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三位哥哥明白小妹一向我行我素,可也从来不也没这样胡来过。却听陆挽澜将原因娓娓道来道来:“萧晏之说也没几天可活。这种情况,阖府上下所以早地把身后事安排好好,这棺椁墓穴,冥币白幡是必不可以少的,但是他们从来不也没去采办这些。”然后又丢出一份名册:“却听陆挽澜将原因娓娓道来:。...

“啊?!”

两位哥哥知道小妹向来我行我素,可也从没这样胡闹过。

却听陆挽澜将原因娓娓道来:

“萧晏之说没有几天可活。这种情况,阖府上下应该早早地把身后事安排好,这棺椁墓穴,冥币白幡是必不可少的,可是他们从来没有去采买这些。”

接着又丢出一份名册:“这些人,都是萧家宗室里未成年的孩子,燕王无后,若真的命不久矣,一定会选一个作为后人,为他送终祭祀。”

“可是,最近并无孩童进燕王府。”二哥恍然大悟。

“也没听说他们府上买寿材,那他一定就是装的!”四哥惊讶地不行,“小妹你真是神了啊!”

又看陆挽澜慢条斯理收起名册,眸光似一汪春水,笑意盈盈:“就算是这样,也不能证明什么,所以,需得干票大的!”

接着便对迟铮说道:“让人带些上好的药材去燕王府,就说,大婚之日若燕王不来亲迎,我便会亲自,送他一份大礼!”

“是。”迟铮领命。

京城内,除了内外皇城共一百二十六坊。泾渭分明,星罗棋布。以皇宫为中心,环环围绕。

朝廷官署大多位于城东,所以王公贵族多数在附近坊中建府,陆家的定国府就在这热闹的方位。

而萧晏之则是个例外,他的府邸远在城西一角,地势偏高却远离集市。

本该是人烟稀少,清净的地方,黄昏之时却聚了不少看客。

燕王府大门,一个身着墨蓝色劲装的姑娘,腰间别着把弯刀,凶神恶煞一般直挺挺地站着。

脚边是一些散乱的锦盒,隐约可见一只千年山参被扔在地上。

这个姑娘,大家伙都认识,是定国府陆姑娘的护卫。

“你们定国府的东西,我们晏儿受不起。”说话的正是燕王生母,淑太妃。

她此时泪眼婆娑,强忍着哀痛。

得知自己的宝贝儿子,因为定国府的陆挽澜病成这样,作为母亲,已经恨得牙根疼。

现在,那陆家的人不但没有登门谢罪,竟然随便派了个下人,来府上作威作福!

简直就是往自己的心窝里,戳上一把刀!

圣上不管这一家子,连太后娘娘也称病不起。

谁的儿子谁心疼。

饶是一直在宫中循规蹈矩的淑太妃,此时也已经没了风度:

“回去告诉你们家的姑娘!我就是豁出去这条老命,也不会让她进王府的大门!让她死了这条心吧!”

说完,便让府中的护卫把大门重重一关!

转过身,门内的淑太妃脚下一软,哭出了声。

“我是做了什么孽了,先帝爷竟给晏儿找了这么个毒妇啊!!”

“娘娘,娘娘当心身子啊。”一个侍女急忙将她扶住。

“娘娘,娘娘快去看看吧,王爷他……”

这边刚消停一会儿,那边又一个侍女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

淑太妃三步并两步,直向萧晏之的房门跑去。

“晏儿,你怎么样了。”

一进门,就见几名太医老脸吓得煞白,看淑太妃回来,哗啦跪倒一片。

“太妃娘娘,王爷现在药汁进不去,只怕是不好了。”

“什么叫不好了?”

淑太妃洒着泪水,扑在儿子身前,看到萧晏之的面色似铁一般青白,两个眼窝深深陷着。

仿佛顷刻间就会离世一般。

一口气没捯上来,便撅了过去。

“娘娘,娘娘……”

城西边的燕王府乱成一团。

城东边的定国府,这两天却是敲敲打打,人来人往。

管他什么绫罗绸缎,金银珠宝,都似流水似的一个劲儿往里头送。

惹得众人纷纷侧目。

说来奇怪,这燕王都要断气了,陆家不但没张罗着退婚,一家子哥哥,竟还帮着自家妹妹忙活嫁妆。

真是想不通,这年头,还有上赶着做寡妇的?

看着一屋子的奇珍异宝,大红嫁衣,陆挽澜并没有多在意。

而是拉着迟铮和六哥陆云策,来到后院,盯着工匠为燕王打造大礼。

“这些师傅,都是咱们家用熟的,小妹放心吧,保管你满意。”六哥陆云策拍着胸脯说道。

“陆家主,六爷。”工匠们见陆挽澜一行人前来,恭敬行了礼便继续叮叮当当敲打。

陆挽澜点头,表示满意。

接着,又看向另一边的几十个绣娘,正围着一件礼服,穿针引线,钉珠贴花。

精湛的手艺让她暗暗赞叹,这飞天罗云绣在自己的时代,早已失传了。

已经接近收尾的工作进度,让陆挽澜更是惊叹于陆家的财力和人脉。

能在短短两天,完成自己全部想要的东西,除了陆家,恐怕只有皇族了。

巡视了一圈,六哥陆云策又叹了口气:

“哎,你说哪有那么巧的事,小妹你明日大婚,三哥偏就被圣上派去了山西,官员贪腐的案子什么时候查不行,偏要这几天查?”

见陆挽澜没说什么,又嘀咕道:“还有那江南的盐田,怎就今天出了事。四哥向来对盐铁之事亲力亲为,就非要去不可。”

“这都是大事,三哥四哥应该去的。”陆挽澜轻轻说道。

“那都是大事不假,再说宫里头呢,太后病了一定要五哥去守着吗?我看他们就是故意的!”

“太后身份贵重,平日里也是五哥把平安脉,若是真的病了,自然该五哥去守着。”

陆挽澜对绣娘们随手指导一下,便又走到了纸扎房中,看着一屋子的成果,满意地点了点头。

“那现在,咱们府上可就剩我和二哥送你出嫁了。”

陆云策随意找了块大石头坐着,有些不爽,“我真是不敢相信,三哥他就这么放心地走了。小妹,若是燕王最后不让你进门,你嫁不成,岂不是成了天大的笑话?”

陆挽澜莞尔一笑:“前些日子我放了话给燕王府,王爷自然会有所应对。不过嫁不嫁的成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挽回陆家的声誉,赢了这一场,咱们陆家的路才不会走窄了。”

陆云策似懂非懂,可还是不明白。

小妹这两天神神秘秘的,还在院子里弄了这些个寿材,那燕王府穷的连这些都买不起吗?

“小妹,二哥呢,这两天我见他总出去找歌姬舞姬和说书先生,对你的婚事,也太不放在心上了!”

“二哥啊?”陆挽澜似想到什么,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是我让他去的啊。”

“啊?”陆云策此时满脸问号。

小妹大婚在即,哥哥们竟然各忙各的,一点都不把这事当回事?

再一看那满院子的白绫纸人,在这昏暗的灯光下,泛着一股子诡异。

陆云策浑身直起鸡皮疙瘩,怎么全家看起来奇奇怪怪的?

见所有物品准备就绪,陆挽澜胸有成竹。

两人巡视完,进了些晚餐,便各自回房休息。

回到房中的陆挽澜,看着镜中稚嫩的脸,犹如瓷娃娃一般。

很难想象,原主究竟是做了什么,能让人一路追杀。而成婚的对象,似乎也想要将她除之而后快。

如果她还活着,终会变成权贵争斗的牺牲品。

既然自己穿越在了她的身上,就来守护她的一切吧。

萧晏之,游戏才刚刚开始。

铜镜中,粉嫩的薄唇绽放出一丝冷笑。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团宠狂妃倾天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有声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