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五章 挲哈波的哀伤

旋风,从三个方向,朝它涌去。  “啊!”银泰百货惊讶地望着‘血摩羯’,“他还得进化成到‘四重’吗?”  不行啊,不能够在让他如此暴烈。即便企图进化成打垮‘天蝎’,他也会被企图被吸收的暴烈星辰之力,爆体而亡。那时他的下场,是上次那壮汉的十倍痛苦和毫无人性。‘血摩羯’早已降落在巨大蟹螫上,冲进浓浓的黑雾里去。。...

  冒着黑烟的骷髅战马,一声嘶鸣,直立了起来。差点没有倒翻过去。

  ‘血摩羯’早已降落在巨大蟹螫上,冲进浓浓的黑雾里去。

  嘶!嘶!

  咩!

  黑雾中传出阵阵凄厉渗人的声响,真如冥界中最深层的炼狱之声。那里关押着最嗜血,最残忍,最暴躁的星辰怪兽。它们相互掠食,相互残杀,相互吞噬。那里永远充满着黑色的血红。

  ‘血摩羯’倒飞了出来,两把骨刀已经碎裂了一把。不过‘血摩羯’骨架竟然慢慢渗出血来,三股黑色旋风,从三个方向,朝它涌去。

  “啊!”银泰震惊地看着‘血摩羯’,“他还要进化到‘四重’吗?”

  不行,不能在让他如此狂暴。即使强行进化打败‘天蝎’,他也会被强行吸收的狂暴星辰之力,爆体而亡。那时他的下场,是刚才那壮汉的十倍痛苦和残忍。

  在唤醒星辰印记时,也同时唤醒了本命兽。而本命兽会以虚幻的形态,居住在星辰者的身体中,也可以说是无。但星辰者能感受的到与他共同呼吸的本命星辰兽,不过确实主宠。星辰者和本命星辰兽共生的条件,便是稳定的星辰力。

  如果毫无节制地吸收星辰力,本命兽会更加的狂暴。它会撕裂主人的身体,钻出来回归大自然。不过更可怕的是,它会反噬主人,从而和主人合二为一,成为另一种生物。

  “可是我为什么要担心他?内疚吗?”银泰想着,“大祭司已经把他抛弃了,他太嗜杀,太残忍。”

  咩!

  ‘血摩羯’一声吼叫,三股黑色的旋风,被它吸收进身体内。而这个身体被黑色的烟雾包围,好似**内待要出生的小兽。

  黑雾内‘血摩羯’四肢和头部,使劲抓挠和顶撞那层黑雾,想要把它撕裂,好让自己出来。

  其实正常来说,本命兽进化,不会在体外。因为星辰者修炼星辰力,在提升的重数,也是本命兽进化的时间。比如说。‘一重星辰力’溢满后,在突破星辰屏障,进入‘二重星辰力’时,本命兽也会同时进化。

  这样的进化,在没有任何外力的干扰下,会非常顺利和安全的。

  当然如果体外进化,本命兽的进化重数,一定要在星辰者修炼星辰力重数之下的两重。两重是最低要求,只是一重的话,如果没有别人的帮助,本命兽会反噬主人。

  被黑袍包裹着的韦斯,暴喝一声,“鬼之魂”同时舞动着‘收割者’。

  一滴,两滴,三滴、、、、、、

  黑色‘收割者’全身开始漂浮出一滴一滴鲜红的血液,在月色下,犹如一个个血红的钻石,散发着绚丽的红色光芒。

  韦斯把手中的‘收割者’朝前一挥,无数颗血滴,竟然诡异地幻化成无数颗血红的骷髅头,拖着长长的红色尾巴,冲向黑雾中。

  一声声凄厉无比的惨叫,再次从黑雾中传了出来。

  那一声声凄厉的惨叫之声,好似是韦斯的兴奋剂。此时他体内的星辰之力,正以疯狂的速度消耗着。可他不想停下来,就这样继续下去,让他们的惨叫声在大点。

  “你们将永远活在我的阴影之下。哈哈!”韦斯已经进入疯狂状态。

  空中被黑雾包裹着的‘血摩羯’疯狂地撕挠着黑雾。如果它此时在不出去,等韦斯的星辰力耗尽之时,它将永远被禁锢在黑雾中。

  “啊!”银泰惊恐地瞪着双眼,“我要不要救他。大祭司已经抛弃了他。不要救他!”

  我为什么要救他,我为什么要救他。不行,赶紧让他停下来。

  此时在他的脑海深处,一声声呢喃的声音,犹如梦呓!

  “把他救下来、、、、、、”

  “啊!”银泰漆黑的长发,瞬间变成银白色,漂浮在空中,慢慢聚拢在一起,发梢慢慢移动到银泰的前方。

  银泰左手握住发梢,慢慢拉扯着发梢。

  剑柄,剑身,剑尖。一把银色的宝剑,从发梢出拔了出来,那一股白发好似这银色宝剑的剑鞘。

  左手握着三尺长的银色宝剑,剑身上古老的纹路,在月色下清晰可闻。吞口处有两个古老的文字,盘旋缠绕的笔划,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感。‘银月’

  眼中白芒一闪,冲向韦斯。

  挲哈波海蓝色的长发,在微风下轻轻漂浮着。鱼尾下的地面出现层层蓝色的涟漪。

  蓝黑分明的脸庞,双眸各自散发着怪异的光芒。

  叮!叮!叮!叮!

  清脆的声音,在这夜色下轻轻地响起。一轮明月,一条没人鱼。有一种说不出的哀伤。

  挲哈波轻轻地弹奏着‘蓝心戟’,心形的戟头中间,出现五彩斑斓的线光。

  嘀嗒嗒!叮!叮!

  轻轻地附和着。哀伤幻化成一把锋利的剑刃,穿透每一个人的心脏。

  正在背着父亲奔跑的陆恒,慢慢停了下来。看着月色下,正在弹奏的挲哈波。一股莫名的哀伤,侵扰着心房,心要碎了!

  “爱之音!”头戴斗笠的男子轻声说道,带着一抹忧伤。

  啪!

  头戴斗笠的女子,一个耳光打在男子的脸上。让那个男子清醒了过来。

  “好一个邪恶的摄心音。你们今天就一起死吧!”男子恼怒道。

  说吧,两人双手握在一起,一黑一白的两个影子,从两人身上升起,在空中进行融合。

  嗷!

  一声悲鸣!一只巨大的战狼出现空中,身体是黑白两色。‘嘭’地一声砸落在两人前方。

  两人相握的双手,突然拉扯起来。两把一黑一白的长鞭,被两人从对方的手臂上抽了出来。

  啪!啪!

  两人同时出鞭,同声说道:“狼之哀伤!”

  嗷呜!

  哀伤充斥着整个天空,陆恒已经可以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犹如晶莹剔透的冰晶,裂缝,掉落,最后散落一地冰渣,晶莹剔透地散发着五彩光芒。

  而两人挥舞着手中的长鞭,开始慢慢舞动了起来,一个向左一个向右,两人就好似在对着镜子跳舞。

  星辰教派,阴阳双合!这是神的说教。

  星辰教派认为,天地万物有阴阳之分,星辰之力也必须有阴阳之分,才能到达平衡。星辰教派中的人在确定本命兽后,会找一个有着同样本命兽的异性相结合。这样才能让星辰之力狂暴时,也能达到一种平衡。

  正如他们所说的那样,所有已知的本命兽,都会出现一对。而只有十二星辰印记的本命兽,只有唯一的一个,就是‘十二王爵’。这十二个人的本命兽只有一个,从不会出现第二个。他们认为这十二个有‘王爵星辰印记’的人,是扰乱平衡的出现,必须斩杀掉。

  这也是他们的教条,他们一生中都在追查和追杀拥有‘王爵印记’的人,不管他是否已唤醒神印。

  不过想要杀掉拥有星辰力的‘王爵’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况他们都在各自帝国的神庙内,进行修炼,等能够出神庙时,星辰力已经达到三重以上。这样的话,打不过他们逃掉还是轻松的。

  像今天这种情况,他们得到均衡祭祀的预言,要把拥有‘天蝎王爵印记’的人杀掉。就是把他们扼杀在摇篮里,自然也不会是轻松加愉快的事情。

  两人急急地舞动着,周边的落叶和枯草,被吹开到了周围,露出洁白的地面。

  他们的星辰之力已经达到四重,面对‘五重星辰力’的挲哈波开始有点吃力。

  这也是星辰教派头痛的一个原因。在两人合体后,星辰力的提升可以说是龟速。同样,他们在面对高出自己一个等级的星辰者时,不会让对方碾压致死。

  他们在等,在等陆恒的本命兽。

  拥有‘十二王爵印记’的人,在印记成熟期时,他的本命兽,会寻找到他,然后杀掉。这十二个星辰兽,它们有自己的灵性和意识,自然不会被人奴役。只有杀掉自己未来的主人,它们才能自由地活着。

  星辰教派的人能想到把这些人扼杀在摇篮里,自然有人也能想到,而且这还关乎整个国家的实力。

  神庙内的大祭司的职责就是预言,他们能准确地预言出拥有‘十二王爵印记’的人出现的地点。自然会有大批高重星辰力的星辰者前去争夺。

  不过这里不是某个帝国,也不是某个小岛,这里是自由联邦。是说有星辰者的禁忌之地,只是说他们不可以在这里使用星辰力。

  这里的纯洁和自然,是不允许任何星辰者破坏和打扰。哪怕你是强大的帝国,或者是自认是神的使者。

  一曲忧伤的简单的乐章在一声叹息中落幕,挲哈波看了一眼失魂落魄的陆恒,却是恼怒地看向星辰教派的两人。

  “你们、、、都的死。”平静的话语,没有任何的波动,好似已经到了力尽的边缘。

  啪!

  一声轻响,几不可闻。随后越来越多的‘啪’声,在这树林间响起,在地上嫩绿的青草间响起。

  一颗颗晶莹的水珠,漂浮在空中,而树林,青草,野花慢慢开始枯萎凋零。

  只一瞬间,盎然生机的周密森林,只剩下一颗颗枯树。寒风吹过,枯枝摇曳,宛如末日。

  “海之息!”挲哈波冷声道。

  周围的水滴,开始狂暴起来,犹如狂风一般。大地开始龟裂,密密麻麻的充满了蜘蛛网一般的缝隙。在这个空间内,只有每一滴水,才是有生命的。

  嗷呜!

  狼人动了,四爪深陷地面,开始疯狂的奔跑。猛然跃起,十把钢刀一般的利爪,闪烁着月色。

  噗!噗!

  跃起在半空中的黑白两色的狼人,永远地停在了空中。只见一滴滴水珠,疯狂地穿透狼人的身体,头部,利爪。最后所有的穿透而过的水珠,已经染尘了血红。

  “啊!”星辰教派的两人,同时惨叫了起来。

  身体中的那头猛兽,开始要撕裂主人的身体,好逃出来。

  挲哈波静静地看着,眼神中无尽的哀伤,让这片大地为之哭泣。

  吼!

  此时一声震天的怒吼,让所有人心头一震。两太空中的星辰都为之发颤,掩藏起自身的光芒。

  黑暗!无尽的黑暗!

  ..........................................

  喜欢的收藏推荐一下!谢谢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星空十二王爵”,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有声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