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只但是不明白是否可以是错觉,阿塞身上好像有着些什么,仅有近看才能意外发现,那宛若鱼鳞又像蛇鳞通常的,遍及全身的鳞片。  阿塞身上有鳞片,下回分解鳞片遍及全身的样子,使阿塞让人看出来有些古怪。在屋外不比屋内,屋外阳光但是很很明亮,因而能很蓝色皮肤的阿巴拉和阿莲娜,在阳光下清晰地展现面容,蓝色皮肤,在林间宛如精灵,让人感觉到一种很别样的美。。...

  风轻轻地吹着,如母亲的手儿,轻柔地抚摸着途径的每一寸地方,轻柔地抚摸着阿巴拉和阿莲娜的脸颊。

  蓝色皮肤的阿巴拉和阿莲娜,在阳光下清晰地展现面容,蓝色皮肤,在林间宛如精灵,让人感觉到一种很别样的美。

  不知是否是因为饱经风雨,阿莲娜的面容略微显得有些苍老,脸上还有些病态的青色,头发微微有些发灰,不像阿巴拉的头发那么的黑色如墨,标致的脸蛋让人能够联想阿莲娜年轻时一定是个大美人。

  阿巴拉长得很可爱,只不过不知道是否是错觉,阿巴拉身上似乎有着些什么,只有近看才能够发现,那宛如鱼鳞又像蛇鳞一般的,遍布全身的鳞片。

  阿巴拉身上有鳞片,且看鳞片遍布全身的样子,使得阿巴拉让人看起来有些怪异。在屋外不比屋内,屋外阳光可是很明亮,因此能够很清晰地看见阿巴拉和阿莲娜之间的差别。

  作为娘亲阿莲娜身上的皮肤仅仅是单纯的皮肤而已,丝毫没有鳞片这种东西。

  为什么阿巴拉身上有鳞片,阿莲娜身上没有,在娘亲那儿,阿巴拉得到了答案说是:“巴拉,你是还没有见过其他人,你如果有见过其他人的话,不,其他小孩,你会发现其他小孩其实和你是一样的,身上也是有鳞片。”

  走在林间抱着风衣和拿着面具的阿巴拉让人看起来有些滑稽,因为风衣是用麻布做的,挺厚且也有些重,阿巴拉小身子把风衣抱在怀中走路有些妨碍,且阿巴拉还像是引路人一般,总是走在阿莲娜的面前。

  走在娘亲的面前并不是没有缘由,这不,在一处看似很普通的林下草地上,阿巴拉走着走着就是突然停下来,不上前继续走。

  出口语气带有着谨慎出口说:“娘亲,小心点,不要乱走,我们已经到了陷阱最集中的地方。”

  阿莲娜握住阿巴拉的肩膀,听到阿巴拉的话眼神露出了紧张,同时手还微微出了一点力,出口说:“巴拉,你的记忆力最好了,因此,安然无恙地走过陷阱地就拜托你了。”

  转过头阿巴拉表情疑惑地出口,对阿莲娜说:“娘,娘亲,为什么,为什么你在丛林间设置陷阱。丛林又没有什么好防备的,娘亲,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子做。”

  “巴拉,你看,那是什么,小松鼠,小松鼠。哇!那小松鼠好可爱,快,巴拉,快把那小松鼠给呼唤过来。”阿莲娜似乎没有听到阿巴拉的话,出手指着自己面前一只火红颜色,在松树上正啃食着有小桃子般大小的松果的小松鼠说。

  阿巴拉不理睬阿莲娜的话,表情有些生气,出口语气有些不悦道:“娘亲,不要转移话题,快跟巴拉我说为什么。”

  阿莲娜似乎依旧没有听到阿巴拉的话,语气很平常地出口说:“巴拉,你不是天生受动物喜爱吗?快,快,快点把那松鼠叫过来,让娘亲看看。”

  阿巴拉沉默,不知道是否是在沉思,还是无语。在过了也不知道多久,阿莲娜也没有说话,阿巴拉继续出口说话了。用着有些严肃的语气,阿巴拉出口说:“娘亲,你也说了,巴拉天生受动物喜爱。”说着,阿巴拉转过头朝阿莲娜所指的松鼠吹了一声口哨。听到哨音,小松鼠受得到吸引,把目光投向了阿巴拉。

  当看到了阿巴拉,宛如是看到了自己最亲近的亲人,小松鼠啪地一下从树上跳下来,直接跳到了阿巴拉的身上,在阿巴拉的身上爬来爬去,同时还亲昵地发出了似乎是宠物回到主人身边般依恋的叽叽声。

  阿巴拉一把抓住小松鼠,由于一只手必须要抱风衣和拿面具,阿巴拉只好把松鼠的脸温柔地用着自己的脸蹭了两下,显示温柔。

  在温柔显示完后,阿巴拉把松鼠放到了地面,接着出口说:“小松鼠,小松松,呵呵,乖,你真可爱。巴拉现在有事,因此没有办法跟你玩,对不起喽!再见,小松松。”

  在送走了松鼠以后,阿巴拉转过头,看着阿莲娜说:“由于巴拉的关系,娘亲,虽然你并不会天生受动物喜爱,只有我,不,听你说的凡是小孩都天生受动物喜爱。由于有我的原因,丛林里根本就不许要防备什么动物,巴拉可不仅仅是天生说小动物喜爱而已,大的动物他们也喜爱巴拉。”

  “为什么,为什么要设置陷阱,为什么,为什么要制造陷阱。娘亲你究竟是在防备些什么?”

  当阿巴拉话刚讲完,阿莲娜就突然仿佛似乎是有些恼羞成怒地出口说:“巴拉,你这是要干什么?怎么,又发神经了。怎么随着你的年龄增长,巴拉你发神经的次数越来越多……”在阿莲娜话还没说完,阿巴拉就出口表情很一本正经,且严肃地说:

  “娘亲,在前段日子,还有去年的差不多同一时刻,还有去去年的差不多同一时刻,由于暴雨天气,娘亲你设置的陷阱几乎全毁。因为巴拉天生受动物喜爱的缘故,娘亲你设置陷阱的地方,大的动物并不是很多。如果没有巴拉的帮忙,那娘亲你设置的陷阱几乎需要天天修,且当天时间,可能修不完当天所损坏的全部陷阱。”

  “又不抓捕猎物,娘亲你设置的陷阱根本对大的动物无多少伤害,大的动物一路走过又会破坏娘亲辛辛苦苦设置的许多陷阱。小的动物又因为体重太轻,在陷阱上就宛如平地。就好像巴拉刚才放的松鼠一般,小松鼠,根本就不需要担心娘亲你所设置的陷阱。娘亲你所设置的陷阱,又太容易因为天气原因而损坏。且需要巴拉我记忆很好的人带路,娘亲你设置的陷阱位置太刁钻,以至于娘亲假如没有巴拉带路,那娘亲有时候你就会因此受伤,毕竟只有阿巴拉清楚得记得娘亲你所设置的陷阱都分布在哪儿……”

  在阿巴拉话还没有说完,阿莲娜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表情有些温柔地出口说:“巴拉,乖孩子,呵呵,你长大了,长大了好多,心思如今都变的这么紧密了。”

  在阿巴拉诧异地愣住,然而在没过多久,就想出口,阿莲娜抢先在阿巴拉之前开口说话了,表情很认真同时也很严肃,阿莲娜眼神带有一抹毋容置疑道:“巴拉,那个原因等你在长大一些娘亲再告诉你缘由,好了,带娘亲倒疼草面前,快点。”

  在阿巴拉愣住,阿莲娜也不理会阿巴拉,直接向前走,也不管脚下是否有陷阱,看样子是要自食其力,自己走出这满是危机的陷阱地带。说到底终究是自己的母亲,也不知道娘亲说的长大一些,到底是多久。

  不想让娘亲流血,不想让娘亲受伤,阿巴拉,最终还是很快便站在阿莲娜的面前,虽然脸上还带有着些许的疑惑。

  开始走寓意着输了,阿巴拉在心里心想:“想要得到答案,没成,再一次在娘亲的面前输了。”

  当来到了一片满是秸秆地面前的时候,阿巴拉脸上露出了一抹浓浓的疑惑,同时似乎还隐藏着一抹恐惧的色彩。

  那随风而摇的绿色秸秆叶浪,看似普通,又似乎不平凡。风呜呜地吹,林间有鸟儿叫,而秸秆地,一声鸟儿的叫声都没有。

  阿巴拉眼中的疑惑,看似和之前面对娘亲为何要设置陷阱时,眼中的疑惑差不多…………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妖之起源之阿巴拉星球前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