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死了,那位少爷都会死。他但是半妖。”“尊主,您说的是那位风族嫡长子与妖王之女的儿子?”云里界的天道对妖族分外怜爱,妖族即使不修练,也能有千百年寿命。半妖起码是三百年。白衣男子轻轻摇折扇,姿势慵散,缄默是最好是的回答。黑衣男子低着头,想“尊主,您说的是那位风族嫡子与妖王之女的儿子?”。...

“你我死了,那位少爷都不会死。他可是半妖。”

“尊主,您说的是那位风族嫡子与妖王之女的儿子?”

云里界的天道对妖族格外怜惜,妖族就算不修炼,也能有千年寿命。半妖至少也是五百年。

白衣男子轻轻摇折扇,姿势慵懒,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

黑衣男子低着头,想起来了往事。

二十年前云里界发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一向最讨厌妖族的风族嫡子娶了一个妖族生了一个儿子。

后来风族嫡子被他父亲杀死了,让次子继承了族长之位,十年后还把嫡子的儿子送到了妖族。

当初那位族长可能只是嫌弃这个妖族的孙子,没想到这妖族的儿子反倒是成了风族最后一个活着的人。

白衣男子给了黑衣男子一块符,淡淡道:“拿着这块玉令去召人用最快速度找到十年前那位小少爷。私下找,找到之后来告诉我,最近的抚吾城太危险了,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就不要来找我了。”

黑衣男子接过玉令,恭敬点头:“是!尊主!”

黑衣男子消失后,白衣男子合上折扇,推开窗户,看了看楼下热热闹闹交头接耳的人们。

露出一个笑容,似是自言自语起来:

“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小妖怪快要回到风族,风族就被灭族了。还真是很有意思。”

走廊传来轻快的脚步声,白衣男子眸子眼里闪过一丝不耐。

下一瞬间门就被打开,门外风风火火冲进来一个粉色衣服的俏皮女子。

“燕夙哥哥,你怎么一个人跑出来喝酒不叫上我?我还在门派客栈内到处找你呢。”

粉色衣服女子直接坐到了燕夙对面,不客气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之后抱怨道:

“我刚刚才把二师兄甩掉,他不准我去这里,不准我去那里,比我爹管我还严。”

燕夙轻轻抿了一口茶。端着温柔无奈的模样道:“小桃师妹,(chong)重正师弟是关心你,不是要管你。”

小桃反驳:“才不是关心我。谁关心人是用条条框框把人关起来的?燕夙师兄,你也关心我,你怎么没用条条框框把我关起来?”

燕夙无奈微微一笑。

“重正师弟是樽律峰最严正的弟子,代表的是樽律峰的颜面,自然是要维系樽律峰的规矩。”

“什么嘛?明明你才是樽律峰的大弟子,怎么都轮不到他管我……”

燕夙笑着没说话,听着小丫头抱怨。

两人没在酒楼待多久,樽律峰的弟子就把两人找到带回樽律峰的客栈。

因着樽律峰是泰山用作约束人的分支,所以所有弟子都习惯不苟言笑,不发一言沉默冷硬着。

重正是樽律峰峰主二弟子,得到峰主真传,修的是无情道。

整天板着脸,不说话也不笑弟子们看到他说得最多的话就是惩罚人,所以为他格外冰冷的表情更增加了几分冰冷。

让人觉得他长得就很严肃。

“小桃师妹。你喝酒了。”

燕夙和小桃刚靠近,重正就皱眉。

“二师弟,这事情怪我。我在抚吾楼见了个朋友,带上小桃师妹,没看住她,所以饮了酒。你要罚就罚我吧。”

燕夙是大师兄,谁敢罚他?

重正就是明白这一才对燕夙这位大师兄喜欢不起来。

“弟子不敢。不过,大师兄,小桃师妹年纪小,师父不让她喝酒,也请师兄将这事情放在心上。”

燕夙一副‘受教了’的样子点头,随后用扇子点了点桃山夭。

“师父不让你喝酒,可记住了?”

桃山夭冷哼一声,背过身像是生气不搭理两人了。

小插曲过去,没一会儿樽律峰的峰主和各位长老出现,客栈气氛就变得严肃起来。

峰主桃山震拍桌,浩荡的气势荡漾开来:“风族被妖族举族覆灭,这件事情令人震惊,我们与妖族不共戴天。但此事关能否开启云里界大能之墓的大事,妖族之事我们暂且不管,我们樽律峰这次来是为了别的事情。”

“本座今日得到消息,风族还有一位年轻少爷十年前被送到了妖族。昨日本该是他回到风族的时间,但不知怎的,他没有到风族。”

“这位小少爷如今是风族最后一位嫡系,我们樽律峰必须要将这位小少爷找到,并且保护起来。以免他再被歹人杀害。”

“对。抚吾城距离望天神海不远,那位小少爷昨日没回到神龟上,应该也到了这附近。我与诸位长老以及峰主商议,派人去找小少爷。”

一位长老接桃山震的话,其他长老也符合。

燕夙坐的十分端正,见没人问话,小声叹气,最后发言:

“师父,长老。我们要怎么找到这位小少爷呢?没有画像,没有象征身份的物什,我们不认识那位少爷。”

一群人且光顾着激动要找人,人要怎么找,真是一点想法都没有。

桃山震赏识看着燕夙,随后道:

“那位公子头发上戴着十年前从风族带出去的神龟发簪。那是风族身份象征,他一定会带在身上。你们按这个线索找。”

众人齐声:“明白。”

*

抚吾城外树林。

官道边站着一个牵着大肥猪的小丫头,捂着鼻子仰天长啸。

“师父!少爷!公子!你快点呀!蚊子好多呀,路过的人看我的眼神也很奇怪呀!你好了没有?”

“芍星,这事你不得。你得等着本公子。”

“可是,公子,你是不是便秘了,你这蹲了小半个时辰了。你腿麻了没有啊?”

“麻了麻了。再等会儿,现在正在努力起来呢。”

小丫头水灵灵的大眼睛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你快点!自己起来。”

不一会儿之后,灌木里跑出来一个青年,浑身脏兮兮,唯有头顶那根发簪看起来干净无暇。

“咦~~公子你好臭!”

“芍星,你是不是想挨打了?”

青年翻身骑在猪背上,挥了挥手里的鞭子,那猪就动了起来。

“走,快去望天神海。回去晚了,我会挨打的。”

“可是,公子,你骑猪带你走路,还不如自己走来得快。”

“你懂什么?这是我从妖族带回来的特产。”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成为妖王后她回来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