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三月过去的,铺子生意红红火火,终身大事已定,小环日子过得极其悠闲惬意,正很庆幸章家铺子自改了程家股份就无人来打秋风,就听到说府里来了人。小环我以为是府里派了哪位兄长又来要钱,忙扯了脖子上挂的金项圈,撸下手上新戴的一对镯子,想了想又换了身旧衣裳,这才小圆以为是府里派了哪位兄长又来要钱,忙扯了脖子上挂的金项圈,撸下手上新戴的一对镯子,想了想又换了身旧衣裳,这才带了几个机灵的丫头朝陈姨娘屋里去。。...

一晃一月过去,铺子生意红火,终身大事已定,小圆日子过得极为惬意,正在庆幸章家铺子自改了程家股份就无人来打秋风,就听见说府里来了人。

小圆以为是府里派了哪位兄长又来要钱,忙扯了脖子上挂的金项圈,撸下手上新戴的一对镯子,想了想又换了身旧衣裳,这才带了几个机灵的丫头朝陈姨娘屋里去。

到了廊下,陈姨娘屋里的婆子见她这身打扮,忙迎上来笑道:“四娘,并没有哪位少爷亲来,是夫人跟前的刘妈投了来。”

小圆微一皱眉,走进屋去,只见刘妈正坐在小凳上与陈姨娘说笑。

“四娘,快些来,刘妈妈正讲趣事呢。”陈姨娘站起来把主座让给小圆,自己挪到下首坐了,向刘妈说:“刘妈妈,你刚才说大郎养了两个怪人?”

刘妈站起来向小圆行过礼,愁眉苦脸道:“四娘,陈姨娘,哪里是趣事,你们可不知我的苦处。大少爷叫我去服侍他养的一个食客,那食客舞文弄墨的人,极是讲究,每洗一回脸竟要换几十次水,穿一回衣要掸几十遍的土,我这把年纪哪里受得了这个折腾?”

小圆微微一笑:“刘妈妈你是夫人跟前的红人,怎好叫你去做这些个,回了夫人换个差事便是了。”

刘妈一拍大腿,“我哪有不去找夫人的,可夫人万事都依着大少爷,我诉过苦后倒是给我换了个活,又叫我去服侍他养的一个闲汉。那闲汉跟先前的食客是恰巧相反,好几个月也懒得洗一个澡,给他备了干净衣裳也不换,他住的屋子整日臭气熏天,害得我日日被大少爷责骂。”

陈姨娘和小圆还住在府里时,时常缺衣少食,刘妈没少偷偷帮她们捎带东西出去换钱。虽说刘妈每次至少都克扣了一半的钱,但陈姨娘还是感念她曾帮过忙,便好心出主意:“那你去和夫人说说,还是让你回她房里侍候?”

刘妈扯着袖子抹了抹眼睛:“说一回就扣一回月钱,我哪里还敢说?”她说着说着,扑通跪倒在陈姨娘面前,抱了她的腿哭道:“陈姨娘,看在往日的情面上,救救我这把老骨头罢。”

陈姨娘忙拉了她起来,“我们都不住府里了,可怎么帮你?”

刘妈偷偷看了小圆一眼,道:“就因为你们离了夫人单过,我这才厚着脸皮求上门来,还望四娘和姨娘大发慈悲,随便给我派个差事,助我脱了苦海罢。”

陈姨娘不敢作主,只看着小圆,悄悄把手伸出袖子画了个圆圈。

小圆很是明白陈姨娘的意思,虽说她们已被赶出了府,但还是何家的人,当家主母随时都可以把她们卖掉,因此不能太得罪了她,就算知道刘妈是来盯梢的,也得把她留下。

她本暗自气恼,仔细一想又差点笑出声来,她这嫡母准是已疑心程家的分红是送到了自己手中,所以派个人来盯着,但这宅子是她的地盘,她想让刘妈知道什么不知道什么,可真是太容易了。

想到这里,她堆起满脸笑容,先把刘妈敲打了一番:“刘妈妈这是哪里话,当初在府里时咱们那样艰难,赚了钱不是也没忘了你那一份儿?”

这话唬得刘妈直缩脖子,“四娘,这话可不能乱讲,要是夫人知道,咱们就都……”

“我不过白说说罢了,刘妈妈急什么?”小圆笑着召来管家娘子,吩咐道:“刘妈妈是我同姨娘的大恩人,你给她派个清闲差事,要是累着了她我可不依的。”

管家娘子吴嫂是小圆出府后新雇来的,不知主人家的底细,见四娘如此看重这位刘妈妈,忙领了她到管事娘子们的住处供了起来,哪里敢让她动手做半点事。

小圆听了吴嫂的回报,命阿绣拿了只簪子赏她,忍住笑夸道:“你做得很好,以后便是如此。”

吴嫂一退下,小圆就抱着靠枕笑倒在榻上,陈姨娘嗔道:“你明知她是夫人派来看着咱们的,还这样对她。”

小圆捶了几下枕头,恨道:“在府里时她就是做这样的事情,这回我可不会叫她如意。”

陈姨娘走过去搂了她道:“四娘,莫怕,姨娘会防着她的,再说她这人贪财的很,就算有什么事情被她知晓,拿钱堵住她的嘴便是了。”

“姨娘说的是,我怎么忘了这茬?”她略一思虑,心中有了计较,复又高兴起来,命小丫头取了麻将,陪陈姨娘抹起牌来。

小圆虽不喜麻将,但为了陪陈姨娘,她不得不硬着头皮陪她打到了夜深,连晚饭都是拿馒头夹了肉菜在牌桌上解决的。

陈姨娘见她呵欠一个接一个,知她撑不下去,忙劝她回去歇着,正说着,突然听见外头吵嚷声响成一片:“失火了!……救火!”

小圆睡意立消,同陈姨娘对看一眼,同时奔了出去,她踮起脚朝南边看去,远远地能看见皇城的方向有火光闪现,她吐出一口气,喝道:“火还远着呢,叫嚷什么?”

陈姨娘也斥了下人几句,却又把小圆拉到一旁,悄声道:“四娘,姨娘还未进何家门时,也是遇过一场大火的,这火看着远,来得却极快,根本就扑不灭了,咱们还是赶紧收拾细软到山上去避一避的好。”

小圆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我们离皇城远着呢,能烧到这里来?”

陈姨娘指了廊下的柱子:“这里的宅子不是木头的就是竹子的,哪里经得住烧?”

小圆这才觉得陈姨娘的话很有道理,忙帮着陈姨娘安排人手搬运家什,又把刘妈打发回府里去报信。

因火势还远,下人们倒并不惊慌,几个管事的就已能安排得井井有条。陈姨娘站在台阶上看着他们搬箱笼,拉了小圆的手道:“四娘,可惜你的铺子了,那里离皇城更近,怕是已经遭了火了。”

小圆亦是心痛,却怕露出来更惹陈姨娘伤心,强笑道:“姨娘,横竖有章夫人,她家大业大,这点子损失不算什么。倒是咱们这几天该住哪里?要不还是跟以前一样,去阿绣家挤几天?”

陈姨娘摇了摇头:“阿绣家本来就小,我们出府后又雇了些人,她家哪里住得下。以往火灾过后,朝廷都会把灾民安置到庙里去的,咱们趁早去山上庙里住着,还能占个好院子。”

小圆点了点头,见陈姨娘处事很是老道,便依在她身旁,只等着安顿下来好睡觉。下人们动作麻利,山也不算太高,不到一个时辰,小圆便站在了庙里的佛堂上。她被陈姨娘拉着给佛祖们磕了几个头,回到分给她们的房内一觉睡到天亮。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南宋生活顾问”,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