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阿莲娜的全副武装。  在面对自己着疼草,两个人全副武装的样子,实则好像要闯入疼草地。  阿塞当穿上了风衣和戴上了面具以后,身子也没颤抖着,面具后的表情也也没那么未知的恐惧,实则面具和风衣是阿塞的保护神。  “巴拉,你还记得我路吗?”阿莲娜突在早些时候,差不多上午十点多钟,由于要准备药膳,阿莲娜撇下还只是做了一点的开垦土地工作,带着阿巴拉,两个人全副武装,在疼草的面前。。...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便是中午时分。午间的太阳很烈,宛如巨大的火球,不断地炙烤着大地。

  在早些时候,差不多上午十点多钟,由于要准备药膳,阿莲娜撇下还只是做了一点的开垦土地工作,带着阿巴拉,两个人全副武装,在疼草的面前。

  阿巴拉的全副武装,是面具加风衣在身,而阿莲娜,原本衣服就比较保守,或者是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很少。不知道是哪里捡来了一块木头,简易地做了个面具,阿莲娜将其用手置于自己的脸面前,这就是阿莲娜的全副武装。

  在面对着疼草,两个人全副武装的样子,看似似乎要闯进疼草地。

  阿巴拉当穿上了风衣和戴上了面具以后,身子没有颤抖,面具后的表情也没有那么恐惧,看似面具和风衣是阿巴拉的保护神。

  “巴拉,你还记得路吗?”阿莲娜突然出口,对阿巴拉说。

  阿巴拉点头,出口对阿莲娜说:“娘亲,我还记得路。”

  “嗯。”阿莲娜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似乎是在等待什么。在过了一会儿,感觉到阿巴拉没有动静,阿莲娜转头把目光投向阿巴拉疑惑出口说:“咦!巴拉,你怎么不带路。”

  “娘亲,你究竟还在疼草地中做了什么,弄得巴拉每次都不能直接穿过疼草地,每次都要走那什么叫做安全路线的路,每次都要绕弯子。”

  ‘啪’阿莲娜用手打了一下阿巴拉的头,接着出口说:“巴拉,还不快走,想不想吃药膳了你。”

  “啊!娘亲,好痛啊!不让问就说吗?干嘛打巴拉打的那么痛。”阿巴拉痛呼,说着捂着头接着开始朝疼草地里走去。

  阿莲娜脸上露出了一抹紧张,出口语气担忧地说:“巴拉,小心一点,你要记得,娘亲所设置的东西是很不好的东西,会让人受伤,别因此受伤了。”

  阿巴拉话语有些无语,出口语气有些无语道:“娘亲,放心啦,难道你不知道巴拉记忆力最好,娘亲你所设置的安全路线,巴拉记忆力很好,都记得,因此放心啦!巴拉不会带错路的啦!”

  转过头表情有些疑惑和思索,在心里心想:“娘亲所设置的那很不好的东西,是什么?嗯,我觉得那可能又是陷阱。”

  在疼草地中走着的阿巴拉,虽然身子刚才在疼草地外没有颤抖,只不过如今,当置身于危险当中,阿巴拉还是情不自禁得颤抖了一下,表情恐惧之情露出了更多,在心里心想:“因为巴拉怕疼草,所以巴拉没敢在疼草地中独自一人探索,并没有亲眼见过娘亲在疼草地中所设置的东西,娘亲在疼草地中设置东西,一年巴拉计算一下差不多有四五十次。娘亲不跟巴拉说她是在设置陷阱,或者是在修复陷阱,目的是为了让巴拉不要乱想,老是疑惑这,疑惑那吧!”

  脸色有些苦,眉头很皱,表情很疑惑,阿巴拉在心里心想:“娘亲的所作所为,经过了这么多年,不让巴拉察觉,不露馅了才怪。唉!为什么,为什么娘亲要在疼草地中设置陷阱啊!疼草地因为疼草有毒原因,就连大的动物都还怕疼草不敢靠近,平常时候,在疼草地中连只鸟儿都很少见到。娘亲在疼草地中设置陷阱,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巴拉好疑惑啊!”

  ‘啪!’阿莲娜突然打了阿巴拉的头一下,同时出口语气有些不悦道:“巴拉,你怎么愣愣地,究竟是在想什么?不想吃药膳了吗?”

  再次捂着头,阿巴拉还痛呼地发出了呜呜声,出口说:“啊!好痛,娘亲,不要打巴拉的头,巴拉都快被你打傻了。”

  “那你跟娘亲说,你究竟是在想什么?”阿莲娜,出口语气很严肃道。

  听到娘亲严肃的话语,阿巴拉在心里心想:“啊!遭了,刚才自己,一定是太心不在焉了,带路带的时候并不专心,以至于娘亲恼火了。”

  “巴拉,还不快说你刚才在想什么,快,还不快说。”阿莲娜,要去严肃同时带有着一抹逼迫道。

  似乎是急中生智,阿巴拉出口对阿莲娜说:“娘亲,刚才巴拉在想,你一直要巴拉带的风衣和面具,是否就是为了应付疼草。”

  是否要跟阿莲娜说有关于为何要设置陷阱的事,阿巴拉虽有那个心,然而却没有那个胆先阿莲娜提这个问题。“娘亲不惜长久以来,一直不跟巴拉挑明疼草地里的那些东西,其实就是陷阱,目的就是为了防止自己一直胡思,一直乱想。假如我现在问娘亲为何的话,那娘亲很有可能,不,一定会生气,接着很有可能,不会给巴拉做巴拉我喜欢吃的药膳。”

  面对阿巴拉话语说出来的问题,阿莲娜先是沉思了一会,接着出口语气不像刚才那么严肃,倒是很平常得出口说:“巴拉,是吧!你就把它,算作原因吧!”

  听到阿莲娜的话,阿巴拉的表情有些无语,在心里心想:“娘亲,这算是什么答案,什么叫做就把它算作原因吧!”

  也没提出疑惑,阿巴拉转过头,继续带路,也懒得再继续提出疑惑,因为阿巴拉知道真正的答案是什么?

  “一定不仅仅是为了疼草的原因,一定不仅仅是为了疼草的原因。因为疼草地又不是每天都要进,且要进的话,回家重新拿风衣和面具不就行了吗?”

  “巴拉,不要在给我胡思乱想了,认真点。”阿莲娜在阿巴拉的身后语气严肃道。

  “是,是,娘亲,巴拉会好好走的,巴拉好好带路的。”阿巴拉,出口声音小心翼翼道。在心里心想:“带路吧!还是好好带路,否则娘亲又要生气,娘亲最不喜我把危险当做儿戏,在危机四伏的大地上胡思乱想,这就是儿戏。”

  看着自己面前的疼草,实则是心想着目的地——老地方,阿巴拉在心里心想:“老地方,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是否有动物在老地方哪里乱来。”

  也没过多久,阿巴拉就摇了摇头在心里心想:“不可能吧!不可能,因为哪只动物敢在百兽之王的巢穴旁转悠。老地方据点,可是建立在百兽之王的巢穴附近,也不知道待会会不会碰见虎虎。”

  昵称是虎虎,可是谁看见百兽之王老虎,谁不怕。阿巴拉心想着虎虎的同时,脸上浮现的,是一抹浓浓的恐惧…………

  也不知道自己写的好不好,心里好纠结。感觉有些没动力,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凡事开头难。

  各位,如果觉得叶子小说好的话,那评论一下可以吗?或者说说缺点也可以,拜托。

  我是作者,亦是一个平凡的人,望给点支持,给点动力,望我写作的旅途,有许多的阳光……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妖之起源之阿巴拉星球前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有声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