今秋的收成上交八成呢!”

“八成?”王有禄惊讶的朝他的方向侧了侧脸,忍不住声音拔高了些许:“光朝廷就要两成的税收,剩下的八成他全要了,是想让咱哥仨家里的大人孩子们一粒粮食不吃全都饿死?”

“谁说不是呢!”王有福心里也有气,可他怕再吓着孩子,只能是压着心头火气无奈的叹息。

没办法,谁让他哥几个摊上这么个不靠谱的爹呢?

当年亲娘去世爹想续弦的时候,他就不同意。不是不想让爹续弦,而是那要进门的小后娘跟他这个儿子年岁差不多大,更因为那小后娘在没起意嫁给老爹的时候,曾经跑到他面前说想要当他的二房来着。

那时候他只是觉得这小后娘太轻浮,不是个好的。毕竟虽说那时候是战乱时期,家家户户都过得艰难,但还是有好多好后生的,她为啥不嫁没有娶妻的后生,却想嫁给他一个已经有了妻室的男人,眼见嫁他不成,转眼就找上了他爹那个好吃懒做的遭老头儿,为的是什么,还不是因为那时候自家有些家底。

可谁想,他爹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还偏偏就认定了这个跟自己儿子差不多年纪的小后娘,谁反对都不成。

而结果也不出他所料,这小后娘进门后没有儿子的时候还好点儿,过了十年好不容易给他爹生个儿子后就开始折腾作妖了。

偏偏老爹那眼就跟瞎了似的,全心全意的偏着那小后娘,特别是小后娘生的那个兔崽子快成人的这几年,那老头子是越发的不着调,简直是恨不得勒紧他哥仨所有家人的脖子,把所有的收成家当都给了那小兔崽子才好,简直让人无语至极。

人之一生,谁不盼着自己的子孙后代有个出息、光耀门楣?可那老头儿那么能折腾,他的子孙后代怕是生存都成问题,又怎么有出头之日?

王有禄侧耳听了半天没听到大哥再说话,不由也沉默了下来,过了半晌才又说道:“哥,你觉得离开这地界,去别的地方谋生怎么样?”

“啊?”王有福乍一听到这话有些愣怔,接着就觉得好笑:“我们能去哪里?去哪里咱爹不得跟着?换汤不换药的事,费那个劲干啥?”

王有禄却是神秘一笑,说道:“哥,你我都知道咱这儿最近来的那些官兵是要送人去移民的。那你知不知道,朝廷移民的事儿,根本就不像官府张贴出来的那样宽容,实际上官府已经准备秋后就执行四口之家留一;六口之家留二;八口之家留三的命令了。到时候,不管愿不愿意,哪家也别想逃脱。

就老爷子那好吃懒做的性子,他能去受那罪?到时候肯定是老脸不要也得让我们哥几个的孩子们顶了他们的名额。

你是我们家里唯一识字儿的人,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你觉得我们家能留下谁?或者说,你觉得我们是一起走好,还是留下自家哪个孩子继续让老爷子磋磨好?依老爷子的秉性,你觉得咱们留下来的孩子又会是什么下场?。”

“不、不会吧?”王有福震惊的起身,却又猛然意识到自己还抱着孙女,连忙又坐下往王有禄身边凑了凑,问道:“朝廷不是说秋后不愿意移民的人可以去签字画押,不签字的才默认是同意移民吗?”

“移民的告示张贴了那么久,你听过谁说愿意走了?既然都不愿意走,朝廷怎么移民?你觉得朝廷规定必须在某一日去签不移民文书的那些人,就真的可以不移民吗?”

王有福哑然,有些不敢相信听到的,可他也知道自己这个弟弟并不是随口胡说的人,不由陷入了沉思。

有些事不深想的时候,不会觉得有什么。可一但深想,就会察觉出某些不寻常的地方。

王有福就是这样,越想越觉得脊背发凉。

是啊,多年战乱之下,也只有不多的几个易守难攻的地方还算安稳,他现在所在的地界就是其中之一。是以,这里也成了各方难民逃避战乱的好地方。

随着逃难而来的人越来越多,这里已经人满为患,想讨个生活都变得十分艰难,像他们兄弟每家能有个二亩地的人家都算是富户了,可偏偏无论是逃难来的还是原来的当地人,都怕了战乱,无论是谁都不想离开。

而相反的是,那些经历了十几年战乱的地方,现在却荒无人烟,曾经的良田无人耕种,曾经的城镇不见人烟。新的朝廷自然不可能任由那些好地方继续荒凉,唯一的办法就只能是移民,可没人想走怎么办,那就只能是——强制执行。

王二妹本来还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两人对话,但当听到‘移民’两个字的时候,脑子嗡了一下,猛地看向年轻了许多的爷爷和二爷爷。

不是吧?她不是到阴曹地府才见到了亲人们吗?怎么还移民呢?

慢慢的,王二妹心中冒出了一个大胆的念头,颤悠悠的看看自己的小手,慢慢的、慢慢的移到唇边,然后狠狠一咬。

嘶,好疼!

王二妹看着自己小手上几颗米粒大小的牙印,疼的眼冒泪花,可就算这样也没能压下她渐渐鼓动起来的心跳。

见鬼,她竟然真的不是到了阴曹地府,而是回到了从前,回到了自己刚出生那年的大移民时期。

移民,老天爷啊!!!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她又作又矫情”,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