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要谨锋利的目光如X光般从眼前女人身上扫过,放佛能直接渗进到骨髓深处。“很很抱歉,我承认错误人了。”他薄唇微勾,不动声色地问,“小姐贵姓?”安初秋柳眉一挑,冷冷一笑道:““很抱歉,我认错人了。”他薄唇微勾,不动声色地问,“小姐贵姓?”。...

霍慎行锐利的目光如X光般从眼前女人身上扫过,仿佛能直接渗入到骨髓深处。

“很抱歉,我认错人了。”他薄唇微勾,不动声色地问,“小姐贵姓?”

安初夏柳眉一挑,冷笑道:“姓什么貌似和你没有关系吧。不过,我对登徒浪子不感兴趣。”

她一把将他推开,和他擦肩而过,锋利的指甲却早己刺破了柔嫩的掌心。

等了整整五年,想要复仇,也不必急于一时。

一刀刀将其慢慢折磨而死,品尝一下从云端跌入地狱的滋味,那才是最爽的不是吗?

长长的走廊上空荡荡的。

微冷的空气中,依稀弥漫着她身上特有的清香。

此时,霍慎行早己没心情去想什么初大小姐了。

他拿起手机,迅速拔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慵懒的男声:“天上下刀了吗?表哥你竟然主动打电话给我,这简直比哈雷彗星撞地球的几率都要低!”

“少贫嘴!”霍慎行沉着脸,声音依旧是亘古不变的冰冷,“把酒店入住资料给我。”

“靠,你要看我家酒店入住资料,你这是侵犯个人隐私!我反对!”电话那头的男人极为夸张地尖叫起来。

霍慎行冷冷一笑,唇角吐出两个冰冷的字符:“阿姨。”

一听这两个字,电话那头炸毛了:“行,你狠!想看自己去看,不准在我妈面前提我半个字!”

话音未落,那人便愤愤地挂了电话。

所有的一切,都落在了正举着恐龙气球的小包子眼里。

他认得走廊上这个又高又帅的男人。

安初夏的电脑里,除了设计图纸,最多的便是有关于这个男人的信息。

虽然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可就冲着她看这男人照片时的神情,他就完全可以断定,这男人和妈咪有仇,而且是深仇大恨!

既然有仇,小包子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了。

他吸了口酸奶,这才从口袋里掏出一只迷你手机,肉嘟嘟小脸的笑容越发的灿烂起来。

从酒店办公室出来的时候,霍慎行的脸如万年冰川般阴冷。

酒店所有的电脑,竟然在刹那间全部黑屏,短时间内根本无法修复。

看着那张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掉下冰渣子的脸,小包子直接笑成了花卷。

不过,这一点点教训又怎么能够呢?

霍慎行停下了脚步,脑海里全是那个熟悉的身影。

“叔叔,你能帮个忙吗?”耳畔,突然传来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

低头看去,只见一斜戴棒球帽的萌萌小包子正站在面前。

他不喜欢孩子,可不知道为什么,对眼前这只玉雪可爱的小包子并不排斥。

“什么事?”霍慎行难得的有耐心。

小包子胖嘟嘟的小手指着空中,奶声奶气地说:“我的气球飞上去了。叔叔你个子那么高,肯定一伸手就能拿到了。”

半空中,一只小小的恐龙气球正飘荡着。

霍慎行伸了下手,发现离那气球尚有一段距离。

“叔叔,要不你抱着我,这样就能拿到了!”小包子眼睛滴溜溜一转,笑容宛若天使般纯洁无瑕,纯净的让人不忍拒绝。

霍慎行犹豫了一下,虽然不大情愿,但还是将眼前的小人儿抱起来举高高。

在这小人儿面前,他仿佛说不出拒绝二字。

“哇,叔叔你力气好大哦!我长大了也要像你一样强壮,也要长这么帅!”小包子伸着肉乎乎的小手,兴奋地尖叫起来,“叔叔你再举高一点,再差一点点我就能拿到了!”

霍慎行阴着脸,将怀中的小人儿再举高。

小包子居高临下,狡黠一笑。

他将酸奶瓶对准某人那张帅气的脸,手一松。

于是乎,乳白色的液体从天而降,直接洒了霍慎行一脸。

此时,某人的脸色和酸奶颜色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我不是故意的!”小包子尖叫一声,连忙用两只小胖手捂着脸,一边窃笑,一边装哭,“叔叔你是大人,千万不能以大欺小啊!”

霍慎行脸上乌云密布,狭长的眼眸中烽火连天,差点将偌大的酒店直接烧成灰烬。

他,真的好想以大欺小!

勉强/压抑着心头的怒火,霍慎行迅速将小恶魔给放了下来,声音阴森的可怕:“别哭了!”

小包子故意后退了几步,小手紧紧护着胸口,装出一副好怕怕的模样:“好好好,我不哭!妈咪说,不能恃强凌弱的。我妈咪还说,做人要知恩图报。虽然叔叔没帮我拿到气球,但我还是要感谢你的。”

你妈咪说要往人脸上泼酸奶的吗?

再多的甜言蜜语,也无法让那张能治小儿夜啼的脸缓和几分。

“要不……”小包子瞟了眼半空中的气球,慢吞吞地开始脱裤子,委委屈屈地说,“要不叔叔你打我屁股吧,千万别打脸。万一脸打坏了,将来我可怎么娶媳妇啊!”

仅有的那点耐心,早己被那从天而降的酸奶冲的无影无踪。

“把裤子穿上!”霍慎行恨不能一巴掌把这小包子给扇到墙上,抠都抠不下来的那种。

他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父母,竟然生出这样的小恶魔来。

霍慎行胡乱擦了把脸,便匆匆向卫生间走去。

某人并不知道,酒店外的大屏幕上,正清楚地播放着这一切。

网络上,这段视频更是以骇人的速度在疯狂转发。

那个宛若神祗般的男人竟然也会有如此狼狈的时候,这让一众吃瓜群众格外激动。

哇,那小包子好萌啊,好想偷走!

等等,脱裤子又是什么梗?

难道,大Boss有这种变态嗜好?

吃瓜群众义愤填膺,暗搓搓地决定要将这洛城首富再度送上热搜,为那只萌萌小包子出口恶气。

霍氏集团。

“总裁。”唐林脸色微微有些发白,吞吞吐吐地说。

霍慎行在办公桌前坐下,面无表情地问:“什么事?”

唐林额头上沁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中的平板电脑递了过去。

很快,周围气压骤然下降,微冷的空气中仿佛飘浮着些许细小的冰花,冷的让人心悸。

只听“咔擦”一声,墙角的蓬莱松仿佛不堪重负,枝桠突然断裂。

“查!”霍慎行目光阴冷的可怕,从牙缝里迸出一个冰冷的字符。

得到指示,霍氏技术部开始了铺天盖地般的调查,那只神秘的黑手却仿佛从不曾出现过一般,并没有留下一丝丝痕迹。

霍慎行面色不悦,骨子里散发出的阴冷寒气狂卷乱舞,墨色的眼眸中更是风起云涌,变幻莫测。

被泼酸奶时,唯有那只小包子在。

可他那么小,绝对不会是他做的。

那只神秘的黑手,又会是谁?

公司人人如芒在背,谁也不敢在这节骨眼儿来触霉头。

而此时,小包子抱着手机笑成了一团,在沙发上打着滚。

“先给你点小小的教训!”看着手机上的视频,他小声嘀咕着,“若再敢欺负妈咪,下次可就没这么客气了!”

安初夏白了他一眼,催促道:“整天就知道玩游戏,难道不知道电子产品用多了对眼睛不好?快点睡觉,明天一早苏阿姨送你去幼儿园。”

“又是幼儿园!”一听这三个字,小包子漂亮的小脸皱成一团,立刻笑不出来了。

他拉着安初夏的手,小小的身体如橡皮糖似的粘着她:“妈咪,我可以不去吗?幼儿园的老师都好无聊的,教的东西太简单了,纯属侮辱你家宝宝的智商啊!”

安初夏将手抽出,冷笑道:“别以为你穿过纸尿裤就是天才!哪怕你是天才,也给我去幼儿园!最好给我老实点,否则我把你一个人送回法国!”

一听要把他送回法国,小包子立刻像八爪鱼一样挂在她身上,撒娇似地说:“矮油,我一定会很乖的啦!不过妈咪,你什么时候给我找个爹地呢,幼儿园的小朋友们可都有啊。”

“要不要本宝宝帮忙,给你找个帅裂苍穹、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大帅比?当然,肯定比我要差一丢丢的。想要帅到本宝宝的程度,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在说这话的时候,他脑海里竟然闪过那个被泼酸奶的家伙。

那家伙虽然坏,但不得不承认,长的还是非常好看的,甚至比舅舅还要好看。

安初夏一头黑线。

这厚脸皮,到底像谁呢?

“少在这嬉皮笑脸的!”她将身上的“八爪鱼”放到到床上,“快睡觉,妈咪明天还有正事呢!”

一想起明天,安初夏眼底划过一抹冰冷的寒意。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傲娇萌宝酷妈咪”,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有声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