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的睁眼,王二妹会觉得胸口像是被什么猛烈敲打着像,难受啊极了,可紧然后她就被入目的一切给惊住。拱形的宽敞房顶,昏黄未明的光线。这是哪儿?她为什么会在这儿?却,老天像是还嫌她受的被惊吓还不够大像,一张长了褶子的老脸,突然间再放大会出现在眼前,吓得她一拱形的低矮房顶,昏暗不明的光线。。...

刷的睁眼,王二妹觉得胸口像是被什么猛烈敲击着一样,难受极了,可紧接着她就被入目的一切给惊住。

拱形的低矮房顶,昏暗不明的光线。

这是哪儿?她为什么会在这儿?

然而,老天好像还嫌她受的惊吓不够大一样,一张长了褶子的老脸,忽然放大出现在眼前,吓得她一个激灵,手脚无意识的一阵哆嗦,浑身汗毛都炸了起来。

天爷,这哪来的怪物,咋这么大个儿脸?

但这张脸的主人看到她吓到瞪得溜圆的眼,和惊颤到抽抽的手脚却似乎心疼了,伸手一把将她抱起来,一边用另一只手从她头顶划拉到脚后跟,一边不停的轻声念叨:“给毛儿~木吓着,给毛儿~木吓着,给毛儿~木吓着。”

嗯?

听着这熟悉无比的词儿,王二妹一愣。

这咋跟她们那儿给吓着的孩子收惊的话一模一样呢?

王张氏大手划拉着念叨完收惊的词儿,却见这孩子还是一脸惊恐的瞪着自己,立刻把她的脑袋往怀里一摁,心慌慌的抱着她一边晃悠,一边没好气的责怪傻站在旁边的老伴儿王有福。

“你有毛病啊,孩子睡觉呢你就不会小声点儿?看把孩子给吓得。”

孩子?

王二妹听到她的话一楞,还没搞明白自己怎么就成了孩子,就听到旁边一道男人的认错声响起:“是是是,我错我错,我这不是太生气了吗?”

她的头被摁在陌生的怀抱里没看到那男人的样子,只听到抱着她的人没好气的哼了一声,紧接着她就听到那男人再次开了口。

“孩子咋样?没事儿吧?”

男人话音刚落,王二妹就感觉抱着她的力道松了松,接着就见那放大的脸猛地低下瞅自己,顿时她吓得又一个哆嗦。

王张氏见怀里的娃儿好像又被吓了一跳,赶紧抱着她又哦哦哦的晃了起来,一边晃还一边儿对旁边的老伴儿说:“可能真吓着了,你在这儿看着大妮儿我抱去让老二看看去。”

“唉,还是我去吧,正好我跟老二说说咱爹这事儿。”王有福说着就上前伸手去抱她怀里的孩子,王张氏也只能顺势把她给了自家男人。

王二妹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换了怀抱,只能身不由己被这看起来有些熟悉的老头儿抱着朝外走去。

刚一出屋子,她就听到一阵叽哩哇啦的吵闹声,顺声一看,就见到院子里八九个大小不一的孩子在地上爬的爬、跑的跑、撵的撵,场面之混乱简直是她生平未见。

王二妹看着这乱糟糟的场面惊的场面有些懵。

这到底是哪儿啊,她这是跑孩子窝里来了吗?

然而,随着抱着她的人快步走动,她视线也离那些孩子也越来越远,王二妹惊疑不定的收回目光,看向抱着自己的人,猛然发现这人……,长的何止是眼熟,简直就是她爷爷的翻版啊!

虽然她死的时候爷爷已经头发多花白、弯腰驼背,脸上褶子深的蚊子进去都找不到出路,可这人除了长得比她爷爷年轻些,真的是哪哪都像。

下意识的,她就想去抓人,一只小手就那么突兀的出现在眼前,把她弄得一愣。

懵懵的眨眨眼,下意识的动动手指,那小手立刻也跟着她的想法弯了弯爪子。

呃……,这……

她忽然就想到,吓她一跳的那张大脸主人说的那句‘看把孩子吓得’。

孩子?

难道她真成了孩子了?

王二妹一头雾水的看看眼前的小爪子,使劲儿回想那张脸的模样,竟然觉得那张脸似乎也有些熟悉,就……跟她的二姑好像有些相似。

她狐疑的看看抱着自己的人,又回想一下那张放大的脸,王二妹猛然想起长辈们曾经说过,父亲那一辈的兄弟姐妹中,二姑长的最像当年移民时死在路上的嫲嫲(奶奶)。

难不成,那人是她那早死的嫲嫲?这个抱着她的人是她爷爷?

怎么会呢?

她死那么多年都没见到过家人,这好不容易见到了,咋还变年轻了呢?

恍恍惚惚间,她整个人已经抱着到了隔壁院子,王有福一进院子就快步走向正屋,屋里一个中年男人正坐在桌前,目光无神的盯着桌面,一边用左手的五个手指快速敲击着桌面,一边嘴里无声的念叨着什么,听到有脚步声到来,他敲击桌面的手指立刻停了下来,下意识的侧耳倾听。

“老二,你快看看这孩子,刚才我说话的时候声膛大了些吓着她了。”王有福还没进屋就已经先声夺人,等进了屋就一屁股坐在自家二弟王有禄身边,顺便把王二妹的小细胳膊放到他手里。

王有禄闻言什么也没说,轻轻握住被送到手中的小细胳膊,用刚才敲击桌面的手慢慢摸索上她的脉门,专注的开始辨别什么。

他的眼睛无神而灰淡,似乎什么也看不到。可他的神情却是那么专注,又似乎什么都看得到。

二爷爷?

王二妹看看他的眼,又看看那再熟悉不过的脸,嘴唇一哆嗦,就哭了出来。

是了,是了,抱着她的应该就是她爷爷,刚才那大脸妖……啊啐,那老婆儿应该就是她的嫲嫲。她记得的呢,二爷爷就是个瞎子神棍,她死的那会儿,二爷爷也不过才去世几年,那老头儿临死前,除了比这人老些,神情、动作、长相都跟这人一模一样。

天啊,地啊,这么些年了,她终于见到亲人了啊。

她一哭,正摸着她脉门的王有禄立刻就一皱眉,又过了一会儿才放下她的手对自家大哥说:“是有点吓着了,不过这是小事儿,就是你们带这孩子最近去哪儿了?神魂怎么还有些不稳呢?”

抱着孩子的王有福闻言一愣,最近要收秋了,他一直忙着收拾家伙事,哪知道看孩子的人天天抱着孩子去哪儿?

王有禄侧耳倾听一会儿,没听到他的回答也就不问了,指挥着王有福去拿旁边早已叠好的备用烧纸,准备给孩子收惊。

人年纪大了,记性就会不太好,这事儿他经得多了,并不是那么太在意。

王二妹见过太多次二爷爷给小辈儿收惊的画面,再次见到这熟悉的场面就忍不住破涕为笑。

太好了,二爷爷在这儿,爷爷嫲嫲在这儿,那她的爹娘、兄弟姐妹应该就也都在这儿了。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她又作又矫情”,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