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夜总是这样热闹,各式各样的霓虹灯,努力地发出耀眼的光芒,誓要把天空中的星辰比下去。  宽阔的道路上,从空中看来,已经被红白两色占据。像是两条彩色的琴弦,不过演奏的...

  夏天的夜总是这样热闹,各式各样的霓虹灯,努力地发出耀眼的光芒,誓要把天空中的星辰比下去。

  宽阔的道路上,从空中看来,已经被红白两色占据。像是两条彩色的琴弦,不过演奏的乐曲穿透耳中的鼓膜,好似燃烧的汽油一样,让人心火更旺。

  人群中三五成群,笑着说着。或两两相拥,悄悄说着心中的思念。更有人在大声呼喊,高声唱着,仿佛夜色便是他的舞台一般。

  光亮的路灯背后,一个人快步行走着。仔细修剪过的短发,裁剪得体的西装,暗影下扔在反射亮光的皮鞋。

  陆恒,自小在孤儿院长大。小时生长的可爱,而且乖巧,想领养他的人一年中总是在排队。可每个夫妻看完他后,会一脸失望地离开,因为在他的胸前有一个畸形的肉瘤。

  长大后,他便自称为:被神遗忘的子民,就像一坨屎一样。

  也许真像他说的一样,他是被神遗忘的子民。被神遗忘,证明神曾经注视过他。

  之所以这么说,因为,他并没有因为自己是一坨屎而放弃,他没有像那些孤独的孩子们一样,或平庸地活着,或早已进入天堂。

  他考上了大学,拿到了奖学金。毕业后在一家公司,只用一年的时间,成为了高管中的一员。

  看了看手表,因为眼睛长时间看着电脑的原因,干涩夹杂着疼痛感。

  拿起旁边的方便面杯,里面连料包渣都没剩。

  随手扔进垃圾桶内。看着这个月的业绩单和上个月的业绩单,稚嫩的脸庞上,一双眉毛紧紧地皱了起来。一双精明透亮的眼神,却散发着异样的光芒。

  关好电脑,把桌子上的资料放进背包里,走出经理办公室,来到工作大厅。

  庞大的落地窗,城市间的各种灯光,穿透进来。大厅内被精致的分割成无数个小格子。在他看来,却像一个个精致的牢笼,而自己的办公室,是一个豪华的单人牢笼。

  陆恒逃一般地离开,好似离开的慢一点的话,这个怪兽一般的大厦,会永远束缚住他,而让他窒息。

  在路灯的背后,静静地走着。路上的行人跟他无关,这个城市跟他无关,甚至这个世界都跟他无关。

  一切仿佛是静止了,城市间的各种喧闹声,仿佛嘎然而止,只有自己的心脏,在坚强地跳动着。

  呼出一口浊气,微微抬起头,却是猛然一愣。自己的双脚在一前一后地走着,却是原地踏步。

  “如果以静止的路灯作为参照物的话,我在原地踏步。”陆恒的眼神,追随着和他反向行走的路人,“以行人来看的话,我在、、、、、、啊!”余光中看到身后一个黑影,自然地转过头去。惨叫一声,脸色瞬间变的苍白。

  他想朝后退,而他的身后好似透明的墙,让他双手按在上面,背靠在上面,却是半分也退不开。

  他的对面,一个人!不!应该是一个穿黑色袍子的人。黑色的袍子不知为何,周围竟然散发着柔和的黑光。肥大的帽子,盖主了他的脸。

  此时,路灯下被拉长的影子,顺时针慢慢移动,直到完全把吓呆的陆恒笼罩住。而黑袍人却未移动一下,哪怕是他那宽大肥胖的袍子,也没有被这夜风吹动一下。

  陆恒大声呼喊着救命,声音因为恐惧而变的尖锐。这种恐惧的尖锐声,会沿着空气,传入路人的耳朵里,让人从骨子里生出恐惧。

  可惜!这恐惧的尖锐声,被一堵透明的墙给隔开了。

  路人们有说有笑地走着,看都不曾看向这里一眼,哪怕是余光。

  “你要干什么?”陆恒使劲朝后退着,公文包已经掉落在地上,他也不曾看上一眼,只是白费力气地朝后退着。

  黑袍人静静地站着,好似一尊恒古的雕像。

  无声的世界,让陆恒的神经达到崩溃的边缘。而外面异常吵闹,令人烦躁的声音,现在想起是多么美妙的交响乐。

  “啊!”陆恒背后的墙,突然消失。一屁股狠狠地蹲坐在地上,倒翻了个跟头,被行人挡住。

  “啊!”随着一个女生特有的恐惧尖叫声,一个愤怒地声音骤然响起。

  “我操!**没张眼睛啊!”

  “**!起来。”

  陆恒在被人提起来时,只看到刚才把自己禁锢的地方,只有落在地上的公文包,讲述着刚才的事情是真实的。

  “兄弟什么意思?”

  陆恒看着眼前的一张脸,双眼因为愤怒,而瞪的像豆粒一般大小。满是褶皱的脸上,加上两边的赘肉,好似一只沙皮。呼吸间夹杂着一股难以说出的怪味。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下次我一定注意。”陆恒低下头,他实在忍受不了这人喷出的怪味,更害怕在说话时,那股气流会进入胸腔。

  “好了!好了!看他也不是故意的。赶紧走,赶紧走。”身边的女生烦躁道。

  “行了!今天嫂子过生日,别JB让嫂子不高兴。”

  “操!记住了啊!别他妈在让我见到你。”说完把陆恒推了出去。

  走到陆恒公文包跟前,一脚把公文包踢到路上,扬长而去。

  陆恒躲过快速驶来的车辆,拿起满是轮胎印的公文包,逃命般地朝自己租住的地方跑去。

  锁上门,打开灯,拉上窗帘,准备跑回卧室。

  这种感觉,又是这种感觉。姜岩抬起头,看着眼前黑袍人。

  仿佛是一种错觉,眼前的黑袍人。宽大的肥胖的黑袍,拖在地上,而头顶着三米来高的房顶。而客厅中的吊灯,正在两人中间,而黑袍人的影子却诡异地笼罩着陆恒。

  而肥大的帽子,盖主的脸庞。即是陆恒仰头,变幻着角度看去,看到的也只是黑暗。而大厅中的吊灯,就在黑袍人的面前。

  “这一定是幻觉,这一定是幻觉。”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仿佛都发出可恨的嘲笑声。

  “星、、、辰!”仿佛梦呓中的声音,仿佛就在眼前,又仿佛在宇宙的尽头。似在诉说,又好似远古的声音在呢喃!

  陆恒看到了黑袍人的双眼,不!应该是双眼的地方,一正一反地两个旋转的漩涡。

  陆恒在看到两个漩涡的一霎那,双眼便再也无法离开。因为那双漩涡,正散发着诡异的光芒,充满了诱惑,让人无法自拔。

  跟随着它的旋转,陆恒被慢慢旋进无尽的黑暗之中。

  一副鬼魅、诡异之极的星空图,在黑色的漩涡中散发着光芒。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星空十二王爵”,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