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音筠望着面前的男人,一脸懵逼。谁能说她,这自以为是,满口疯话的男人是哪家精神病院出的神经病?“先生,我想你是也不是承认错误人了?”但是心中无尽吐槽,但楚音筠但是谁能告诉她,这自以为是,满口胡话的男人是哪家精神病院出来的神经病?。...

楚音筠看着面前的男人,一脸懵逼。

谁能告诉她,这自以为是,满口胡话的男人是哪家精神病院出来的神经病?

“先生,我想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虽然心中无限吐槽,但楚音筠还是表现得十分礼貌。

谁知,男人不仅没收敛,反而越加放肆。

他伸出大掌,在楚音筠的诧异眼神中钳住了她的下巴。

轻掀嘴角,他魅惑笑道:“美女,这江南市的女人,我起码认识百分之八十。所以,你觉得我会认错人吗?你不就是一直追求我的刘家千金刘玉柔吗?”

他刚说完,楚音筠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还说认识江南市百分之八十的女人呢,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看来,这男人常用这花招骗人。

真是花花公子……

她在心里暗暗鄙视了男人好久,才是回应他道:“你认错人了,我不知道刘玉柔是谁,所以你能放开我吗?”

说完,她伸出小手,准备让自己的下巴脱离他的禁锢。

可他的手掌扣得极紧,她弄了好久也没挣开。

渐渐地,她有了些怒气。

“先生,你要是再不放开的话,小心我报警了。”她扬起脸,怒视着他。

可男人只是轻轻笑了好几声,然后将她打横抱起。

“你要知道,在江南市,我薛宇深的话,还没几个人敢反驳。所以,报警是没用的哦,美女……”

他说完,还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了一吻,动作轻柔而情深。

感受着他薄唇传来的冰冷,楚音筠有些傻住了。

自己就这么被非礼了?而且还被一个陌生男人给抱走了?

“我……管你是哪个天王老子,你现在必须马上放下我。”

她的暴脾气上来了,抓着薛宇深的手臂就猛的咬了下去。

要是她从楚家出来的第一天就被人给欺负了,那她还能有什么信心去挣钱赎身?

真是不发威就被当成病猫了……

被咬得手臂发疼的薛宇深,吃痛的低叫了一声,然后迅速低头看怀里的楚音筠。

眼神蓦地阴沉。

“你咬我?”

从出生到现在,第一次有人敢咬自己!并且还是个倒贴自己的货色!

“我就咬你怎么了,你要是再欺负我,我还咬你全家呢。”

她的小脸上盛满了怒火,一点不顾抱着自己的人,在江南市是怎样的地位。

“咬我全家?刘玉柔你好能耐啊,就怕你还没咬到我家人,自己的小命就先保不住了。”

他双眸微眯,露出一缕危险的光芒。

可惜楚音筠执着于自己被禁锢的事实,并没有在意到他的表情。

“我他么都说了我不是刘玉柔了!”

因为被逼嫁的事情,所以她现在对“刘”这个字十分敏感。

听到薛宇深叫了这名字两次,她心中一气,小手一拍,猛的拍在了他俊朗的脸上。

清脆的声响,在ktv门口响起。周围稀疏的人流,有好几个都投来了好奇而震惊的目光。

她竟然敢打江南市薛少?真是好勇气啊……谁不知道薛少年纪轻轻,就是世纪娱乐的总裁。俊美异常,挥金如土……

而当事人楚音筠,却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多惊世骇俗,仍旧在他怀里挣扎着。

“放开我!要是不放你就等着法院传票吧。”

她大声叫嚣,希望能靠阵势把他吓着。可他面不改色,仍然紧紧地困住她。

“我说刘玉柔你家企业也不小,怎么说出这么愚蠢的话?呵呵,还法院传票,你信不信我能让法官直接判你一个猥亵罪?”

他用平淡的语气,把一句威胁意味十足的话说得再平常不过。

楚音筠闻言,怒气顿涨。

“猥亵罪?薛宇深你看清楚,现在是你在猥亵我,不是我占你便宜。你要不要再黑白颠倒一点?”

楚音筠简直想掀开他的脑袋看一看,里面究竟都装了些什么东西。

薛宇深勾唇一笑,春光绽放。

“看颜值的话,法官都会相信是你猥亵我哦……”

他说完这句话,就抬了抬她的屁股,然后抱着往外面走去。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刘玉柔如此有趣呢?倒是可以带回去好好的相处相处……

可惜了楚音筠,被醉酒的他误认,而且还往家里带。

“薛宇深,你他么放开我!我是楚家的楚音筠,不是刘玉柔!你要是敢带我走,我让我哥哥弄死你!”

此刻的她已经顾不得什么了,搬出身份来打算让薛宇深松手。

可让她意外的是,薛宇深并没有任何相信的意思。

“楚家千金一向喜欢精致的穿着,怎么会像你,落汤鸡一样……”

他笃定的语气,让楚音筠恨不得咬死自己。

我要不是因为被逼和刘家傻子结婚,至于沦落到现在这地步吗?

“薛宇深,我真的是楚音筠。你要是欺负了我,哥哥一定会为我报仇的!”

反正他也不知道自己离开楚家的事情,先用楚云峒的名头来诓诓。

结果事实出乎她意料,薛宇深只是淡淡笑了笑,回答道:“楚家主可是在圈子里发言了,从今天开始,楚音筠不再是楚家之人,直至一年后。”

“……”

楚音筠觉得自己今天出门的时候,一定没有看黄历。

她也的确没想到,楚云峒的心已经狠到了这地步,竟然把自己离开楚家的消息公布在上流圈子里。

这让自己以后怎么自处?

蓦地,她的情绪有些消沉……

看她稍微安静了些,薛宇深薄唇微扬,抱着她往停车场走去。

还好自己今天为了避免麻烦,把车子直接停在了ktv门口,这也节约了他路程的时间。

大雨拍在两人身上,把彼此的身体淋了个湿透。

等楚音筠从低落中出来时,她已经在车子里了。旁边坐着的是因为醉酒的薛宇深。

她看了看窗外,发现是自己不熟悉的街道。

“我去,一个走神,把自己往贼窝里送啊。”她感叹了一句,就开始打量起情况,准备等会的出逃计划。

虽然她不太熟悉这薛宇深究竟是个什么人物,但是听他说话的语气,应该是个不好惹的。

她现在离开了楚家,背后没有坚固后盾,根本不敢做放肆的事情。

“让我看看,在什么位置跳下去比较合适……”

她的眼睛四处扫描,找寻着任何一个可以跳车的时机和位置。

可还没等她想出合适的办法来,身边就传来一阵悠悠的感叹。

“别白费力气了,你逃不走的。看看你手上……”

话落,楚音筠急忙往下看去。

她细细的手腕上,竟然挂着一个手铐。而手铐的另一头竟然是……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豪门婚宠:落魄千金绘长情”,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