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1章 霍慎行,你好狠!

望着手中的孕检单,安初秋的笑容比阳光还得绚烂。“要谨!”她激动地房门了卧室的门,想给他一个意外的惊喜。一进屋,笑容登时僵在脸上。田思思穿着自己新买的白色蕾丝睡衣,挺“慎行!”她兴奋地推开了卧室的门,想要给他一个惊喜。。...

看着手中的孕检单,安初夏的笑容比阳光还要灿烂。

“慎行!”她兴奋地推开了卧室的门,想要给他一个惊喜。

一进门,笑容顿时僵在脸上。

田思思穿着自己新买的白色蕾丝睡衣,挺着硕大的肚子,笑靥如花。

霍慎行正小心翼翼地扶着她的腰,满眼都是温柔的神色。

“你们……你们在做什么?”安初夏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异样。

一看到她,霍慎行眼底的温柔迅速消失殆尽,整个人身上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气息,给人一种无形的压抑感。

田思思怯怯地看着她,有些慌乱地说:“对不起,初夏。你别误会慎行,我们真的什么事都没有!”

看着那臃肿的腹部,安初夏似乎明白了什么。

她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孕检单,锋利的指甲透过纸张刺破了掌心,骇人的痛意顺着掌心在四肢百骸迅速蔓延开来,最后汇聚于心脏。

“慎行?呵呵,叫的可真亲呢!田思思,事到如今你还把我当傻子吗?”她眼底似乎有冰凉的泪珠涌出,心更是痛的在滴血,“想不到,我竟然引狼入室!早知如此,当初我就不该资助你读书,应该让你继续在夜总会继续堕落!”

田思思浑身瑟瑟发抖,泪水如断了线的珍珠滚滚滑落,仿佛心灵受到了一万点创伤:“对不起,我真的不想伤害你的,我不该来这里的!”

这副惹人怜爱的小模样,的确能够讨男人欢心。

“安初夏你疯了?”霍慎行凌厉的目光如两柄最为锋利的尖刀般恶狠狠向她刺去,阴冷的声音里含着几分警告,“思思若是动了胎气,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见他如此护着这女人,安初夏只觉得心被寒冰包裹,径直向无尽的深渊坠落。

这种呵护,是他从不曾给她的。

“不放过我?”她凄然一笑,情绪变得激动起来,“霍慎行你还算是人吗,竟然和我的同学勾搭在一起!我安初夏也是人,也是是有尊严的!”

“你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今天是我们结婚一周年纪念日。你说要送我一件礼物,呵呵,原来送的就是这个啊!这份礼的确够重,重到我承受不起!”

听着那愤怒的咆哮声,霍慎行那张阴霾的脸上竟然多了几分晴朗。

田思思双手不自然地拽着衣角,委委屈屈哭了起来:“初夏你别生气,我这就走,你们千万不要因为我而有误会。慎行,你也别和初夏吵架。虽然当年设计嫁给你是她的不对,可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一听她提及当年结婚一事,霍慎行和安初夏脸色齐刷刷一变。

那件事,是扎在他们心中的一根刺,一道永远也无法逾越的鸿沟。

“田思思你给我闭嘴,我们夫妻的事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置喙!”看着那件莹白如雪的睡衣,两团愤怒的火焰从安初夏眼底腾腾升起,疯了似的向田思思冲去,“我新买的衣裳,你凭什么穿!”

田思思故意惊恐地瞪大了眼睛,用求助的目光向霍慎行看去。

霍慎行一把将安初夏皓腕扣住,声音不似刚才那般凌厉冷漠:“不过是件衣裳,以后再买就是了。”

“我的东西凭什么给她?放开我!”一用力,她从他的桎梏中挣脱。

那张孕检单从手中脱落,如断魂的蝴蝶般飘飘荡荡地落在了他的脚下。

霍慎行漂亮的眉头微微一蹙,弯腰拾起。

冰冷的目光从纸上扫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惊喜刚从眼底泛起,便又如烟花般迅速消散,化成瞳孔中一点幽深的黑。

良久,他才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一字一顿地说:“打掉吧。”

“为什么?”安初夏愣住了。

即便不爱,可这也是他的亲生骨肉啊!

田思思眼底划过一抹阴毒的目光,弱弱地说:“初夏,慎行这么做也是为你好啊。你身体那么虚弱,怀孕很辛苦的。”

“闭嘴!”安初夏心脏上仿佛被扎了一把锋利的尖刀,痛的几乎无法呼吸,“霍慎行,虎毒尚不食子,你真的不要这个孩子?”

在她的质问下,霍慎行漆黑的瞳孔骤然一紧,目光变得有些犹豫,复杂,甚至有些不忍,疼痛。

良久,他才缓缓地说:“这孩子不能留。如果你喜欢的话,思思肚子里的孩子可以抱给你。”

“你让我养她的孩子?”安初夏一脸震惊,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

霍慎行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安初夏心重重一沉,泪珠顺着苍白的脸庞滚滚滑落。

心,刹那间碎了一地,每一片都映着她那双绝望的眼。

良久,她才苦笑着说:“霍慎行,我们离婚吧。”

她可以什么都不要,不要婚姻,不要他,甚至不要自己的生命,但唯独不能放弃腹中的孩子!

听了这话,田思思脸上泛起一抹得意的神色。

霍慎行眼底似乎有一抹心痛掠过,低声呼唤着:“初夏……”

田思思清楚地看到那抹心痛,眼睛滴溜溜一转。

突然,她尖叫一声,双手紧紧捂着硕大的肚子:“好疼,慎行我肚子好疼,会不会要生了?”

霍慎行一惊,连忙将她扶住:“别怕,我马上送你去医院!安初夏你等着,我回来有话对你说!”

看着二人的背影,安初夏心如死水,再也泛不起一丝丝涟漪。

她要走,要远远地离开这里,离开洛城!

简单收拾了几件衣物,她迅速上了车,一脸焦急地对司机说:“送我去机场!”

很快,车子如一道黑色的闪电般在公路上掠过,两侧茂密的树木宛若一帧帧电影胶片般快速向后倒退。

看着窗外的景色,安初夏觉得似乎有些不大对劲:“这好像不是去机场的路,怎么一个人影儿都没有?”

“机场路正在修,所以只能绕路。”司机淡淡地说。

突然,车厢内传来一阵凄厉刺耳的电话铃声。

安初夏吓了一跳,却见司机缓缓接起了电话。

“怎么样?”电话那头,传来了田思思那阴冷恶毒的声音,“事情办妥了?不管你用什么手段,以后我都不想再看到那贱人!”

司机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了几下,声音陌生的可怕:“马上就好。”

透过反光镜,安初夏清楚地看到了他眼底那浓浓的杀意。

顿时,浑身汗毛如刺猬般根根竖起,整个人宛若置身于寒冰地狱,脸色是骇人的白。

惊恐中,她胡乱伸手去推车门,却发现早己被锁上。

耳畔,传来了阵阵海浪的咆哮声。

没错,这根本不是什么去机场的路,而是去海边的!

“快停下,我要下车!”安初夏拼命地推着车门,声音因极度的恐惧剧烈地颤抖着。

司机嘴角微微一撇,一脸嘲讽地说:“你觉得,今天你还有命下车吗?”

安初夏惊恐地瞪大眼睛,浑身如箩筛般瑟瑟发抖:“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司机脸上的肌肉扭曲成一团,宛若恶魔般阴森森地狞笑着:“不是我想这么做,而是霍先生他容不下你。”

“霍慎行,你好狠!”安初夏只觉得心被尖刀凌迟成无数血淋淋的碎片,痛不欲生。

她错了,真的错了!

早知道爱的代价是万劫不覆,那么她宁愿从未遇见过他!

尚未从极度的恐惧中反应过来,却见那司机打开车门,纵身一跃跳下了车。

失控的车子,在微冷的空气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径直落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傲娇萌宝酷妈咪”,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