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城康复医院的vip病房内。耳旁响了了犹如蜜蜂采蜜像的议论声,白晓优费劲的挑了挑眼皮,又闭上了。“啊命大福大啊,车前盖都瘪了,她是个擦破。”“是啊,命大福大的人有耳旁响起了如同蜜蜂采蜜一样的议论声,白晓优费力的挑了挑眼皮,又闭上了。。...

费城康复医院的vip病房内。

耳旁响起了如同蜜蜂采蜜一样的议论声,白晓优费力的挑了挑眼皮,又闭上了。

“真是命大啊,车前盖都瘪了,她就是个擦伤。”

“是啊,命大的人有福气,这不,马上就能跟苍大总裁攀上关系了。”

“就凭她这个RH+的血,苍大总裁肯定会另眼相看的,苍总还真会撞人啊!”

“还是苍老夫人有这个命啊,血浆够了,她就可以做手术了。”

耳旁嗡嗡个不停,痛感席卷着全身,惹的白晓优痛呼了一声,再次睁开了眼睛。这才看清楚围在她床边的是几个眼神怪异的护士。

一看到她醒了,那几个护士嗖的一下站直了身子,捂着嘴巴,快速的离开了她的病房。

白晓优诧异的环顾四周,她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这是医院么?她只记得她跑出悦来酒店后被车给撞了。

动了动手和脚,她慢慢的用胳膊撑着坐了起来。这才看到自己左胳膊和右腿处都绑着纱布和绷带。

“小姐,您总算醒了。”门口传来一道关切的声音。白晓优望过去,发现是一位年长的护士。

她微微一笑,就听到年长的护士问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白晓优摇头,又点了点头,除了身上有些痛之外,觉得脑袋昏沉沉的,四肢无力。

“这个是撞到您的人给您的赔偿。”护士拿出一个信封,放在了白晓优的手中。放下了托盘里的药袋就往外走。

一边走一边跟身旁的另一个护士唏嘘道:“真没想到,抽了200CC的血,竟然没觉得头晕,还是年轻身体好啊。”

白晓优没听到护士说了些什么,她低头看了眼信封里的东西,发现是一张支票后,急忙冲护士喊道:“请等一下,这个钱我不能要。”

护士脚步没有停,离开了白晓优的病房后,就径直的走向了斜对面的那个看似更高级的病房里。

护士一进门,看到了沙发上的那个人,立马汇报到:“我已经把您的支票转交给那位小姐了。”

苍霖正低头批阅文件,只是恩了一声。

“额,但是那位小姐,好像并不想要。”她觉得,还是有必要告诉大总裁一声。

苍霖这才抬起头,看到护士很紧张的样子,他摆手让她离开。然后,起身走到病房门口,若有所思的看向白晓优的病房。

有趣,他还是第一次碰到给她支票还不想要的人,难道是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

说来也真是巧,将那女孩送来医院,检查后才发现她的血型竟然跟奶奶的血型一样都是RH+型,正巧奶奶要做手术需要血浆,他立马命人在她昏睡的时候抽了她200CC的血。

虽然没有提前通知她,但他已经做出了相应的补偿。要不要的那是她的问题了。

病房内。

白晓优将支票放在了床头,她慢慢的下床往外挪动。身上的伤在提醒着她今天发生的事情,想到王文远的背叛,她眼中的泪水又止不住的滚落下来。

闺蜜来电的铃声一响,白晓优哭的更凶了,她扶着墙慢慢的站直了身子。

刚接起电话就听到崔笑笑火急火燎的声音:“晓优,你在哪里?我看到王文远搂着一个妖精从悦来酒店里出来,他劈腿了,走,我带你去收拾他!”

“呜呜呜,笑笑,我知道了,呜呜呜,我……我在医院。”白晓优每迈出一步,就疼的身上发抖。

“你知道了?你怎么去医院了?你在哪个医院?该死的王文远,老娘去弄废了他老二,让他每天都软趴趴的!”

听着崔笑笑的声音,白晓优哭的更加厉害了,她颤颤巍巍的走到了病房门口,想扶下门把手,结果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笑笑,我好难过,我的心快裂开了……”哭着哭着,白晓优觉得眼前天旋地转的,她耳旁传来崔笑笑的问询声,张了张嘴,就倒了下去。

苍霖本是站在走廊里注意着白晓优的,看到她要倒下去的时候,他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将白晓优抱住了。

跟在他身后的徐帆看到这一幕,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话都说不好了:“总,总裁……”这,总裁可是费城有名的冰山啊,多少女子趋之若鹜的贴过来,都被总裁给挡了回去,这,这今天是怎么了!

苍霖余光看到助理的样子,眉目清冷:“徐帆,怎么?”

“啊,没事,总……总裁,这,这位小姐,好像伤的不轻,不能……”不能再偷偷抽血了吧。总裁已经抽了她200CC的血了,难道还要再抽么?总裁不会这么残忍吧!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名门追爱:强宠换面娇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