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记!”安初秋惊惧地睁开眼睛眼睛,冰冷的汗水早己将身上的衣裳彻底浸满。三年了,那场可怕的的噩梦如恶魔般死死地地缠着她每一根很敏感的神经,永远是也挥之不去。“妈咪,你又做五年了,那场可怕的噩梦如恶魔般死死地缠绕着她每一根敏感的神经,永远也挥之不去。。...

“不要!”

安初夏惊恐地睁开眼睛,冰冷的汗水早己将身上的衣裳彻底浸透。

五年了,那场可怕的噩梦如恶魔般死死地缠绕着她每一根敏感的神经,永远也挥之不去。

“妈咪,你又做梦了?”身边一萌出天际的小男孩奶声奶气地问。

他嘴里叼着根吸管,斜戴着一只小小棒球帽,粉嫩的小脸胖嘟嘟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上去十分机灵。

安初夏勉强笑了笑,伸手捏了捏那粉粉嫩嫩的包子脸,一脸慈爱地说:“没事。飞机马上就要降落了,你检查一下自己的东西,可别落下啊!”

小包子调皮地耸耸肩,满不在乎地点点头。

飞机终于落地。

安初夏拉着行李箱,缓缓从机场走了出来。

她将三千烦恼丝随意绾起,那精致的五官完美地呈现出来,即便穿着一条极为普通的黑色连衣裙,也无法掩饰那惊心动魄的美,引的众人频频回首行注目礼。

“洛城,我回来了!那些伤害过我的人,你们的末日到了!”

看着这片熟悉的土地,安初夏清澈的眼底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恨意。

身后,那个可爱的小包子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

他一边吸着酸奶,一边好奇地打量着周围。

“阿纶,看着路,别摔倒了!”安初夏目光一软,柔声叮嘱道。

虽然不愿承认,但他那精致的眉眼,那注视时的神情,分明和霍慎行如出一辙。

看着那双极为相似的眸子,安初夏心中生出一丝愧疚感。

是她没用,无法给他一个完整的家庭,还让他在刚出生时受了那么多的苦。

“放心吧,妈咪!”小包子昂着头,一脸骄傲地说,“舅舅说我已经是小小男子汉了,临行前把照顾你的重任都交给我了呢!”

“得了,可不敢用你照顾,你少给我惹点事就好!”安初夏颇有意味地笑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舅舅给你收拾了多少烂摊子。这可是洛城,不是法国,你最好给我乖一点!”

一听这话,小包子右手捂着胸口,装出一副受伤的模样:“妈咪,我到底是你生的,还是舅舅生的?为什么只有舅舅相信我?不行,我得快点找个爹地,那样我妈咪就不用整天盯着我了。”

臭小子,戏可真多!

安初夏不禁一头黑线。

她刚想说话,却见助理苏月拉着个行李箱,急匆匆地追了上来:“夏姐,霍氏的人正在那边等着接你呢!我们这样放人家鸽子是不是不大好?”

一听“霍氏”二字,安初夏立刻沉下了脸,冷笑道:“有什么不好的?临行前我已经说过不必接机,是他们自己非要来的,关我什么事?”

苏月听了,也觉得有几分道理,便不再坚持。

不过,这倒是苦了前来接机的人。

皇朝大酒店。

霍慎行刚参加完一个酒会,便接到了助理的电话。

手机那头,唐林战战兢兢地汇报:“总裁,没接到法国来的服装设计师初夏小姐。”

霍慎行性感的薄唇微微一勾,低沉的声音不怒自威:“知道了。”

简简单单三个字,却让人心惊胆战,如履薄冰。

初夏,安初夏,她们的名字竟然如此的相似!

五年前那场车祸并没有找到安初夏的尸体,唯有那辆被海水挤压变形的车,还有上面沾染着的血渍。通过DNA比对,确定是安初夏的。

警方说,尸体很有可能被暗流给卷走了。

对于一个不会游泳的人来说,坠海生还的几率的确微乎其微。

霍慎行微微蹙眉,突然对那位初小姐产生了兴趣。

安初夏刚到酒店,便给初奕丞发了条信息。

毕竟有时差,此时他想必已经睡了,恐怕没时间接电话。

怎知,初奕丞迅速拔了过来。

看了眼正和苏月玩的热火朝天的小包子,安初夏拿着手机走出了房间。

初奕丞简单问了一下小包子的情况,关切地问:“只带苏月一个真的行吗?我还是再派几个保镖过去吧,毕竟这次要在洛城呆半年的。”

五年前,正是他将她从大海中救起。

当时的安初夏血肉模糊,奄奄一息。

是他救了她的命,给了她初家大小姐的身份,还送她继续读服装设计。

“没事,看你紧张的。”听着初奕丞那温暖的声音,安初夏心里难得的安宁,“这些年来我世界各地到处跑,不也只带她一个吗?再说了,初氏在洛城还有子公司,我们也算是主场啊!”

初奕丞想了想,也不再坚持:“也好,我已经和那边人打过招呼了,有事你就找他们。这次回去,把以前的事情解决了就回法国好不好?妈很想阿纶。”

“好,我也很想她。”安初夏微笑着说。

她一边说着,一边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

安初夏只顾着打电话,并没有留意前面有人站着,直接撞到对方的后背上,痛的她眼冒金星,差点哭出声来。

这,到底是后背,还是铜墙铁壁?

“对不起!”她一脸尴尬,连忙道歉。

那人一转身,安初夏浑身一僵,只觉得一个晴天霹雳在头顶炸响,手机差点直接掉到地上。

霍慎行!

他,怎么会在这里?

五年了,整整五年了!

他仿佛被岁月遗忘了一般,时间并没有在那张英俊冷酷的脸庞上留下一丝丝痕迹,一如五年前般完美的无可挑剔。

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庞,安初夏平静的心湖立刻掀起滔天巨浪,浓浓的恨意如潮水般铺天盖地般袭来。

她恨不能将他碎尸万段,哪怕啖其肉食其骨,都无法消除心头之恨!

为什么,为什么当年连他的亲生骨肉都不肯放过!

同时愣住的也有霍慎行。

苦苦寻找五年未果的女人,此时竟然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

胸口,仿佛擂着一面战鼓,心脏似乎随时都可能跳到冰冷的地板上疯狂跳舞!

“初夏!”他一个箭步冲上前,一双铁臂直接将她紧紧禁锢在怀里,低哑的声音因激动而剧烈地颤抖着,“我知道,你没死,你一定会回来的!”

在那宽阔的怀抱里,安初夏心中涌起一股强烈的厌恶感。

她用力将他推开,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冷冷地说:“先生,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

霍慎行眉头微微一皱,骇人的寒意铺天盖地般袭来。

整个世界,立刻从酷暑过渡到寒冰季节。

“不认识,你确定?”他盯着眼前的女人,脸上漾起一抹嗜血的笑意。

他一把将她推到了墙上,欺身用手臂将她困住。

虽不曾直接触碰到她身体,可强壮有力的手臂和高大的身体做成了一个牢不可摧的囚笼,将她死死地禁锢。

霍慎行盯着她,缓缓俯下/身去,温热的气息掠过她的脸庞,最终落到她的耳畔,低沉的声音里夹杂着盅惑的气息:“别挑战我的耐心!安初夏,跟我回家!”

回家?

安初夏感到一股莫名的心慌,光洁的额头上沁出细微汗珠,可眼波依旧平静如水,看不到一丝丝慌乱。

哪怕经历了五年的磨炼,在气势骇人的霍慎行面前,她还是有些胆怯。

她深吸一口气,故做镇静地昂起纤细的玉颈,一脸轻蔑地冷笑道:“先生,脸是个好东西,拜托你还是要点吧。快点让路,否则我就报警了!”

听着那刻薄的话语,霍慎行心微微一凉。

他的安初夏,绝对不会用这样的语气说话的。

没错,眼前的女人的确像极了安初夏。

不过,他的安初夏不施粉黛,如一块未曾雕琢的美玉般质朴无华,声音也是极为甜美温柔。

而眼前这女人风华绝代,艳光四射,眉宇间透着浓浓的自信骄傲。

她的声音并不高,甚至略微有些沙哑,冰冷刻薄的话语,更是宛若一根根涂满剧毒的银针,恶狠狠地刺向对方。

难道,真的认错人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傲娇萌宝酷妈咪”,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