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这是梁宜梅现在的唯一的感觉。她真的是受不了了!梁宜梅当心的移动着自己的小胳膊小腿,慢慢的地滑下了炕……这个家是不可能会有吃的了,没办法寄希望能于外面了!梁宜梅站在大门前,左边是上坡的路,恐怕是到村里的路,右边又是一条长长的路,也不知道是连向哪里,只这个家是不可能有吃的了,只能寄希望于外面了!。...

饿!这是梁宜梅现在唯一的感觉。她实在是受不了了!梁宜梅小心的移动着自己的小胳膊小腿,慢慢地滑下了炕……

这个家是不可能有吃的了,只能寄希望于外面了!

梁宜梅站在大门前,左边是下坡的路,估计是到村里的路,右边又是一条长长的路,也不知是连向哪里,只剩下正面的树林了。梁宜梅权衡了一下,既然敢在这里安家,可见这片树林还是安全的。

梁宜梅就迈着小腿走了进去……

梁宜梅实在是累极了,她望了望周围,已经秋末冬初了,哪里还有吃的!她一下瘫坐在地上,看来她一定会饿死的!怎么死不好,非要选最悲惨的饿死?

树林里静悄悄的,还能听见叮咚叮咚的水声……咦?水声?梁宜梅爬起来,跌跌撞撞地往水声的地方去……

一条清澈的小河就呈现在眼前,梁宜梅眼睛一亮,快步跑到小河边,看着水里隐隐约约的鱼一阵兴奋,只是一瞬间她的脑海里就闪过好几个捕鱼的法子,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实施,看着水里小小的倒影,再看看她的小胳膊小腿,她泄了一口气,整个人就蹲在河边无限的伤心,不管她多有办法,以她现在这个身体根本就不可能实现。

难道她就这样饿死不成?梁宜梅怨念的看着水里的鱼流口水,手无意思的放在水里搅来搅去,要是那鱼会自己上来该多好……

有一条大大地草鱼就游过来轻轻地触碰她的手,梁宜梅一愣,继而狂喜,快速的抓起鱼,因为怕它挣扎抓不住,她还把她抱进了怀里,只是这条鱼也不挣扎,任由梁宜梅抓着。梁宜梅只想快些回去然后吃鱼,她实在是太饿了,所以也就没有注意这条鱼的异常。

梁宜木脸色苍白的看着空空的屋子,放下手中的东西就急匆匆的跑了出去,梁宜林心下一慌,就抱住哥哥的腿道:“哥哥,你要去哪里?”

“妹妹不见了,我去找她,你乖乖的在家里好不好?”也不等他回答就急跑了出去。他知道,妹妹一定是饿得急了才会跑出去的,想到这里他心下酸涩不与,要是以前哪里会这样,一切都是从父亲过世以后开始……

梁宜林也跟着哥哥跑了出去,见哥哥要跑下山,眼角瞥见树林里的人影,连忙叫道:“妹妹!哥哥,妹妹在这里!”

梁宜木听见了就又跑了回来,见梁宜梅抱着一条大鱼张大了嘴巴,梁宜林也垂涎于梁宜梅怀里的鱼。梁宜梅见他们都不帮忙,早已经酸涩不已的手又松了松,瘪着嘴叫道:“哥哥……”

梁宜木回过神来,赶紧向前接过她手里的鱼道:“这鱼哪来的?”

梁宜梅现在已经连呼吸都觉得很困难了,哪里还能回答他的话,又怕他一直执着于这话题只好用尽全力小声的道:“我好饿……”

梁宜木眼里全是疼惜,将鱼递给弟弟,一把抱起妹妹,安慰道:“我们马上就有东西吃了。”

梁宜木把梁宜梅抱回到屋里,将包袱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饼来,小心的喂给她吃。

梁宜梅看见吃的就眼冒绿光,哪里还等他慢悠悠地喂食,一把抢过就啃了起来,梁宜林在一旁看了直咽口水,却一句话都不说,梁宜木见了,眼睛微红,他到底还是没有办法让弟弟妹妹吃饱饭的。

直吃了一半的饼梁宜梅才感觉好一点,就不再狼吞虎咽了,而是一点一点的小口吃着,梁宜木放下心来就接过鱼往厨房里去了,“你们在这儿呆着,哥哥去做鱼,晚上我们吃鱼。”

梁宜林拍手称好。

梁宜梅见梁宜林一直羡慕的看着她,思考了一下就将手中剩余的饼让给他道:“二哥吃。”

梁宜林摇了摇头,“妹妹吃,哥哥不饿。”眼睛却一直望着她手里的饼。

梁宜梅心下好笑,故作苦恼的道:“晚上吃鱼,饱了。”

她知道她不能说的太顺,毕竟她只有三岁多一点,说得太顺难免惹嫌疑。即使是这样,梁宜林也听懂了,他犹豫了一下就接过了她递过来的半块饼,小心翼翼地把它分成了三份,把其中的一份递给梁宜梅后就小心的护着另两块朝厨房跑去了,梁宜梅看着他小小的背影消失了,心里有些感动,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感到了轻松,就算什么都没有,至少她还有家人,只要人好就什么都会变好的!

没一下他就又跑了回来,坐在了她的对面细细地吃了起来……

这个家里什么都缺,所以梁宜木也只是将鱼弄干净后放了一点盐一锅煮了而已,也就很快就弄好了。这样的鱼实在是称不上美味,还有一股腥味,但就是这样大家也是狼吞虎咽的,梁宜梅还好些,她毕竟是一个成人的思想了,梁宜木只是一个八岁的孩子却很懂得礼仪了,虽然吃的也急但却不像梁宜林一样,大家都是饿极了。

吃完了饭,梁宜木就收拾好东西又打了水给梁宜梅洗脚,晚上大家躺在一个被窝里的时候,梁宜木就问道:“梅子,你今天是去哪里拿的鱼?”

“饿,河里有鱼。”虽然前言不搭后语但梁宜木还是听明白了,他心里一酸,他也知道妹妹饿,但是家里实在是没吃的了,今天他还是趁着是集日的日子和弟弟扛着前几日打的柴火去卖才买的那几个烧饼,今天晚上全都吃了,明天还不知道吃什么呢?更何况冬天将至,他们要是没有足够的食物恐怕是活不过这个冬天了吧?

他忍下眼中的泪水,问道:“河里有鱼,那是谁帮妹妹抓的?”他根本就没想到是自己妹妹抓的,毕竟她才是一个三岁的孩子。

梁宜梅天真的说道:“鱼笨笨,自己上来的。”心里狂汗,装小孩子好辛苦啊!

梁宜木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了,只好轻轻地拍了拍她,轻声哄到:“妹妹乖,快睡吧。”一旁的梁宜林早就睡着了,他今天帮着哥哥把柴背到镇上好累的。

第二天梁宜梅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孩子总是嗜睡的。

梁宜木早就将院子打扫了一遍,又将昨晚上吃剩下的鱼热了热当做了早餐。梁宜林在一旁屁颠屁颠的跟着。

梁宜梅看着眉头紧锁的大哥,心里叹了一口气,知道他是在为晚餐担心。一家里面他最大,但再大也只有八岁而已,没有父母,唯一的伯伯伯母又是无良之辈,还要照顾同样年幼的弟弟妹妹,可以想见他的压力有多大了。梁宜梅露出一个天真的笑脸,开心的叫道:“哥哥,哥哥……”

梁宜木眉头一松,走过来抱起梁宜梅道:“妹妹是不是饿了,再等一下就可以吃了。”

梁宜梅用力的点了点头,梁宜木就抱着她进屋把她放在凳子上,然后出去端了鱼进来,后面跟着跟屁虫小梁宜林。大家分别吃了一点就把鱼给吃完了,梁宜木收拾好东西后就对两人说:“你们在家里等哥哥好不好,哥哥出去打柴再顺便找一些吃的。”

见两人点了头后,又对老二说:“你要好好照顾妹妹,知道吗?”

小梁宜林点了点头,保证到:“我一定会保护好妹妹的。”

梁宜木得到他的保证好才放心的出门的。梁宜林见大哥出门了就关起了门,跑回去拿出了自己的玩具,放到梁宜梅的前面道:“我们一起玩吧。”

梁宜梅见是这些小玩具实在是不想玩,但又不想让他失望,只好陪着他玩了一会,想到晚上的晚饭,实在是不想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大哥的身上,转了转眼珠子,丢下手上的玩具,跑出去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一个小小的竹篓。

梁宜林见妹妹跑出去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跟着跑了出去,见她拿着一个竹篓,好奇的问道:“你拿这个做什么?”

“抓鱼。”说着就上前拉着他的手就要往门外走,梁宜林连忙拉住她,道:“哥哥让在家里等,不让我们出去。”

梁宜梅却不管这些,撒着娇道:“抓鱼,鱼好吃。”

梁宜林也想起昨晚上的鱼,觉得真的很好吃,犹豫了一下道:“那我们快去快回。”

梁宜林接过梁宜梅手上的竹篓,牵着她往树林里去了。

梁宜梅已经打算好了,等下把竹篓固定在一个地方,然后就用竹竿把鱼赶到那里去,她不敢抱希望一定能抓到鱼,但总要试一试才好,她也不敢让小梁宜林太接近水,毕竟他才六岁,而她也才三岁而已,真要出什么事她还真是后悔莫及,所以只能采取这种最吃力的方法了。

两人来到河边,梁宜梅扯了扯梁宜林的衣袖道:“小心。”

梁宜林就牵着梁宜梅的手道:“别怕,跟着哥哥。”

梁宜梅暗地里撇了撇嘴,跟着梁宜林蹲在河边,过了好一会,梁宜林抓了抓脑袋,扭着头问道:“怎么抓啊?”

梁宜梅扑哧一声笑出来,她还以为梁宜林小朋友再想什么呢,他到底还是一个孩子。梁宜梅接过他手里的竹篓把它放到水里,想着等一下千万要有鱼钻进去啊,不然今晚他们真的又要饿肚子了。梁宜梅将绳子固定好后将另一头交给梁宜林,“绑在树上。”梁宜林点点头就颠颠的跑过去把绳子绑在了树上,梁宜梅见他把绳子绕了几圈后就绑了起来就回过头来,就看见有两条鱼游进了竹篓,梁宜梅张大了嘴巴,这鱼……也太听话了吧,她还没开始赶鱼呢,那鱼微微扬起了头亲着梁宜梅的小手就好像在允什么东西似的……灵光一闪,梁宜梅就想起了昨天的那鱼也是这样,梁宜梅将手抬起来看了看,想不明白,眼珠子转了转,又将手放进水里想着多来几条鱼吧,梁宜梅就见又有几条大一点的鱼从那水草里出来了,梁宜梅还没来得及激动就听见梁宜林的惊呼声,“好多的鱼!”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第二章 发现(上)”,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