亥时,抬头望天神海。“来人!快来人!妖族奇袭,立马去禀告海主!”“妖族奇袭了!”广阔无垠海域,明月星空,夜风劈波。海上楼阁栈道连绵四方八阁,呼声起,八方楼阁皆熊熊燃烧火把。橙黄的火把点亮漆黑的海面,楼阁上空飞着的是密密麻麻的人面鸟身比翼飞妖,虎面鸟身半吴“来人!快来人!妖族夜袭,立刻去禀告海主!”。...

亥时,望天神海。

“来人!快来人!妖族夜袭,立刻去禀告海主!”

“妖族夜袭了!”

无垠海域,明月星空,夜风破浪。

海上楼阁栈道连绵四方八阁,呼声起,八方楼阁皆燃起火把。

橙红的火把照亮漆黑的海面,楼阁上空飞着的是密密麻麻的人面鸟身比翼妖,虎面鸟身半吴兽。

守卫持着火把,直奔中央深处高楼望天神殿而去。

“海主,灼儿,我的灼儿今日回族。妖族此刻来袭,她定在神龟结界外,必定会被妖族发现呀!海主,求你救救她,你救救她吧!”

神殿内,一名貌美妇人跪在一名穿着白色玉骨铠甲的男人脚边,拉着他的战袍苦苦哀求。

男人愤怒至极,一脚踹开妇人:“妖族来袭,我风骁现在要护全族安全,岂能为了一个孽障破了阵,坏了规矩?!”

妇人纤细的背撞在柱子上,口里吐出鲜血:“风骁,你我……二十年夫妻情分。灼儿是你的,你的孩子,你怎能如此狠心?!”

“姐姐,你这话可就过分了。我等姐妹们的子女上战场杀妖族,死伤无数,每个都让海主去救。那海主岂不是要忙死?”

“是呀是呀……”

一旁十来个女子应和,竟没有一人前去搀扶妇人。

“海主,灼儿她……”

“够了!不必说了。你们就在此地等着,若是我此战不归,你们也都随我陪葬吧!”

男人强壮的身躯迎着月光走到神殿门口,月光照在玉骨铠甲上,男人身躯如同月光之神,浑身散发着圣洁典雅神圣光辉……

“嗖——”

“砰——”

蓦地,一支利箭带着银光破空而来,正中男人眉心,男人倒地,未做丝毫挣扎,殁于殿前。

紧跟随银光落下一名手持长弓的墨衣女子,女子眉间点着一抹朱红,样貌绝美精致。

“你……你是谁?你居然杀了海主?!”

女子扬起红唇露出一个绝美的笑容,声音轻柔无比:“十三姨娘,你不认识我了?”

“十三姨娘?你认识我?”

没错的,这个样貌,是她!她回来了!

那原本被踹在柱子下口吐鲜血的女子踉跄走到女子面前,目光注视着女子,很是激动。

“灼儿,你回来,真的是你。”

“风灼?风灼是女的?她……为什么要杀掉海主?”

四周姨娘叽叽喳喳,口吐鲜血的妇人似乎这才想起来,眼前这女子杀了她们的天,杀了她们的海主大人。

妇人立刻惊恐跪下,难以置信道:“你,你都知道了?!灼儿,我错了,我是你母亲,你放过我!放过我好不好?!”

神殿外聚集起来的妖兽被神殿内的光芒照射着,衬得此刻的女子美丽又危险。

女子温柔笑起来,轻声道:“你答应我一件事情我就放过你!”

“什么事情?我答应,我答应,我还把当年的事情都告诉你。你放过我就好。”

女子笑意盈盈:“好啊!你去帮我问问我父亲和娘亲愿不愿意放过你。问了之后告诉我啊。”

她的父母?她的父母早在二十年前就死了。她怎么问?

妇人美梦破碎,所有愤怒和不甘都化作恶毒的诅咒:“风灼,你这个孽障,你这个杂种!你敢弑父,弑母,你不得好死!你和你那贱人母亲一样,都会不得好死!”

风灼脸上的笑容冷下来,冷冷的眼神注视着眼前的妇人。背在身后的手隔空一握,手中出现了一支利箭。

“就算我还会不得好死,你也看不见了。”

利箭穿过妇人的胸口,其他妇人惊呼,这才算是反应过来。

“风灼,你要干什么?”

“风灼,放过我们,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是无辜的!”

背后落下几个人影,风灼根本不管求饶的众人。转身对着突然出现的几人,冷冷道:“杀了她们!要确定所有风族的人都死了。”

“是!”

*

抚吾城最大的修士酒楼里。

“诶!你听说了吗?望天神海风族昨夜被妖族灭族了,就连他们的神龟都被打翻了。风族上上下下,就连族长风骁都死了。”不知是哪族后辈对身边的人嘀咕。

望天神海风族在那片海域住了上万年,全靠一只巨龟拖着他们的住处在海上四处飘荡。平日里没有人能找到他们的住处,现在神龟都被打翻了,他们立于不败之地的象征都没有了。整个家族的人更是死得干干净净。

“当然知道,我这次就是跟随我们的长老去望天神海查看传言真假的!”另一名青年附和。

“唉,你说这马上就到开启开界大能之墓的时候了,出了这档子事情,要怎么开启大能之墓呢?”

云里界是一位主世界大能用强大的能力开辟出来的小世界。他们都是生活在这个小世界的人,希望有一天能脱离云里界,飞升天道主世界,成主神,受万界朝拜。最直接能飞升主世界的方法就是进入那位开界大能的墓穴,得到大能的传承,一举得道。

这开启大能之墓的条件有三。

其一,需要身居北岸山古族的叶家人之血。其二,需要望天神海古族风家瞳术。其三,每隔十年血月之时。

三者缺一不可,但是现在望天神海的风族被灭族了。开启大能之墓的条件缺失,这让筹备了十年,想要进入大能之墓的修士们都慌了。

楼上雅间。

“尊主,风族灭族了。属下已经查看过所有风族之人的尸体,风族嫡系所有人的尸体都已经找到,确定风族嫡系没有一个人存活。”

黑衣男子戴着青色獠牙面具,单膝跪在一位白衣男子面前。

白衣男子生的极为好看,剑眉星目,丰神俊朗,衣冠整齐干净的样子温柔矜贵,任谁见了也要称赞一声世家公子典范模样。他并未看黑衣男子,用折扇推着窗户们,饶有兴致看着这楼下谈论风族大事的人。

“都死了吗?我看未必?”

“尊主这话是何意?”

白衣男子转身看着黑衣男子,露出一个如沐春风的笑容:“还有一个人呢。十年前被送到妖族做人质的风族少爷。那位的血统,可比风骁这位族长还纯正。”

“以风族与妖族的仇恨,那位风族在妖族待了十年,还没死?”

“死?”白衣男子眼眸弯弯,笑得温润:“你我都死了,那位风族少爷都不会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成为妖王后她回来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