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已娘亲有些心事,因而也没胃口吃下饭菜。”  阿塞表情疑惑,很想进出口问娘亲心事是什么,却也没意料阿塞的意料,阿莲娜在说着话以后,后转身便离开了了。也没再一句言语,给阿塞留下的的,仅有让阿塞感觉到心里挺伤的,无情地的背影。  眼神有些黯“扣扣。”一声清脆的敲门声响起,当打开门,阿巴拉看到了阿莲娜拿着一个还剩下很多香粥的木碗,递到自己的跟前。。...

  风轻轻地吹着,大片大片的松木林针状树叶迎风摆动,发出沙沙的声音。

  “扣扣。”一声清脆的敲门声响起,当打开门,阿巴拉看到了阿莲娜拿着一个还剩下很多香粥的木碗,递到自己的跟前。

  表情有些疑惑,接过木碗阿巴拉出口说:“咦!娘亲,怎么了,香粥为什么不吃完,今天香粥巴拉觉得煮的不错,难道是香粥不好吃?”

  阿莲娜没有立刻回答,先是沉默了一会,接着出口表情似有心事地出口说:“不,香粥很好吃,香粥很好吃,只是娘亲有些心事,因此没有胃口吃下饭。”

  阿巴拉表情疑惑,很想出口问娘亲心事是什么,然而没有出乎阿巴拉的意料,阿莲娜在说完话以后,转身便离开了。没有再一句言语,给阿巴拉留下的,只有让阿巴拉感觉到心里挺受伤的,无情的背影。

  眼神有些黯然,阿巴拉转身拿着木碗,接着关上门走到屋内的,刚才自己吃饭的地方。

  自己所吃的小木碗,其中也有剩下很多香粥。阿巴拉和阿莲娜一样,同样也是没有胃口吃下饭。“我之所以吃不下饭,是因为心情很不好,真很不好,因此吃不下饭,也不知道为什么娘亲也吃不下饭。娘亲的心事,究竟是什么?”

  在过了没多久,阿巴拉就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是为何。把自己碗里和娘亲碗里的香粥全部重新倒回锅中,接着再盖上盖子。在阿巴拉的心里唯有几个字,那就是:“在丛林,需节约。”

  也是,虽然地处森林,食物很丰富,可是米饭类等粮食是人类社会才有,原始森林可没有。小木屋里除了一张大床和一张小床及一副桌子椅子以外,还有的就是火灶上的铁锅及一些餐具,还有一衣柜等,家里就没有其他什么东西,看起来挺拮据。

  来到了木柜前,阿巴拉打开木柜拿出了两样东西,一个是一件灰褐色,看似是阿巴拉小孩身材才能穿的风衣,另一样东西是一个木质面具,样子挺难看,只不过大小也和阿巴拉的面型差不多,看上去也是阿巴拉才能用。

  当看着这两件东西,阿巴拉脸上露出了一抹不喜,同时还有疑惑,在心里心想:“风衣还有面具,巴拉都不用,只有娘亲叫我用的时候巴拉才穿上风衣和戴上面具。五年了,五年时间,自阿巴拉懂事以来,娘亲每次外出,都要求巴拉要带上衣柜中的这两件东西,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在巴拉未懂事之前,巴拉记得仿佛好像巴拉和娘亲每次外出的时候,娘亲也有带风衣和面具。随着巴拉年龄的增长,巴拉的风衣和面具需要老是更换,如今,柜子中废弃的风衣和面具已有好几套。”

  “娘亲叫巴拉我穿上风衣和戴上面具的次数不多,数了数,一年差不多有七八次。每次都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情况,反正巴拉是不知道因为什么情况,突然间,娘亲就叫巴拉立马穿上风衣和戴上面具。慢吞吞穿上风衣和戴上面具还不行,娘亲会生气。”

  看着风衣和面具,阿巴拉在心里心想:“娘,娘亲,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让巴拉这样子。”

  也没过多久,阿巴拉就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阿巴拉如此叹气已经叹了几次。思索地在心里心想:“这仅仅是娘亲要求巴拉刻意而为的所有举动中的一个。娘亲要求巴拉刻意而为的,还有很多,就例如接下去阿巴拉要做的,就例如接下去巴拉即将要做的,让阿巴拉一直感觉到好奇怪的事。”

  来到了窗户面前,阿巴拉一下子就把窗帘给全部拉开,同时转身到家里一角一个木盒子里拿出了一根类似于香的东西,把香的头置于火灶内点燃,当点燃后又把香插在了位于屋子中间地板的缝隙上。

  香名叫驱兽香,味道挺好闻,但有些刺鼻。能够驱兽,因此就算味道再好闻,但也离不开含毒二字。

  看着驱兽香阿巴拉在心里心想:“娘亲要求阿巴拉刻意而为的,那就是离开家的时候,绝对绝对要拉开窗帘全部,同时再点上驱兽香。”

  “驱兽香的作用,那就是驱走动物,防止它们趁我们不在家的时候乱来。”

  脸上露出了疑惑,阿巴拉在心里心想:“娘亲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子做。”

  “为什么一定要离开家的时候拉开窗帘,同时再点上会残留有害气体的驱兽香。虽然回到家香如果没有燃完会灭掉,可是空气中也会残留有害气体,特别是衣服,还有床被子等都会残留味道。”

  “回到家的时候不让拉开窗帘,同时再加上有毒气体会让娘亲的咳嗽病越来越重。巴拉还好,不知道为什么,巴拉天生体质就非常好,老是不咳嗽。也很想咳嗽,那样子娘亲或许会因为巴拉,因此不会再做这些奇怪的事。”

  沉默了一会,阿巴拉看着刚才娘亲洗脸时木盆中的水,在心里心想:“因为娘亲要求在离开家的时候,窗帘一定要全部拉开,因此在夏天,有时候会有大雨天气,和在冬天,常常会有大雪天。”

  “风雪会飘进屋里来,有时候会搞的比动物在家里乱来还遭。”

  “五年时间,不,在阿巴拉还未懂事以来,可能是八年时间了,娘亲一直这样子做,每当外出时一直都是这样子做。”

  突然脸露出了很浓郁的疑惑,阿巴拉在心里心想:“娘亲为什么,为什么不惜这样子还一直要这样子做。究竟是为了什么,究竟是为了什么。”

  “巴拉,你在干吗,还不快点出来。”屋外,响起了阿莲娜语气略有些不悦的声音。

  阿巴拉脸上的疑惑,似乎是因为阿莲娜的话而被吓到,瞬时间以惊人的速度消散。在心里,阿巴拉心想着:“娘亲在叫我呢?娘亲在叫我呢?我现在必须要出去。”

  很疑惑的事为什么阿巴拉的心不再想了,看阿巴拉那有些担忧恐惧的眼神,你是否能够想到什么?

  当出了门以后,阿莲娜的表情一片不悦。那不悦的表情,让阿巴拉的眼神黯然起来。

  少了小孩子的童真,少了孩童该有的天真乐观,阿巴拉的眼神,一片灰色……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妖之起源之阿巴拉星球前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