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宜木将盖在木桶上的东西撩开,露着活蹦怦怦的鱼,想来也怪,这鱼从抓了到现在的也有一天了,不但还好好活着,还活蹦怦怦的。现在的了卯时了,集市里的人渐渐地多了,大家的吆喝声不断地,梁宜木面子薄,并且他曾是一个读书人,怎么也开不了口,梁宜梅见了暗自心急现在已经辰时了,集市里的人渐渐多了,大家的吆喝声不断,梁宜木面子薄,而且他曾经也是一个读书人,怎么也开不了口,梁宜梅见了暗暗着急,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灵机一动,她跑上前抓起一条鱼,故意将它掉在地上,然后用稚嫩的声音喊道:“卖鱼了,卖鱼了,新鲜的鱼。”。...

梁宜木将盖在木桶上的东西掀开,露出活蹦乱跳的鱼,说来也怪,这鱼从抓了到现在也有一天了,不仅还活着,还活蹦乱跳的。

现在已经辰时了,集市里的人渐渐多了,大家的吆喝声不断,梁宜木面子薄,而且他曾经也是一个读书人,怎么也开不了口,梁宜梅见了暗暗着急,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灵机一动,她跑上前抓起一条鱼,故意将它掉在地上,然后用稚嫩的声音喊道:“卖鱼了,卖鱼了,新鲜的鱼。”

梁宜木阻止不及,见鱼掉在地上,连忙要去捡起来,梁宜梅就拉起了他的手道:“哥哥,卖鱼!”

梁宜木连忙道:“是,卖鱼,等哥哥把鱼捡起来。”

一边梁宜林见妹妹吆喝,连忙也学她的样子大声叫喊。

大家本来就被梁宜梅的声音吸引看过来,等看到地上跳来跳去的鱼都感兴趣的围上来,有人问到:“这鱼怎么卖?”

梁宜木连忙把弟弟妹妹拉到一边,答道:“二十文一斤。”

那人看见地上的鱼活蹦乱跳的,就道:“这倒不贵,给我来一条吧,就来这一条。”

“好,”梁宜木上前捡起地上的鱼,用草穿了称了起来,“大爷,一共三斤二两,余的我也不要了,您就给六十文吧。”

梁宜木接过钱交给挂着小袋子的梁宜木,那边大家已经围上木桶了,“我也来一条……”

“这鱼真新鲜,我也来一条吧……”

“我也要一条……”

…………

梁宜木忙着称鱼,梁宜林则在一旁收钱,梁宜梅在一旁看着,也暗暗的观察周围,大家忙了将近两个时辰才把所有的鱼都卖完,梁宜木从袋子里拿了一百文钱,把剩下的用布包起来贴身藏着,梁宜梅心下松了一口气,财不露白,这话放在哪里都没错,而她有一个聪明的哥哥。

梁宜木担了木桶,牵着妹妹的手道:“饿了吗?我们去吃大包子。”

梁宜林兴奋地点点头,梁宜梅也很高兴,梁宜木就花了六文钱买了三个包子,三人吃完了包子,梁宜木就牵着弟弟妹妹的手往杂货铺里走去,这个家可以说是一穷二白,现在有了钱第一要务是要买一些生活必需品,梁宜木就带着两人穿梭在集市中,等三人来到城门口的时候,梁宜木的木桶里已经放了好些东西。

五爷爷还没有来,梁宜梅就趁着这个空隙观察周围的人,刚才在集市里她就发现还是有很多未婚女子出来逛街的,她原先是以为那些是小门小户的女子,所以不太讲究,可现在在城门口发现还是有很多衣着光鲜的未婚女子出来逛街的,虽然没有高谈阔论,也没有太张扬,但也绝不像明清时期那样对女子诸多束缚,看来这个朝代对女子还是比较宽松的,至少她们可以出来逛街!

想到这里又有些可悲,在五星红旗下长大的她有一天竟然在纠结能不能出门逛街!?不过,活着总比永远消逝要好吧!虽然重生的地方不尽人意,但好歹她还活着!

等到申正时五爷爷才来,他帮着梁宜木将东西放到了车上。梁宜木抱着梁宜梅上了车,梁宜林也自己爬上去了。五爷爷是专给城里人陶粪的,平时也帮着附近几个村里的人犁个田地什么的,据梁宜林小盆友说,族里把五爷爷和五奶奶的田地和房子都收了,但这头驴却是用五奶奶的嫁妆买的,族里虽然动了心思,但五奶奶的娘家也不是吃素的,族长也不愿为了一头驴闹得太凶,所以就让五爷爷和五奶奶带着这头驴走了。这么多年来,五爷爷和五奶奶就靠着这头驴过活呢。但也因为五爷爷总是给人家掏粪所以一般坐他的车的人也很少,一般来的时候那些没搭上车的才坐他的车,回去的时候因为是统一在城门口坐车,所以一般搭他的车的几乎就没有了。

所以这次坐在车上的就只有三兄妹。走到半道的时候,五爷爷就对梁宜木道:“你现如今要是还有这个本事就多努力些,两天之后我还搭着你去,现在还没下雪,要是下了雪,河里冻上了,就难了!”

“多谢五爷爷,宜木知道了!”

五爷爷点点头,道:“这件事避着村里些,回头你早两刻钟下来。”

梁宜木知道五爷爷是要单搭自己了,他眼圈一红,哽咽道:“五爷爷……”

梁宜梅也觉得五爷爷这个人很好,也很感动他为他们做的事情。

等到回到山下的时候,梁宜木塞给五爷爷二十文钱,五爷爷有些生气的道:“你这是做什么?赶紧把钱收回去,你这是不把我当你爷爷看呢?”

梁宜木摇了摇头道:“以后五爷爷单搭我一人还不知道要丢掉多少生意呢,更何况这本来就是车钱。”

五爷爷知道再推也推不掉,不然以后这娃恐怕就不坐他的车了,他本是为了他好,要是那样,倒弄巧成拙了。于是就拿了十文钱道:“坐车一人也就是两文,我就拿十文钱吧,”见他要反对就指着梁宜梅道:“梅子太小了,本来这样的孩子是不收钱的,是你执意要给我,我才收了她一文钱的,你再这样我可是不收了的,”说着长叹一声:“当年你爹娘在时没少帮衬我们,现在我也不过是投桃报李罢了。”

梁宜木红着眼圈道:“爹说要孝顺五爷爷五奶奶……”

五爷爷也红了眼圈,梁宜梅见了就叫道:“我也孝顺!”

五爷爷听了破涕为笑,梁宜林也连忙道:“我也孝顺,以后我给好吃的好玩的给五爷爷五奶奶。”

“好,好,好,你们都孝顺……

三人告别五爷爷回到家里后,梁宜木就将买来的东西归了位,然后看了看天气觉得今天是不可能出去捡柴火了,只能带着小宜林将房子打扫了一下,看到炕上那床薄薄的被子充满了担忧,现在冬天还未到还好说,可要是下了雪这床被子根本就过不了冬天,弟弟妹妹的身子又弱。本来家里是有被子的,而且还是很不错的好被子,正因为是好被子所以才留不住,想起那个女人的嘴脸,梁宜木胃里一片翻滚,过了好一会才压下那种感觉,他眼里闪过厉色,现在他还小,且等他长大了再说吧!

梁宜林见哥哥的脸色有些阴沉,着急的拉了拉他的衣袖,叫道:“哥哥?”

梁宜木回过神来,,略微笑了笑,道:“你们都饿了吧?哥哥马上去做饭。”

鱼已经卖完了,梁宜林只暖了昨晚上吃剩下的鱼,三人吃饱后,梁宜林又马上热了水给弟弟妹妹洗澡。梁宜梅有些不习惯,她已经是二十好几的人了,竟然还要一个小屁孩给她洗澡,好说歹说之下,梁宜木才同意让她自己洗,临走前还笑着捏了捏她的小脸蛋,“妹妹这么小就懂得害羞了!不过,你要快些洗,不然要感冒的。”

现在都快冬天了,梁宜梅深以为然。等梁宜木一出去她就加快了身上的动作,想起会从手中流下来的水,她的眼珠子转了转,就想着这水流出来,没一会儿这水还真流出来了,水流到身上,虽不热,但也不冷,反是流过的地方都有一点舒适感,好像今天的劳累都去了一样……

梁宜梅很欣喜,觉得这水也许的确是有利于身体,动物的感觉是最灵敏的,更何况是生活在水中的鱼,想来它们对水的了解比人类更甚,它们既然这么喜欢这些水,看来是没有大碍了。梁宜梅在心中暗暗决定,自己还小,这里的生活条件又不是很好,以后要多喝喝这水,小宜林也是,还有大哥,他太劳累了,这么小就要做这么多的事更应该好好的喝喝,啊,还有洗澡之类的……

她在这里胡思乱想的,梁宜木在外面却有些担心,现在天气越来越冷了,一个不小心就是要生病的,先不说家里没钱吃药,就是有钱,妹妹这么小也不定就能治好啊,想着他也顾不得妹妹怕不怕羞了,直接走了进去,不顾她的反对直接将她拧了起来,快速的给她穿好衣服就将她抱到了炕上,用被子将她抱住,语气严肃的道:“以后再不许你一个人洗澡了。”

梁宜林在一旁无良的笑着,梁宜梅就有些羞愤,她已经二十几岁了,可对方只是一个八岁的小屁孩啊……她闷闷地呆在被窝里,直到梁宜林小盆友屁颠屁颠的把今天装钱的布包拿出来的时候她才有些精神。

梁宜林两眼亮晶晶地看着哥哥道:“哥哥,我们数数钱吧!”

梁宜木一愣,想了起来,今天真是忙晕头了,连忙将妹妹往里挪了点,梁宜林就“刺溜”一下爬上了床,将布包里的钱都倒了出来,“啪嗒”几声。梁宜林从没见过这么多的钱,一时有些呆了,梁宜木也很欣喜,但比较镇定,毕竟父亲在时,家里还是比较富裕的,那时家里还能拿出银子呢,只是这些钱却又不一样,这是自己和弟弟妹妹挣的,自从父亲走后,家里唯一的一次进项。相比较而言,最淡定的反而是梁宜梅了,她觉得这些钱根本就不够看,要凑够过冬的物资哪里是那么容易的……

但她还是很喜欢数钱的感觉的……

三人趴在炕上认真的数起钱来,这里一共有1868文钱,再加上刚才给五爷爷的10文钱和今天买东西用去的钱,整整挣了1960文,将近两贯的钱,梁宜木一阵激动,他用两根绳子将一千五百文给串了起来,单独藏在了一块石头下的盒子里,剩下的钱又单独藏在了炕里面的一个缝隙里,用东西压好后回过头来对弟弟妹妹说:“这是咱们家藏钱的地方,你们要记住了,不能告诉任何人,特别是伯母,知道吗?”

两人点了点头,梁宜木就将床铺好,待两人人躺下后,才给他们细细的盖上被子,轻声道:“快睡吧,明天咱们再去抓鱼,等挣了钱,我们就买一床暖暖的被子。”

“就像以前娘给我们盖的那么暖吗?”

梁宜木轻轻地“嗯”了一声。

看来这个家以前的确还是挺殷实的,只是那个伯母也太无良了一些,连一床被子都要抢!梁宜梅对那个未曾谋面的伯母的警戒指数又上了一层。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第二章 发现(上)”,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