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苦的从沙发上爬出来出来,沈南笙看了几眼自己被撕开的衣服,无可奈何的捡了出来套上,顺道还抢走了他的定制白衬衫。再打开办公室的房门离开了时,沈南笙最后看了浴室的方向几眼,然打开办公室的房门离开时,沈南笙最后看了浴室的方向一眼,然后深深的叹了口气,清亮的眸子里染上了一抹决绝,全然没了之前的精明算计:“寇云清……如你所愿,我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了。”。...

艰难的从沙发上翻身起来,沈南笙看了一眼自己被撕破的衣服,无奈的捡了起来套上,顺便还拿走了他的订制白衬衫。

打开办公室的房门离开时,沈南笙最后看了浴室的方向一眼,然后深深的叹了口气,清亮的眸子里染上了一抹决绝,全然没了之前的精明算计:“寇云清……如你所愿,我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了。”

说完,沈南笙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背脊挺的笔直,高跟鞋在地上踩的‘嗒嗒’作响,就像她来的时候一样带着一种只属于她的傲气。

等寇云清换好了衣服就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房间内只留下了几块被自己撕下的破布,还有略显凌乱的沙发。

寇云清黑眸一敛,刚要叫人进来打扫,放在桌面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寇云清接起了电话:“怎么了!”

“不好了寇总!沈家出事了,沈老爷子被人举报行贿,现在整个沈家都被查封了,沈小姐和沈少爷也不见了!”

对面的声音显得很着急:“现在怕的就是有人因为我们两家的关系找上我们的麻烦。”

寇云清死死的攥紧了手机因为太过用力而指间泛起了白,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沈南笙不惜要用这样的方法来得到自己了,原来她早就知道了沈家会出事儿,之所以会那么不要脸的用下药这种方法,不过是为了圆她一个一直求而不得的梦。

寇云清青筋暴起睚眦欲裂的挂掉了电话,眼神冷的像是万年不化的寒冰:“沈南笙!你当我寇云清是什么了!满足你欲.望的工具么!给我等着,我一定要抓到你!”

另一边,沈南笙难受的蜷缩在私人飞机上,脸色苍白。

沈青竹担忧的看着她:“姐……你怎么了?”

沈南笙揉了揉他的脑袋:“没事,只是有点累。”

“爷爷呢?”沈青竹蔫蔫的:“爷爷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出国,而且我们为什么不坐自己家的飞机啊?”

“爷爷他……”沈南笙垂下了眸子,敛去了眸里的情绪:“爷爷有事,要晚点才能过来找我们,这飞机是姐姐借的,咱们家那个被送去检修了。”

说着沈南笙将沈青竹抱在了怀里:“别担心,姐姐陪着你呢,等到了M国姐姐就带你去找最好的医生。”

机舱内的氛围格外温馨,和风雨欲来的荣城完全不同。

当晚,荣城所有的媒体都只报道了两件事,一个是沈家因为受贿,一.夜时间整个家族都没了,还有一个是寇云清澄清,自己和沈南笙只是朋友,并不是传闻所言的未婚夫妻,一句轻飘飘的话,就将自己彻底的从沈家的事情里给摘了一个干净。

只是谁也不知道,这个表面云淡风轻的男人,在背地里时时刻刻都在派人疯狂的寻找那个和他关系不大的‘朋友’沈南笙。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总裁爹地太宠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