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城的冬天有些漫长的旅程,不时的就会下一场雪,在第三场大雪来临之际,城东区的悦来酒店里正戏码着一场热汗淋漓的大戏,其香艳尺度,光从地上撕成碎片的衣服就能看出。“文远,“文远,恩……你说我和你女朋友,谁比较厉害?”一道魅惑的声音从床上传出来。。...

费城的冬季有些漫长,时不时的就会下一场雪,在第三场大雪到来之际,城东区的悦来酒店里正上演着一场热汗淋漓的大戏,其香艳尺度,光从地上撕碎的衣服就能看出来。

“文远,恩……你说我和你女朋友,谁比较厉害?”一道魅惑的声音从床上传出来。

王文远伸手打了那女人的屁股一下,真来劲儿,又啪啪的拍了两下。他腰身一用力,舒爽的说道:“宝贝儿,当然是你厉害了,我还没上过白晓优,她啊,估计是那方面不行,无趣极了,像个木头似的。”

身下的女人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原来如此,怪不得王文远这么没抵抗力,她勾勾手指就把他引来了。

周若对自己的床上功夫还是很自信的,她往门口的方向瞟了一眼,嚯,还真来了!看到门外站着的女人,她又浪荡的呻吟起来。

白晓优站在门外听着里面的声音,她心跳剧烈,气的发抖!她紧紧的攥着拳头,攥到骨头节发白,眼眶里都是泪。

一个小时之前,她收到了王文远的短信,说来悦来酒店,有惊喜给她。她是在心里做了一番思想斗争才来的,没想到啊……果然是惊喜!

她想去质问王文远,却发现脚像是被灌了铅一样,动都动不了!看到床上那个女人挑衅的眼神儿,她恨不得走过去活剐了她!睡她男朋友,还敢这么嚣张!

周若收回视线,扭过脸看向身上的男人,媚声道:“那你说,如果你女朋友,恩……发现你在跟我上床,你会,恩……你会怎么解释?”为了把王文远的女朋友骗过来,她可是费了好些心思呢。

偷偷向外瞟了一眼,看到门外的人正抖着肩膀,周若又开始火上浇油,问道:“她既然不让你睡,你为什么还要跟她在一起?”

王文远吐了口烟卷冷哼道:“当然是为了能睡到她。”恋爱两年了,他还没尝过白晓优的滋味呢。

“哦……”周若拉长了音儿。

哐当一声,门被推开了,门边的一个摆设品被踢了老远。紧接着,白晓优的爆喝声就传了进来:“王文远,你在做什么!你怎么对得起我?”

王文远一扭头,白晓优已经迈着大步走了进来,站在床头处红着眼睛怒视着她。

“优优,你……”王文远惊了一下,他跳着站了起来。伸手要去拽白晓优,想好好的解释一番的。

白晓优伸出手,“啪”的一声脆响,打红了王文远的脸,也打断了他的话。

周若怪叫了一声,手指节打着抖儿的指向白晓优说:“呀,你怎么敢打文远,你,这是……”

“闭嘴,滚一边去。”白晓优吼向周若。

周若的目的达到了,她退到了一边。兴致勃勃的看着这场捉奸戏如何收场!

白晓优觉得不解气,伸手想再甩王文远一巴掌,却被王文远抓住了胳膊。他脸上的神情由愧疚转为狰狞。他吼向白晓优:“别特么的给脸不要脸,你现在老实回去,我还能再跟你玩几天!”

白晓优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望着他,这话是从他嘴里说的?她从来没听到过王文远这种语气!

看到白晓优伤心欲绝的样子,王文远面无表情的又补了一刀:“白晓优,你是不是以为我会娶你?别特么的做梦了,老子怎么会娶你!跟你在一起,只不过是朋友间的一场赌。不过……既然你来了,那就睡一觉,算作这两年的弥补吧。”

说完,王文远就伸手去拽白晓优的衣服,白晓优尖叫着甩开他的手。可她没有王文远力气大,还是被摔到了大床上。

站在一旁的周若可不想让白晓优再跟王文远有瓜葛,她上前假惺惺的将白晓优扶起来。“呦,以为睡一觉就能挽留住文远么,你该滚了,来文远,我们再继续。”

轰轰轰,像是一道闪电迎头劈来,白晓优被烧的体无完肤,她悲戚的站起身,躲过王文远的大手,狼狈的跑了出去。

眼泪模糊了视线,她迈着大步跑进了大雪中,并没有去注意前面的路况。

一阵急刹车声响彻在街头,白晓优惊恐的看向撞过来的车子,看到了一双同样惊恐的眼睛,她眼前一黑,便没了知觉。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名门追爱:强宠换面娇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