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宇宙中千千万万颗有生命行星之一,神星的土著人。亚斯亚美人,和宇宙中太阳系的地球人长得很像,只但是是皮肤是蓝色的。  在屋子里由于窗户处被厚厚的布质蓝色窗帘所遮盖,因而屋子里有些暗,只但是但是能可以看出差不多八岁大小小孩身材的阿巴拉,阿巴拉此时正在屋子里在火灶旁一边做着香喷喷的香粥饭,一边表情疑惑地,看着在桌子旁,边洗漱边不断发出咳嗽的母亲——阿莲娜。。...

  轻风吹拂,如温柔母亲的双手,轻柔的抚摸在大地;原始松木林中,空气中,自然而然地弥漫着一股松木香;早晨的太阳很晴朗,有一座古香古色,外表有些沧桑,且还攀附着褐绿色的藤蔓,此时正白色炊烟袅袅,坐落于一片差不多有两亩地大小的草地上。

  阿巴拉此时正在屋子里在火灶旁一边做着香喷喷的香粥饭,一边表情疑惑地,看着在桌子旁,边洗漱边不断发出咳嗽的母亲——阿莲娜。

  心里只有三个字,那就是为什么。

  奇拉亚美人,是宇宙中千千万万颗有生命行星之一,神星的土著人。奇拉亚美人,和宇宙中太阳系的地球人长得很像,只不过就是皮肤是蓝色的。

  在屋子里由于窗户处被厚厚的布质蓝色窗帘所遮掩,因此屋子里有些暗,只不过还是能够看出差不多八岁大小小孩身材的阿巴拉,和已是大人身材的阿莲娜,他们两个人的皮肤,都是蓝色的。

  蓝色皮肤的阿巴拉和阿莲娜都让人感觉到一种别样的美,只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阿巴拉,如今看着阿莲娜心里很疑惑。

  在心里心想着为什么的同时,阿巴拉同时还把视线投向了窗户处那厚厚的布质蓝色窗帘。

  “咳咳。”耳边一直环绕着娘亲的咳嗽,阿巴拉表情有些担忧地出口说:“娘亲,那个,你老是咳嗽,要不我把窗帘拉开点,让新鲜空气好进来,让你这咳嗽病能缓和一些。”

  阿莲娜听到阿巴拉的话,没有说话,只是捂住嘴巴,不断轻咳,同时也不知道是咳的,还是捂住嘴巴憋地,面容有些发青。

  当阿巴拉来到窗户边缘,伸手欲把那厚厚的布质蓝色窗帘拉开的时候,阿莲娜开口说话了。只见阿莲娜表情有些焦急地,松开捂住自己嘴巴的手语气焦急地说:

  “巴拉,记住,窗帘绝对不能拉得太开,让家里的空气得以流通就行,这是家里的规定。”

  听到家里的规定这五字,阿巴拉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不悦起来,也不知道为何。手拉开窗帘使的劲很大力,似乎娘亲的忠告对于阿巴拉来讲就是耳边风。

  看到阿巴拉欲把窗帘全部拉开,母亲阿莲娜的面色立刻变得不悦起来,语气不悦生气的出口说:“巴拉,你这是要干什么?咳咳。”阿莲娜似乎是因为动气,因此情不自禁地又咳嗽。

  听到娘亲不悦的声音,‘哒’,窗帘被阿巴拉拉到一半停止了,转身阿巴拉表情一片很是疑惑得出口说:

  “娘,娘亲,为什么,为什么在家的时候,你就只允许家里的窗帘顶多拉开三分之一,让屋子里的空气得以流通就行了。才拉开三分之一而已,家里的空气说真的流通到底能够流通多少。自巴拉三岁懂事以来,不,在阿巴拉还没有懂事之前,娘亲你就每天也这样过。多少个日夜让娘亲你都因此得上了疾病,因长期处于空气不是很好,因此得上的咳嗽病,昨夜娘亲,巴拉又被你的咳嗽所吵醒了许多次。娘,娘亲,还是把窗帘给拉开吧!让屋外的清新空气能够大量进来,和屋子里的空气能够很好的交换。前两年娘亲你的咳嗽病还好些,只不过这两年,娘亲你的咳嗽病,是越来越不好。不想让你的咳嗽越来越不好,娘亲,巴拉求你,巴拉恳求你还是把窗帘拉更开些好吗?”

  阿巴拉话刚说完,阿莲娜就随手把刚才擦拭自己的脸的毛巾,狠狠地朝阿巴拉扔了过来。毛巾由于没有完全湿透,还很干燥,因此虽然阿莲娜扔着打到了阿巴拉的脸,可是阿巴拉感觉到并不是很痛。

  虽然不是很痛,然而阿巴拉不知道为何,感觉到心里,有些心痛。那毛巾残留的水分让阿巴拉的脸感觉到一抹湿润的感觉,同时鼻子还嗅到了一抹水的味道。不知道是否是因为那感觉还有那味道,让阿巴拉的眼中,配合上心痛情不自禁地有些想溢出泪水。

  阿莲娜无视阿巴拉的话语,突然咳了两下,有些上气不接下气,语气很是不悦地出口说:“巴拉,还不快点把窗帘给我重新拉上,还不快点听娘亲的话,把窗帘给我重新拉上,这是家里的规定你不知道吗?巴拉,你真是个坏孩子,为什么,为什么你就那么叛逆,不听娘亲的话。”

  似乎是不想被阿莲娜再骂,阿巴拉转过头,一下子用力便把窗帘给重新拉回原位了,同时眼里立刻溢出了两颗有豆粒般大小的泪水。没敢哭出声,因为在阿巴拉的记忆中,自己哭没有那一次有受到来自母亲那里的温柔。

  强压着自己心中的委屈与悲伤,阿巴拉当拉好了窗帘以后,转身重新来到了火灶旁那煮着香喷喷肉和蘑菇加饭结合的铁锅旁。随手在旁边的一张放着餐具的椅子上拿出了一个木碗,同时还有一个木勺子。用放在在香粥里的大勺子往木碗中盛了一碗香粥,接着来到了阿莲娜的面前,出口语气带有着一抹哭腔说:

  “给,娘亲,你的饭,还有,请跟我来。”

  不理会阿莲娜脸上的诧异,在阿莲娜接过了饭,阿巴拉拉着阿莲娜的衣袖,一直领着阿莲娜来到了屋子里的屋门前。看到屋门,阿莲娜脸上露出了一抹了然,阿巴拉随后重新回到火灶旁,重新拿了一个小木碗,看似是要打自己的份。

  也没说什么,阿莲娜打开房门,就这样出了家门,同时离开家后又把门给关上。在屋外似乎是因为空气很清新,因此阿巴拉在屋里听不到咳嗽声。

  豆大的泪水再次留下来了,在火灶旁边打着饭,阿巴拉再次无声地哭泣。泪水如泉水般涌出不止,是想要无声的哭泣,然而却还是情不自禁得发出了呜呜声,足以表明阿巴拉心中委屈与悲伤有多浓。

  “虽然娘亲那样子对我,虽然娘亲样子对我……”阿巴拉,不知道为何心中有一抹愤懑,一抹名为十分不甘与委屈的愤懑。“我还是要对娘亲好些。”阿巴拉想到了刚才自己让娘亲出门的那一幕。

  “我只有娘亲一个亲人,我只有娘亲一个亲人。”阿巴拉,心想着眼中有一抹孩子对母亲的依恋,只不过又不知道为何,又透露着一抹似乎很深很深的伤感,一抹名为很孤独寂寞的伤感。

  使劲地摇了摇头,似乎是不想被不好的情绪所控制,阿巴拉在摇着头的同时强迫自己想其他事情,一丝疑惑,又浮现于阿巴拉的脸上。

  突然停下摇头,阿巴拉表情疑惑地在心里心想:“娘,娘亲,为什么宁可家里的空气不好,导致呼吸道疾病,老是咳嗽,还一直不让拉开窗帘,一直不让拉开窗帘让呼吸道疾病越来越严重,甚至从轻病成为了重病。”

  抬起头阿巴拉的脸上突然有些悲伤,在心里心想:“我是不是不是娘亲的孩子,要不然,为什么娘亲要对我一直那么排外,不告诉我缘由。”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阿巴拉开始吃饭,眼中悲伤色彩依旧,同时似乎还有一抹的灰色,一抹名为失去了童真与欢乐,只有那些被冷落的孩子,缺少爱的孩子才会有的黯然之色。

  对于那‘自己是否是娘亲的孩子’这一个疑问,看阿巴拉那悲伤与灰色的眼神,你是否能够想到什么?

  不知道是否是早已经猜测知道了答案,或许是其实根本不知道答案是什么?那灰色黯然的眼神,诉说着一个小孩子,真的真的很伤感的,‘灰色世界’的痛…………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妖之起源之阿巴拉星球前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