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看见了疼草阿塞的眼中会露着更深程度的疑惑。  风轻轻地地吹着,阳光下,疼草叶随风飘荡随风飘舞,一**着一波,一浪逐着一浪,如大海通常,从上往上看几眼望将近边,要不然站地更高些,差不多能看见疼草所占地面积到底有多大,那面积,差不多有上百亩大小。当来到了疼草地面前,阿巴拉的眼神,一路黯然。“只感觉到娘亲好排外,只感觉到娘亲好冷漠对待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巴拉我缘由,难道,巴拉我不是娘亲的孩子。”。...

  “再一次输了,再一次,娘亲又不告诉我缘由。”

  当来到了疼草地面前,阿巴拉的眼神,一路黯然。“只感觉到娘亲好排外,只感觉到娘亲好冷漠对待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巴拉我缘由,难道,巴拉我不是娘亲的孩子。”

  “为什么要设置陷阱。”阿巴拉的眼中露出了疑惑,疑惑只是浅浅的而已。当看到了位于自己面前的疼草,阿巴拉眼中除了露出了一抹恐惧,同时还有一抹更深程度的疑惑。

  一环连着一环,一山更比一山高。为什么看见疼草阿巴拉的眼中会露出更深程度的疑惑。

  风轻轻地吹着,阳光下,疼草叶随风飘舞,一**着一波,一浪逐着一浪,如大海一般,从上往下看一眼望不到边,要是站地更高些,差不多能够看到疼草所占地面积究竟有多大,那面积,差不多有上百亩大小。

  上百亩,密密麻麻全是疼草,这究竟有何意义,这究竟象征着什么?

  “巴拉,帮娘亲把放在树下的锄头拿过来。”阿莲娜,站在疼草面前,只相距差不多二十公分出口对阿巴拉说。

  阿巴拉,听到阿莲娜的声音把目光投向娘亲,然而眼中除了恐惧以外,没有其他,同时似乎是被吓得,愣着硬是没动。

  “巴拉,你怎么了,没听到娘亲所说。”阿莲娜,出口语气不悦道。

  “没,没。”阿巴拉转身,朝着娘亲所说的放置锄头的地方走去,身体情不自禁得有些颤抖。当扛着锄头,转身朝阿莲娜走去的时,那随风舞动的疼草叶,在阿巴拉的眼中突然变成了宛如张牙舞爪的恶魔,情不自禁地,阿巴拉颤抖更加厉害。

  在把锄头交给阿莲娜,阿巴拉立刻宛如小兔子一般,‘瞬’地逃走。现场,只留下了阿莲娜有些无奈的表情,且因此还叹了一口气的声音。

  回头看着疼草,阿莲娜的眼神有些像是在看为何会导致阿巴拉如此的罪魁祸首。

  “巴拉好怕,巴拉好怕怕。”阿巴拉说着,同时还把目光投向身后的疼草,仿佛好像是害怕疼草会张牙舞爪地追过来一般。

  “疼草好可怕,疼草好可怕,巴拉被疼草割过,痛,好痛痛。”阿巴拉心想着,情不自禁得脸上还露出了些许的冷汗,且脸色有些色变,微微有些发白。

  在跑到自认为安全的距离,阿巴拉转身看着自己身后的疼草,在心里心想:“这面积听娘亲说差不多有上百亩大小的疼草,巴拉曾经因贪玩而被疼草叶割过。仅仅只是一小片叶子而已,仅仅只是一小片叶子,阿巴拉就因此而疼地仿佛好像是快要死了一般。”

  “听娘亲说我是因为是小孩,假如是大人,那最起码需要被割伤好几道伤口才会很痛,才会疼地痛不欲生。”

  “那时是娘亲给我喝了一种又苦又酸的药水,缓解了巴拉疼痛,否则,那时巴拉感觉到当时仿佛好像真的是要死了一般。那疼,超级疼的说。”阿巴拉心想着,情不自禁地,谈草色变,且全身还颤抖了起来,虚汗冒出了不少。

  “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疼草会割伤人,且割伤人会很痛,这疼草有毒。”脸上露出了疑惑,阿巴拉在心里心想:“娘亲,娘亲为什么要种植这些疼草,为什么要种植这些既会伤害人,又不知道会有什么用的疼草。”

  风轻柔地吹拂着阿巴拉的脸颊,感受着风,阿巴拉似乎是想起了那一**着一波,一浪逐着一浪的疼草叶浪。想起了那上百亩大小的疼草,阿巴拉在心里心想:“五年,不,是六年,七年,甚至有可能是八年,在阿巴拉还未出生之前,娘亲就已经开始种植疼草了,这一定是。”

  “就算是如今,娘亲每天都要抽出一些时间用来种植疼草。”

  “上百亩面积的疼草,就是娘亲这样子每天一点一滴的努力逐渐种植形成。”

  脸上露出了很浓郁的疑惑,阿巴拉在心里心想:“是什么,让娘亲每天都如此的认真,每天都如此的持之以恒,每天都如此地劳累不停,也不厌倦。”

  摸了摸脸,阿巴拉突然想起了前段时间,阿莲娜娘亲因为种植疼草不小心脸蛋被疼草叶片割到。虽然伤口不大,血流不多,可是阿巴拉清楚得记得娘亲当时的表情,是多么的凝重严肃,或者换种说法可以说是疼痛难忍。

  咬牙忍耐的表情,不时得脸蛋还有些抽搐,痛苦地仿佛好像咬牙都能够要咬出血来。“脸蛋痛那不是一般的痛,那痛,可是超级痛的说,曾经也有看过娘亲手臂被划伤过,可是娘亲的表情,就是做不到当脸蛋被划伤时,那样子的疼。”

  摸了摸自己的手,阿巴拉想起了娘亲手臂受伤时的情形,疼到底有多疼阿巴拉就不说,阿巴拉只记得,那犹如一句话说,作茧自缚,“娘亲设置陷阱因此有时候会被自己所设置的陷阱所伤,既然种植疼草,那娘亲的手就有时候,且几率并不小的,会被那令人痛不欲生的疼草所伤。”

  “似乎是被疼草割的多了,娘亲都免疫了。在我的记忆中,那几年前曾经的一被割到就痛不欲生,如今,如今被割到十几下,要不是血流地多了些,娘亲眉头否则都不皱一下。”

  “上百亩的疼草面积,会让人痛不欲生的疼草有毒特性,让巴拉感觉到好奇怪,真的好奇怪的,为什么娘亲愿意花费时间去种植这些不知道有什么用,又会伤害人又有毒的疼草。”

  脸上很疑惑同时也有些伤感在心里心想:“为什么,为什么不抽出一些时间和巴拉好好玩玩,不要整天做这些巴拉觉得似乎根本就没有什么用的事,为什么,为什么就不抽出一些时间跟巴拉好好陪伴。”

  问疑惑,欲知道答案吗?阿巴拉虽然疑惑,可是却没有那欲知道答案的心。一方面是知道娘亲有很大可能,是根本不会跟自己说答案,同时还有另一个方面,那就是如今阿巴拉眼神一片孤独与悲伤。

  黯然的灰色眼神,如今又浮现于世,比刚才对娘亲不告诉自己为何设置陷阱时的黯然更甚。

  一环连着一环,一山更比一山高。阿巴拉的眼中,泪光点点,眼眶满是泪水。

  阿巴拉看似挺懦弱的,可是在阳光下,阿巴拉仅仅是八岁大小的小孩子,试问一句,阿巴拉他这样子,懦弱吗?

  谁能明白孤独与寂寞的情感,谁能明白灰色与黯然的悲伤,谁能明白想要温柔,想要温暖的心绪。

  阿巴拉看似懦弱,实则宛如秋天硕果累累,他的泪如果实,是泪硕。悲伤到极致的情感,宛如冬天,春天,夏天树木的酝酿,秋天秋意连绵,微冷的风吹拂。

  悲伤到极致,留下的,仅有潸然泪下。

  没有让娘亲看到自己流泪,阿巴拉转身,独自一人,潸然泪下…………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妖之起源之阿巴拉星球前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