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于一楼的亮堂堂,三楼的壁灯灯光昏黄泛黄,现在的这个时间窗外有光线照入还算好,倘若早上可视度怕是非常槽糕。下楼的过程中,四个人也相互自我详细介绍了一下。西装女子的名字是尹莲,青年创业者,具体内容情况她也没多说,记忆中回到这里之后所以是公司将要上市后和几上楼的过程中,四个人也互相自我介绍了一下。。...

深渊归途

推荐指数:10分

《深渊归途》在线阅读

不同于一楼的亮堂,三楼的壁灯灯光昏暗泛黄,现在这个时间窗外有光线照入还算好,若是晚上可视度恐怕相当糟糕。

上楼的过程中,四个人也互相自我介绍了一下。

西装女子的名字是尹莲,青年创业者,具体情况她没有多说,记忆中来到这里之前应该是公司即将上市和几个联合创业者一起庆祝来着。

老人的名字是公孙佑,虽然看上去老其实今年只有五十六岁,身体不算特别好,在大学担任教授,古汉语方面的专家,头脑还是很清楚的。

又胖又壮的男人叫史松,插画师,父母双亡,带着妹妹一起生活,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有些憨直,实际上情商不错,待人也很客气。

最后则是陆凝。

“我是个大学生,今年大二,学的是理工专业,不怎么喜欢运动,不过身体应该还不错。”陆凝开口说道,“至少如果真是有鬼的话,我会跑得很快的。”

史松哈哈大笑:“别担心,万一真有那种情况,我背着你跑,我可是灵活的胖子。”

“谢谢了,不过,到时候还是保命优先吧。”陆凝诚恳地说道。

公孙佑摸了摸胡子,咳嗽了一声:“且不说鬼怪一说是否是真实,既有三鬼七日的规矩,也有生还机遇,只要躲避得当,应当无虞。”

“公孙先生说得对,规则里不也说宅子里面有能够抵抗鬼怪的东西吗?我们现在如果能找出来,后面也会轻松些。”史松附和了一句。

尹莲点了点头,随即说道:“但是我们不知道这样的东西有多少,又是什么样子的,想要知道,最可能获得消息的地方就是宅子主人曾经居住的地方了。”

“不……”

陆凝拿出那份小册子,翻开一页,展示给三人:“你们不觉得奇怪吗?如果这份手册是介绍背景资料的话,这么大段的关于藏品的叙述又是为了什么呢?”

尹莲似乎早就察觉了这点,史松和公孙佑则同时露出了恍然的表情。

“难道说,这些藏品就可以……”

“先不要过于乐观。”尹莲打断了史松有些兴奋的话,“别的不说,那上面记录的藏品看似不少,总数只有十五个,它们的作用也不过是‘抵抗’。如果鬼魂是真的,你不会觉得能靠着这些东西活过七天吧。”

“呃……”

说着话,四个人已经走到了三楼右侧走廊中间的书房门口。

“注意时间,尽量找有价值的东西。”

说完,尹莲就推开了房门。

书房很大,除了一个“L”形的大型书桌以外,整个房间里有六个书架,书架上整齐地排列着精装的大部头书本,由于长时间无人阅读已经落上了灰尘。陆凝走近抹了一点,看了看上面的痕迹,有些犹豫:“这里的书本看上去很长时间没有动过了,但是这里的灰尘好像只有半年到一年积累的样子。”

“哦?这个能判断出来?”尹莲有些惊讶。

“不会很准确,我说过吧,不太喜欢运动,平时只喜欢下棋和看书之类的静止活动,对于一些侦探类的书籍也略有涉猎。”陆凝摇摇头,“但是我不是专业的,最多提供个参考而已。”

“足够了,这里有许多疑点存在,我们只要保持警惕就可以……那么,我从这边开始。”尹莲指了指距离书桌最远的一个书架。

“我来找书桌吧。”陆凝绕到书桌后面,发现书桌下方还带有不少抽屉和小架子。

史松就选了书桌后面的书架,而公孙佑则走向了靠墙的一排书架,还呵呵笑着:“别的可能帮不上忙,但是我这半辈子都和书打交道,就多看点东西吧。”

决定了位置之后,四个人开始快速翻箱倒柜了起来。

陆凝一面翻找着有用的东西,一面心里也在思考现在的情况。

在最初的慌乱之后,陆凝也稍微凭借一点观察得到了些结论。首先,自己身上的衣服是一件薄长袖衫外面套着常穿的深蓝色卫衣,下面则是绒线长裤,这身衣服通常来说是她秋天天气开始变凉的时候才会换上的,和自己最后记忆力刚刚返校时夏日余热尚未褪去的季节并不相符。其余人的衣服大体上也都是秋装,除了几个年轻人还穿着短袖——这也符合刚刚入秋时候人们的穿着习惯。

另外,她身上的物品似乎并没有什么遗失,除了手机之外,衣兜里还装着自己的钱包和钥匙串,之前走过庭院的时候她悄悄检查了一下,钱包里有二百多元,银行卡,身份证,甚至还有张超市小票,此外还有一把美工刀。

——美工刀?

陆凝确实有一些手工艺爱好,但是好像用不着自己携带美工刀的样子,她并没有特别深的印象。

另外钥匙串上除了一个卡通人物吊坠以外,就只有三把钥匙,家里、宿舍和社团活动室,这些东西现在并不能起到什么帮助。

这时,在书桌左手抽屉最下面,陆凝发现了一个玻璃盒子。盒子内侧用红色绒垫铺成了一层保护层,中间放着一个黄金色的人像,只有钢笔长度,连在一个四四方方的基座上,隔着玻璃能看出这是一个双手高举,似乎在发出什么呐喊声的人,但做工并不算特别精致,五官完全看不清楚。

虽然猛一看是个粗制滥造的东西,但这个东西确实是写在那个小册子上的收藏品之一。

陆凝马上把东西拿出来,对着册子翻了翻,找到了那一页。

【祈祷金像

唐元桢先生在年近四十的时候得到的收藏品,相传是某个历史悠久的部落用于祈雨祭祀的仪式用品,颇具灵性,有镇邪之能,曾经在两次唐氏族会时展出。

相传被人出百万价格购买,但唐元桢先生不忍割爱,也正是因此而出名。】

“找到了!”

陆凝露出了欣喜的神色,把另外三人叫了过来,一起研究这个金像。

这时候也没人在乎这东西是不是什么古董文物了,打开盒子就将金像取了出来。应该说不愧是黄金吗,手感沉甸甸的,而且除了有点黯淡以外一点锈迹都没有。

“是纯度很高的金子。”公孙佑掂了掂,递给尹莲,“你看看这个下面。”

这时候陆凝才注意到,四方的底座上都绘制了十分繁复的花纹,精度和上面粗制滥造的人像区别极大,就像是两个工匠制作之后熔在一起了一样。

“花纹……这个东西难道还是个印章?”尹莲的思维发散也很快,被这么一提醒马上想到了,“总之先收好,陆凝你找到的就给你拿着,不管有没有用,总归介绍了说了镇邪,就当做保命的东西。”

陆凝愣了一下:“我拿?但是……这个怎么用?”

“你拿,无论会不会用,都说不定可以用上,我找到了这个东西。”尹莲抬起左手,亮出了一本旧书。

“这本书……”公孙佑眯了眯眼睛,看到上面的文字之后马上摇了摇头。

“啊,老先生也许不知道,上面是拉丁语,这是《门萨尔手稿》的原稿,当然我也不知道这人是谁,只是这个东西也在收藏品之中。”

陆凝马上找到了那一页。

“门萨尔是十七世纪的黑魔术士,仅仅在圈内很有名气,擅长献祭和诅咒类的黑魔术,他的手稿上记载了大量相关的魔术,然而遗憾的是这件事是否为真并无人知晓。

唐元桢先生宣称自己已经解读了这份手稿,但其中记载的东西太过危险,他欲将其永久封存,手稿也仅仅作为藏品展示过一次,也许至今仍有人在渴望着其中的知识。”

“那这可是个危险的东西啊。”史松瞪大了眼睛。

“东西只是看人怎么使用的,更何况我们完全不会用这个,我懂的拉丁文不多,只能试着看看。”尹莲有些遗憾地说。

公孙佑忽然想起了什么:“那么,我看到的几本鬼画符一样的笔记说不定和这个有关系。”

尹莲眼睛一亮:“真的?我们去看看!”

与此同时,庄园的地下。

“师傅,这……这不是很麻烦吗?”

三个男人围在发电机前面,为首的那个是个平头蓄须的中年男人,在检查了一番发电机之后,脸色微微有些发沉。

张复远是个机械工程师,对于这些冷冰冰的铁家伙可以说比自己老婆还熟悉,因此他很容易就能看出来这里地下的发电机组状况并不是特别好,大约有一半都有罢工的危险。

“燃料也不是特别够用。”

一名年轻人检查了之后说道。

“柴油机是有这个问题,我们得想办法修好……”张复远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师傅!这么多台机子得修到什么时候?谁知道这鬼地方是不是有只鬼啊?”

张复远有些恼怒地瞪了那青年一眼:“不修好也不一定招不来鬼怪!你小子要是怕就别跟着我!”

一句训斥,让这里立刻安静了。

“呦,这里怎么吵架了?”地下室另外一边的一组人走了过来,这群人人数最多,还是五个年轻人,那个油滑的英俊青年成了首领,一群人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

“是你们?仓库那边检查得怎么样了?”张复远皱着眉问道。

“张叔别这么严肃嘛,好消息是食物储备足够,很新鲜,当然不放心的话罐头也有不少的,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过来拿食物的时候会不会蹦出来只鬼!”青年说道最后猛地做了个鬼脸,身边的几个人都发出了嘻嘻哈哈的笑声。

“你们别不当回事。”

青年耸了耸肩:“没不当回事,大叔,这就是我们的心态,笑对危险,是吧?”

“对啊。”

“没点胆量怎么行?”

张复远微微摇头,继续查看发电机的状况去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深渊归途”,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