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六章 和神的对话

“我的父亲那?你是把我瞬间传送这里来的?上次突然发生了什么事?”陆恒急切地地问着。不需要想,那就自己能再次穿越回来,肯定是他作祟。并且这里所有人都消失了,就剩他自己,突然发生的事情他肯定明白。  “他没死!你是被我被召唤回来的。”黑袍人简单的地回答道。  “那猛然睁开双眼,轻柔的月色洒落下来。偶尔微风吹过,枯枝摇曳,吱吱作响。。...

  无尽的黑暗,似巨大的龙旋风,而陆恒好似一叶孤舟,随着旋风越陷越深。

  猛然睁开双眼,轻柔的月色洒落下来。偶尔微风吹过,枯枝摇曳,吱吱作响。

  “父亲!”陆恒坐起身来,慌乱的眼神四下寻找着。回答他的只有光秃秃的枯枝,还有满地的枯草。

  陆恒站起身来,赤裸上身,朝面馆的方向跑去。

  “黑袍人!”陆恒看着巨人一般的黑袍人,站定身体惊疑地说道。

  “是!”黑袍人沧桑的语音,正如这树林中的枯树,诉说着。

  “我的父亲那?你是把我传送这里来的?刚才发生了什么事?”陆恒急切地问道。不用想,既然自己能穿越过来,一定是他作怪。而且这里所有人都消失,就剩他自己,发生的事情他一定知道。

  “他没死!你是被我召唤过来的。”黑袍人简单地回答道。

  “那他去了哪里?为什么要把我召唤过来?既然召唤了,为什么还要把父亲弄走?”陆恒恼怒道。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不用说,也是眼前这位黑袍人。

  “难道你真以为自己是神吗?随便改换一个人的命运吗?”陆恒大声吼道。“我不要什么父爱,我要回我的大陆。既然你给我父爱,为什么还要让他离开?”

  黑袍人静静地站着,月色下,真如一尊死神的雕像,在枯木林中静静地看着生命的枯萎。

  “你说话呀!我不要什么父爱了,我要回去!我要回去!”陆恒怒吼道,脸上的青筋暴起。如果要是不知道这个黑袍人有古怪的力量,他早就暴起打人了。

  “你可以把他救出来。”黑袍人静静地说着。无力的话语中,只是叙述着一件毫不起眼的事情。

  “被谁抓走了?在哪里?”陆恒朝黑袍人走了两步,随后却退开,苦笑着道:“你是在玩弄我,我知道你是在玩弄我。不然为什么还要我享受一个月的父爱。好!你是神,就像我说的,我被神抛弃了,我就是一坨屎。”

  “你把我送回去,我用不着你来可怜,用不着。被人看不起又能怎么样?被人耻笑又能怎么样?我不要你的可怜。把我送回去。”

  “神不会抛弃任何人。”黑袍人冰冷地说道。“你可以救你的父亲。”

  “他不是我的父亲,他只是这具身体的父亲。我要回我的大陆。我要回我的大陆!”陆恒怒吼道。

  黑袍人静静地站着,一双布满星辰的漩涡,看着疯狂怒吼的渺小人类。

  “你不让我回去,好!我死给你看。”陆恒跑到一颗枯树旁,掰下一个尖尖的树枝,不由分说朝胸口刺去。

  黑袍人看着,他已经失去了仅剩的一丝耐心。

  “你要死吗?”一句平静的不能在平静的话语,没有丝毫的情绪。

  而就是这句话,明亮的月光躲进了黑色的云层内,瑟瑟发抖。整个枯萎的树林,齐声发出痛苦的哀嚎!

  陆恒整个身体已经悬空,被禁锢在空中,即使转动一下双眼,都是奢望。而自己的脖劲处,好似有一把无形的利刃,凉凉的。

  恐惧吗?

  嘭!禁锢的身体,掉落在地上。陆恒曲卷着身体,无声的泪滴,划过脸庞滴落在干枯的地上。

  人类是什么?

  是智慧的代表,是进化的象征,是生命的代表,是、、、、、、。即使用尽所有的词语,也不能表达人类在人类心目中的崇高地位。

  可是在神的面前,人类又是什么?

  一群狂妄不可理喻的微小生物?

  还有吗?

  还有很多很多!

  不过,在神的面前,即使生死轮回,都在他一念之间。那还有什么可说的那?

  “你可以找到你的父亲。”黑袍人重复着。

  “我可以成神吗?我可以杀掉你吗?”陆恒平静地问道。

  一阵微凉的夜风,轻轻地吹过光秃秃的枯树,吱吱响了起来。

  这世间还能有比他更狂的人吗?还有比他更大胆的人吗?或者准确一点,还有比他更无知的人吗?

  “能。你也可以救你的父亲。”黑袍人说道。

  月色露出半边朦胧的脸庞,悄悄地看着黑袍人。夜风好似忘记了,它是流动的。枯树吱吱的响声,嘎然而止。仿佛这个世界都静止了。

  神!是怎么样的啊!

  最后的一滴泪水,被龟裂的大地吸收掉,消失不见。

  “那你唤醒我的‘星辰印记’吧!”陆恒慢慢站起身来,平静地看着黑袍人。眼神中充满着坚定。

  “已经被唤醒了!就在你的胸前。”黑袍人说道。

  低头看去,肉瘤已经消失不见,一只黑色的蝎子静静地趴伏在胸膛,九颗明亮的星辰,从尾部一直到蝎子的头部。看上去像是一幅立体画,在满是星辰的夜色下,却是飘渺不定。

  “星辰之力有九重,每到一重便会有一颗星辰被点亮。”黑袍人解释道,好似重复着。“星辰之力,置于星辰,达于经脉,居于心辰。或强,或弱,或狂暴,或柔和。善之于心辰,恶生于心辰。”

  “一念之间,皆之于心辰。星辰生心辰,心辰纳星辰。”

  陆恒默默地记下,他现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过总会知道的。

  “除去修炼方面的,我还能知道什么事情?”陆恒问道。通过刚才的对话,他已经明白了,黑袍人把他弄过来的目的,就是让他修炼星辰之力。到底是为什么他还没想出来,留着以后会想出来的。

  既然是让他修炼的,黑袍人自然会告诉他一切关于修炼的东西,这个无需在问。

  “你可以救你的父亲。”黑袍人重复着。

  “哈哈!我可以救我的父亲。”陆恒仿佛听到了最好听的笑话,“我有父亲吗?”好似在问自己,在问这天,在问这神。

  “以后自然会明白。”黑袍人重复着。

  “你们所谓的神,都像你一样故弄玄虚吗?还是说必须保持着神秘。对了!”陆恒做恍然大悟状,“如果把什么事情都说出来,也就是一个八卦神了。”

  “我胸口中的神兽,是神兽吧?”陆恒接着问道。

  “它现在听从你的召唤,心中默念便可以。”黑袍人说道。“本命兽,被收服以后,进化重数会和主人修炼星辰力的重数一样。以后会随着主人修炼的重数而进化。它对你惟命是从,它同你一起作战。”

  “有两件事不能做,一是让它死去。本命兽如果死掉,他留在你体内的灵魂,会撕裂你的身体,逃出来重新进化出本体。同样你死去,本命兽的灵魂和它的星辰力,会被任何星辰者吸收掉,而且而起它永远恢复不了真身,只能随着星辰力的消散,而消失。”

  “但它会反噬,在你最虚弱的时候,在你星辰力最小的时候。从而使你们两人合体,它的思想控制着新的身体。”

  “除去本命兽,也可以收服其它高级进化的星辰兽。本命兽不同于星辰兽,星辰兽可以让它为你去死。星辰兽却不会有什么反噬的情况。”

  “还有远古神兽,它们等同与神,它们会随时反噬与你,从而恢复自由之身。同样不能命令它去死,或者自杀,或者杀死你。如果你有本事让它自愿为你死的话,留在你体内的灵魂,不会反噬与你,会消散在你身体里的每一寸地方。”

  “看来还是本命兽是最危险的。”陆恒抚摸着胸前的蝎子印记,幽幽地说道。

  “不!它是你的亲人,你最好的朋友。”黑袍人冷声道。

  陆恒感觉到黑袍人说话的语气。神,果然是难以琢磨。刚才说杀他,他都没有那么激动,现在只是说了一下自己的本命兽,他就激动成这个样子。

  “最致命的人,也是我最好的朋友。这样说应该可以了吧?”陆恒笑着说道。既然这样能让你生气,或者激动,那就再刺激一下。

  “你可以把它召唤出来,心中默念。”黑袍人说道。

  “好啊!”陆恒说道。猛然间,陆恒突然感觉,自己的灵魂好似要脱离自己,飞出来。赶紧想阻止,已经晚了。

  陆恒身体上的一个重影,飞了出来,直冲天际。

  嘭!

  在龟裂的土地上,砸出一个深坑。灰尘慢慢散开,全身深紫色,犹如紫色的水晶,反射着星空中的月光,色彩斑斓。

  它有两米来高。长度的话,加上弯曲在背部上方的尾巴有四米多长。不过粗壮的尾巴的尾端,三个菱形散发着白光的突刺,两短一长,像是三叉戟。

  尖尖的六趾刺入地面,支撑着身体。两个巨大的蟹螫,凶猛地伸在前方。

  它的头,像是一轮弯月,有一段小小的脖子,把头连接在身体上。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感觉就是和身体长在一起的。中间有一溜,椭圆形的凸起,两边各瞪着一双漆黑的双眼,而且有两道清晰古怪的纹路,延伸到脑后。嘴上平时进食用的两个小螫肢,像是两把带着剧毒的匕首,伸展开来。

  “这、、、。”陆恒震惊了,这是蝎子精吧?

  “天蝎。本身六重进化体,现在是一重。”黑袍人说道。

  天蝎六只脚,倒蹬起来飞快,来到陆恒身边。嘴中的两个小螫趾,对着陆恒张了张。

  嘶!嘶!

  “它是在警告你,以后说话注意点。”黑袍人柔和地说道。

  “这不反了天了吗?”陆恒说道。

  天蝎的两对黑色的眼睛,猛然间闪过一道红光,随后抬起头看向空中的月亮。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星空十二王爵”,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有声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