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章.宁愿做错,也不要留空白。①

很多年以前我在河池市中医院选择接受康复药物治疗药物治疗,你们我以为康复药物治疗药物治疗是什么?是迅速就能治好出院回家的吗?是打几瓶点滴、做几台手术就能康复药物治疗吗?想得简单的!哪有那么容易就能康复药物治疗的,我没见过情况最好是的中风患者也要两年才能康复药物治疗,十多年都也没康复药物治疗好的中风患者多的是,康2017年1月,我住进河池市中医院,开始接受康复治疗,我的情况非常糟糕,虽然已经度过危险期,但是我四级的肌张力以及我昏迷躺了三个多月的身体想要康复好是非常困难的。。...

我与脑出血

推荐指数:10分

《我与脑出血》在线阅读

很多年以前我在河池市中医院接受康复治疗,你们以为康复治疗是什么?是很快就能治好出院的吗?

是打几瓶点滴、做几台手术就能够康复吗?

想得简单!

哪有那么容易就能康复的,我见过情况最好的中风患者也要一年才能康复,十几年都没有康复好的中风患者多的是,康复是个非常困难且缓慢的过程。

2017年1月,我住进河池市中医院,开始接受康复治疗,我的情况非常糟糕,虽然已经度过危险期,但是我四级的肌张力以及我昏迷躺了三个多月的身体想要康复好是非常困难的。

河池市中医院也只是一个三四线城市的医院,医疗水平并不高,我也没有得到最好的治疗。我的意识已经清醒,我害怕面对这个世界,我不知道该怎么康复,我感到恐惧,非常的无助。不知道是因为我昏迷了三个月还是我的恐惧心理以至于我住进河池市中医院的第一个晚上就失眠了,我没有安全感也没有方向,每天都紧张的睡不着。

很快我就开始了康复治疗,先是运动治疗,我的运动治疗师是个瘦小的小哥,这里就叫他小潘哥吧,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只是知道他姓潘。他剃着个寸头看起来非常精神,他帮我做治疗也是非常用心,我的情况非常糟糕,四级的肌张力浑身僵直。你们能想象得到吗?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孩只有一百一十几斤浑身僵直犹如一根钢筋。小潘哥帮我做治疗并没有帮我牵拉肌肉而是帮我活动肢体,我的关节已经僵直得没有任何弯曲角度了,小潘哥的治疗是要帮我把肢体都扳到有正常的活动角度。

可能在你们眼中我的运动治疗就是简单的弯弯胳膊肘、弯弯腿,但这几乎要了我的命。小潘哥每扳动一下我的肢体都会让我痛不欲生,怎么形容那种疼痛呢?就好比胳膊肘被扭出骨茬儿的感觉还被活生生扭断的那种疼痛,我疼得哇哇大哭鼻涕眼泪全出来了,你们也别笑我,这种疼痛是没有人能忍受的,一具僵直的身体能被活生生扳到有正常的活动角度,你们自己想想就知道这个过程有多痛苦了。反正那段时间我一天擦三次消肿止痛酊都无济于事。

很多年以后,当我回想起来这段往事已然会感觉到那种难以言表的疼痛。我坐在电脑面前想了很久也想不出来我应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那种疼痛,只能用“痛不欲生”,——一个大男孩躺在病床上被用力扳动肢体,肌肉红肿,叫声凄惨。

由此我得出一条真理——人在扛不住的时候,人说扛不住,是逼得还不够。逼到份上了,就扛得住了。

我哭得撕心裂肺,我的哭喊声响彻整个医院,很多患者家属都跑来治疗大厅看我,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那段时间哭得太伤心了以至于大家都很关心我,那些阿姨会跑来病房给我送水果、特产还有一些零食,她们都想把我逗笑。虽然那段时间我做治疗都哭得很大声,但我还是很阳光,我每天还是会笑嘻嘻的,我也会给那些患者加油打气,我很开朗。

小潘哥帮我把肢体都扳开后我开始可以玩手机、可以站床,小潘哥还教会了我简简单单发几个音,我也在慢慢练说话。

后来我的治疗就都做上了,我一天的治疗有运动、针灸、理疗、敷中药、高压氧,医生没有给我服用任何降肌张力的西药。

科普点康复知识吧,我的运动治疗就是小潘哥在给我做,他会给我活动肢体、教我说话还有站床。我的针灸、理疗还有敷中药都是躺在病床上做的,针灸你们应该都见过,但大部分中风患者的针灸都是加电的,针扎入穴位后治疗师会加电刺激神经。我的肌张力很高,不应该加电刺激肌肉紧张的,但河池市中医院的医疗水平很差,治疗师也不知道就傻傻地给我加电了以至于我的肌张力没有任何改善。理疗就是几台机器做的治疗有低频、中频以及气压,理疗的作用是放松肌肉。敷中药就是一个药包里面放着中药然后加热敷在我的肢体上,说简单点就是热敷,别的我就没有什么治疗了,医生也没有给我服用任何降肌张力的西药,现在你们知道河池市中医院的医疗水平有多差了吧。那时候我也不知道康复是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康复以至于耽误了我的最佳康复期。

我的情况也在慢慢好转,我的意识已经清醒,医生给我封了气切,在封气切前我父亲先用棉花堵住我的气切口来观察我是否能用鼻子呼吸,其实我自从昏迷有意识以来一直都在用鼻子呼吸,只是他们不知道。

封气切那天,医生手里拿着一块贴片,贴片上有个东西我不知道是什么,他把贴片贴到了我的气切上,我没有任何不舒服,只是感觉喉咙不再凉凉的了,我的呼吸开始从鼻子里出来。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见过气切,好奇的朋友可以去百度看看。

一天早上做治疗,我躺在治疗大厅的床上等待小潘哥给我做治疗。突然有个女孩子走到我面前对我说“坤,现在换我来给你做治疗。”这声音很温柔,可以听出是个漂亮女孩子的声音。

我转眼过去先是看到她的一头长发,接着是长发下白皙的皮肤,她大概一米六五的个子身材丰满,她的脸笑嘻嘻地看向我。这里就叫她H吧,她倒不叫H,这是她姓的拼音第一个字母,至于她叫什么你们就自己想吧,想得对不对关我什么事,呵呵。

H开始帮我做治疗,她很温柔,每帮我活动一下肢体都会轻声问我“坤,疼不疼。”我的肢体已经被小潘哥活动开了,再说了她一个女孩子能有多大劲弄疼我,我向她摆了摆手示意没事。她扶着我坐了起来,她抓着我的衣领控制我的重心,我看着她口水一点点流下来(我的病情很严重,很多肌肉都没有力量,我的面部肌肉也没力以至于我的嘴唇合不稳常常流口水。)。H一边扶着我一边轻轻地用纸巾帮我擦口水,你们能想象得到那个画面吗?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不嫌弃患者流口水一边帮患者擦口水一边扶着患者坐稳。很多年以后回想起来我都会嫌弃那时候的自己。

那个时候我很阳光也很努力,我拼命地坐稳,然后把一个个木桩从右边的篮子放到左边的篮子,这是在练我的坐位平衡。H笑嘻嘻地看着我,我没有理会她而是努力地锻炼。

过了一天早上,我躺在床上H给我做治疗,我父母在门外和其他患者家属聊天。H突然转过头对我说“坤,等你康复了要带我去吃牛排、看电影哦。”

我看着她那张漂亮的小脸蛋没有回答,我心想“她是不是喜欢我呀,可是我现在这个鸟样有哪点值得她喜欢呢?”我心里莫名的觉得H喜欢我。

后来的一天,我躺在大厅里的床上做治疗,我父母在一旁聊天,他们走过来对我说“坤,你还不努力点,女朋友说过两天来医院找你。”我傻傻地躺在床上握起了拳头示意好,H笑嘻嘻的帮我做治疗,我知道她也听到了。

我父母走开到一边,H这时才转过头轻轻对我说出一句“坤,你想不想要两个女朋友?”

我躺在床上一下子就傻了,我心想“我这是走了狗屎运吧,现在这个鸟样还能有那么漂亮的女孩子喜欢。”

人在回忆的时候好像能够清楚地看到那时候的画面,我看到当时H俏丽干净的脸呆呆地看着我。

H问了我母亲要我的微信,我母亲没想太多便给了她,她有了我微信后并没有给我发消息反而是我先找到她,我让她帮我买个蛋糕,因为明天是我母亲的生日。H答应我了,但她没有领我的红包。

第二天一大早H来病房帮我做治疗,她走到床头对我说“坤,我来了。”她靠近我后,我把现金快速塞进她的白大褂里,我和她都没有做声,我父亲在一旁傻傻地看着我们,我没有告诉我父亲我让H帮我买蛋糕的事。

晚上我躺在病床上看着电视,房门突然打开,我看到了H,她抱着一束鲜花进来了,她穿着便装非常漂亮,我看着她傻乐“嘿嘿,嘿嘿。”

她先是对我母亲说“阿姨,生日快乐。”

然后走到床头找我:“坤,你好暖呀。”

我躺在床上心想“我哪里暖了,我只是单纯的想给我母亲过个生日。”

接着H轻轻把床帘拉了过来,我父母就走出门外。

然后就剩下我和H。

我就嘿嘿一笑。

H也笑了,但是好像有点不自然。

H笑嘻嘻地看向我:“我跟你说句话。”

我就听着。

H:“你躺平,闭上眼睛。”

我就照做,那绝对是下意识的。

然后我感觉到什么东西放在我的眼睛上,我睁开眼睛,是一张白色的纸巾。

我听见H的声音:“坤,你要好好康复,我希望你快快好起来。”

我还没反应过来,已经感觉到自己嘴唇被什么湿乎乎的沾了一下麻酥酥的。

傻子也知道是女孩的嘴唇啊!

我当时就马上蒙了,赶紧拿开纸巾。

H已经大笑着走了:“坤,我先回去了,你好好锻炼,加油!”

我愣愣地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外。

我当时就在想:“我是不是出轨了?我要怎么面对H?怎么面对我的小女友?”

我母亲走过来对我说“H一天上班那么辛苦,你干嘛要麻烦人家?”

我对我母亲说“H喜欢我。”

我母亲嘲笑我说“你现在躺在这里动都动不了,半边头还没有颅骨丑死了,H那么漂亮有大把人追,她怎么可能喜欢你。”

我母亲说的没错,H人长得漂亮,家境也好,医院里有很多医生都在追她,很多年以后回想起来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福气被她喜欢。

一天下午我从高压氧舱里出来,只见我母亲拿着手机疑问地对我说“H是什么时候喜欢你的。”等我接过手机我才知道H给我发消息表白了,很多年以后我也记不清她是怎么表白的,我也没有截图,不然一定晒出来给你们看看。

我没有回复消息,但后来她每天晚上都会来病房找我,我对她的示好也从不拒绝,她给了我安全感。

后来我问H“你喜欢我什么。”

她回答“坤,我喜欢你的笑。”我理解为她喜欢我的阳光。

其实到了我封气切结束起其实就是这个章节的结束,前面的属于第一个章节,暂时叫做《做错》吧,后面就进入第二个章节我还没有想好叫什么。就是说在写作上现在进入一个相对平缓的故事的开端和发展,我也希望大家的心情稍微放松一点。

我接下来再组织组织自己的脑子看看故事怎么讲:

春节过后,我的小女友也来医院找我了,她是我的初恋,在高中上学时我们就在一起,后来我离开学校就和她开始了两年异地恋。她是个小巧的女孩,一米五几的个子总是蹦哒蹦哒地在我身边,她很依赖我,做任何事情都需要我在身边,我也一直保护着她。我和她提过几次分手,但每次她都扑到在我怀里大哭,这让我很心疼。我没患病前还是蛮多女孩子喜欢的,不是我吹,我每换一个工作都会有女孩子追。扯的有点远了,还是说说我的小女友吧。

那天我刚做完高压氧,我从高压氧舱里出来,她蹦哒蹦哒地扑到我怀里,我看到了她的脸,那张精致小巧的小脸蛋。她剪了短发,这是我们在一起那么久我第一次看到她短发的样子,她很美。我看着她那张俏丽的小脸傻乐“嘿嘿,嘿嘿。”她推着我去大厅做治疗,我看着我乖巧可爱的小女友感到非常满足。

我们在回忆往事的时候总是会不知不觉地把自己的初恋女孩美化,我也免不了这个俗套,所以我还是避开一些描述吧,你们回忆自己的初恋就够了。

在大厅里,H很认真地帮我做治疗,我的小女友静静地在旁边看着我,她时不时走过来帮我擦口水,但每次都被H提前擦干净了。

做完治疗后,H和我道别,小女友推着我回病房,小女友突然问我“坤,那个治疗师是不是喜欢你呀?”她知道我没患病的时候就有很多女孩子喜欢,所以H喜欢我她不感到奇怪。我没有回答而是拉着她的小手呆呆地看着她。

晚上我和小女友躺在病床上,她躺在我的怀里,我紧紧地抱着她,柔软和芬芳,这是她的身体。

她突然哭了,泪水吧嗒吧嗒地落下来打湿了我的肩膀,我说不了话只能拿着手机打字给她“你怎么了?”

她抱着我娇滴滴地对我说“坤,我们该怎么办?”

我被问得一脸懵逼,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该回答什么。

她用手轻轻盖住我的眼睛,我紧紧地把她搂在怀里。

“坤,我爱你,我们睡觉吧。”

她躺在我的怀里,我们没有说话,就这么睡着了,那是我在河池市中医院睡得最好的一个晚上。

第二天一觉醒来小女友便收拾东西回家了,回去前她紧紧地抱住我,泪水吧嗒吧嗒地流在我的肩膀上,我轻轻地吻着她的唇,我不知道我们下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但我还想保护她,我还想继续做她的天。

小女友走后,我母亲在小女友送给我母亲的那件毛衣里发现了我母亲给她的春节红包。我鼻头一下子酸了,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我心想“我该怎么办啊?我该怎么继续保护这么乖巧的小女孩啊?”

那时我每天没有目标没有方向盲目地生活着,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没有想过未来也没有任何打算,但我每天的生活都是无忧无虑的,我没有一点压力,我被父母保护得太好了。

那时我的身体状况还是很糟糕,四级的肌张力浑身僵硬动弹不得,我不能走路。小潘哥教会了我简简单单的发几个音,我也可以含含糊糊的说几句话。经过那段时间的康复治疗我可以坐、可以站床、也可以玩手机,我的意识也变得清醒。

写到此处我不由得感慨那时候的自己真是艳福不浅啊,那个样子还能有女孩子喜欢。不像现在我出院在家身边没有任何异性的陪伴也没有什么朋友可说话,只是自己常常一个人开着电动轮椅去海边吹风,去找寻生活的美好。这就是我现在真实的生活状态,加上每天的康复锻炼,我没有什么时间怀念往事,回忆青春。

我闲下来的时候,脑子有了很多的空闲。吃饱了睡觉,睡醒了吃饭,剩下的时间就是对着街道对着人群发呆。我开始想起我的过去,如果我没患病现在会是个什么样子?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与脑出血”,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