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出这声响是他弄出的。可他但是都忍要走。  咔嚓!咔嚓!  啪!  “什么声音?吵不吵人?”壮汉站站起身来,朝外望去。  陆恒突然有一股理智,是要杀了这愚昧无知莽汉,所以、、、、、、。所以他打搅了这美妙绝伦的乐曲,对是这个理由。  不而已一阵夏日的夜风,钻进屋内,也许是穿的太薄的原因,陆恒莫名地哆嗦了一下。浑身有点冰冷。。...

  陆恒托着两碗面,来到头戴斗笠的两人桌前,一碗一碗地拿下来,放在客人面前。

  一阵夏日的夜风,钻进屋内,也许是穿的太薄的原因,陆恒莫名地哆嗦了一下。浑身有点冰冷。

  咔嚓!咔嚓!

  银面的青砖路上传来阵阵东西碎裂的声音,在这静谧的夜晚,却显得清脆而富有节奏。一步一步,不急不慢。让人忍不住跟着这‘咔嚓’‘咔嚓’的声音走。

  陆恒已经惊呆了,因为他朝门口每走一步,脚落地时,外面那咔嚓声便响一下。让他认为这声响便是他弄出来的。可他还是忍不住要走。

  咔嚓!咔嚓!

  啪!

  “什么声音?吵不吵人?”壮汉站起身来,朝外望去。

  陆恒突然有一股冲动,就是要杀掉这无知莽汉,因为、、、、、、。因为他打扰了这美妙的乐曲,对就是这个理由。

  不只是陆恒,屋内所有人都看向那壮汉,即使他的同伴也皱起了眉头。

  对!靠窗的俊美男子也动了。他修长的五指,以诡异的优雅拿起筷子,挑出一根面条,精致的鼻子,靠近使劲吸允着,好似这根面条上承载着无尽的美味。

  “可口的美味,可惜了!”俊美少年轻声说道。

  不得不说,酷酷的帅哥总有办法吸引人,一个轻微的动作,一句莫名的话语。

  门口的陆恒转过头,看向俊美的少年。

  陆恒已经惊呆了,因为俊美少年挑起的那根面条,竟然结出了晶莹剔透的冰水晶。好似风铃,发出一丝丝轻不可闻的清脆悦耳的声音。

  冰水晶慢慢融化,俊美少年放下筷子,看着眼前的法利亚墨鱼面。

  他的眼神?惋惜!一丝丝愤怒!

  陆恒有一种感觉,俊美少年仿佛不是在看一碗面,他仿佛是在最大的艺术馆内,观赏一幅艺术品。而这幅美丽的艺术品,被一个无知的人损坏了,影响了他的心情。

  咔嚓!咔嚓!

  声音到了门口,陆恒转过头来。

  “欢迎、、、、、、。”陆恒强忍着没有喊出来。

  修长的身体,惨白的面孔,一头长发,好似被鲜血刚刚染过一般,一双眸子,如无尽的黑洞。

  咔嚓!咔嚓!

  绕过陆恒,朝壮汉走去。每落脚一次,地面便生出晶莹剔透的冰水晶,尖尖的,朝向每个方向,包围着他的脚。而他的后方留下一道碎裂的冰渣,看上去像是水晶铺成的绚丽多彩的道路。

  陆恒已经被这诡异的画面惊呆了,浑身一个激灵。冷!冷到了骨子里。

  红发男子来到壮汉跟前,微笑着鞠躬,随后坐在手拿折扇男子的对面。

  折扇男子冷冷地看着红发男子,眼神中爆发出来的愤怒,已经到了极致,不过还有一丝丝莫名的恐惧。

  壮汉静静地站着,保持刚才的动作,好似一尊冰雕。

  这时陆希斯端着两碗面,走了出来。

  看到父亲出来,陆恒两步跑到跟前。挡住父亲的视线,道:“又来了一位客人,父亲在做一碗面。”把自己的托盘随手放在一个桌子上,接过父亲的托盘。

  陆希斯看着陆恒的眉毛和头发,竟然在这夏夜结上了霜,待要开口询问。

  陆恒却接着道:“快去啊父亲!别让客人等着。”单手用力,把父亲推向后厨。

  陆希斯也感觉到了什么,道:“另一碗马上就好,你进来端。”

  看着父亲走进后厨,陆恒深吸一口气,转身走到壮汉和拿折扇男子的中间。把面放在客人面前。

  看了看红发男子后,说道:“您稍等一下,我马上去端。”说完朝后厨走去。

  “不用了。”红发男子深声说道,声音似远似近,透着一股难以言明的诡异。

  而陆恒竟然转头答应了一声,却是‘啊’地一声喊出了口。

  刚才壮汉站着的地方,此时竟然变成了一滩血水,上面覆盖着一层薄冰。而更诡异的是,红发男子拖地的长发,竟然正在贪婪地吸食那滩血水。

  陆希斯慌忙跑了出来,拉着陆恒回到后厨。

  ‘月神’静静地看着,一双美目好似两把锋利的刀刃,看着红发男子。

  俊美少年看着窗外,好似这里的一切都跟他无关,他还在等待他要等的人。

  笔直!头戴斗笠的两人,自从坐在那里后,便一直没动过,始终是笔直地坐着。

  “欺人太甚。”折扇男子,暴喝一声。手中的折扇‘啪’地一声打开,扇骨幻化成利爪,好似放大数倍的鹰爪一般,朝红发男子心口处掏去。

  红发男子不避不闪,地上吸血的红发,猛然甩起,每一根都好似坚硬的钢条,似软似硬。红发好似有灵性一般,分成三股,两股朝折扇迎头而上。

  两股红发分别缠绕住一根爪子,红发中竟然流出鲜血,瞬间覆盖到鹰爪上。

  折扇男子大惊,额头处一个鹰的印子一闪而过,随后惨嚎一声。

  却被另一股红发缠住脖劲,整个身体漂浮了起来。

  而折扇幻化成的鹰爪,已经被这血水腐蚀成森森白骨。

  唳!

  一声惨鸣,折扇男子漂浮的身体里,好似有东西想要逃出来。只见男子的头部、胸部、小腹一一被顶起,骨头碎裂的声音,皮肤撕裂的声音,交织在一起。

  此时,鲜血染红的头发,放开那只鹰爪,分别缠绕住折扇男子的双腿。三股红发同时朝下拉去,让折扇男子的身体呈现出一种诡异地弧度。

  唳!

  凄厉地惨鸣,再次响起。折扇男子的胸部被身体中的东西顶了起来,肌肉和皮肤达到极致时。

  嘭!

  一股鲜血喷涌而出,而那身体中的东西,慌忙地朝外爬着,利爪继续撕裂着折扇男子的肉体。

  啪!

  鹰一样的怪物掉落在地上,浑身沾满了粘稠的血液,拍打了几下翅膀,想要飞起来,没有成功。因为粘稠的血液,把身体上的羽毛全都粘黏在一起。两只爪子一只已经变成了森森白骨。

  “这夜!正是进食的好时间。”红发男子优雅地说道。

  红发男子说完,忽然张开大嘴,三股红发,发出金属一般的争鸣声,折扇男子的身体慢慢枯萎,最后只剩下漆黑的骨骼,碎裂一地。而三股红发中,竟然出现一股一股的血液,返回红发男子的头颅中。

  此时红发男子的嘴,正以诡异的速度变大。而他的嘴里正有一个东西在奋力地朝外爬。

  而红发男子,整个身体诡异地抽动了起来,惨白的双手,已经把桌面抓透。

  一张惨白,而诡异的脸。一个头颅,头颅上生长着坚硬的双角。两只前蹄,洁白的身体。最后红发男子口中的怪物,掉落在地上,浑身黏满了令人作呕的液体。

  咩!

  地上的怪兽,嘴里发出一声欢快地叫声,慢慢站了起来。

  如果不看那张诡异的人脸,这是一头羊,张着巨大双角和胡子的羊,不过加上那张脸,和诡异的笑容、、、、、、

  “血摩羯!”‘月神’冷冷地看着地上的怪物。“竟然把摩羯收服,好一个冰之岛。”

  红发男子,微笑着看向‘月神’点点头,对‘月神’刚才的赞赏表示感谢。

  靠窗的少年,在听到‘血摩羯’时,只是轻轻地动了一下,便不再有任何动作。

  头戴斗笠的女子显然是看不下去了,想要起身,却被身边的男子按住。

  ‘血摩羯’舒服地摇晃了下身子,把恶心的液体甩干净。那张充满诡异笑容的脸,看着地上的恐惧到极点的鹰。

  它如同它的主人一样,优雅地度着步子,来到鹰的跟前,高傲地抬起头来。

  咩!

  前蹄按在鹰的身上,低下头,一股血液从鹰的身体中抛射出来。‘血摩羯’张开嘴,欢快地吸食着。

  陆恒拉着父亲,从后院跑了出去。四下打量了一下,朝不远处的林子里跑去。

  这一切对他来说都太过诡异,已经违反了陆恒心中的一切常理,虽然这个大陆本身就不正常。

  两人躲在林中,陆恒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他们是星辰者。”陆希斯说道。

  “什么星辰者?都是怪人,妖怪。”陆恒说道。

  “放心吧!他们不会杀普通人。”陆希斯安慰道。却是想不明白,自由联邦为什么出现这么多修炼星辰力的人。

  整个艾欧法利亚大陆人都知道,修炼星辰力者,在自由联邦不得使用星辰之力。这是帝国之间的规定,因为自由联邦是最纯洁地地方,最神圣的地方。

  不过真的不能使用星辰之力吗?

  “他们是干什么的?星辰之力是什么东西?”陆恒小小的放下心来。

  “他们代表着国家的力量,具体做什么我们普通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路希斯摇头道。“星辰之力是远古的神力,洒落在了人间。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星辰印记,必须唤醒。随后才能修炼星辰力。”

  “星辰之力从‘一重’到‘九重’,到‘九重’时便称为王爵,而且只有十二个特殊的星辰印记才能称为王爵。”

  陆恒哦了一声,看了看面馆的方向,靠在树上坐了下来。

  “看来咱们今晚只能住这里啦!希望他们不会把咱们的屋子毁坏的太厉害。”陆恒说道。

  “你不想修炼星辰之力吗?”陆希斯问道。

  “没兴趣!陪父亲过日子才是最主要的。”陆恒说道。

  “好!好!咱们就平平安安地过普通的日子。”陆希斯看着陆恒慈祥地笑着。

  面馆内,正在吸食的‘血摩羯’突然停了下来,转头朝外望去。

  “来了吗?”靠窗的俊美少年嘴角微微翘起。

  咩!

  这时‘血摩羯’一声狂暴的怒吼,身体迅速膨胀变大。与此同时,俊美的少年不见如何动作,竟然站在了面馆前面的青砖道上,双眼贪婪地看着右方。

  ‘月神’和头戴斗笠的两人,同时闪身来到后院。

  此时的面馆,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

  废墟中只见一只巨大的白羊,诡异的人面上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

  .............................................

  求求收藏和推荐票!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星空十二王爵”,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