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005章 没有破绽就是破绽

五哥陆云归回定去荣的时候,天已天刚。但是一进大门,就看见三哥陆云礼始终在等自己。一路快马加鞭赶回去,俊秀的团脸上还挂着汗珠,再顾擦便跑了进去:“三哥,你的担忧果真是的。”陆云归进屋坐定,顺手把药箱交到小厮,表情透着凝重。“宫中两位有孕可是一进大门,就看到三哥陆云礼一直在等自己。。...

五哥陆云归回到定国府的时候,天已蒙蒙亮。

可是一进大门,就看到三哥陆云礼一直在等自己。

一路快马加鞭赶回来,清秀的团脸上还挂着汗珠,顾不得擦便跑了进来:

“三哥,你的担忧果然没错。”

陆云归进门坐下,随手把药箱交给小厮,表情透着凝重。

“宫中两位有孕的嫔妃今夜突然早产,我刚到燕王府就被拉回宫了,连那燕王的面都没见到。”

“其中必有蹊跷。”陆云礼顿了顿,“可有说燕王病因为何?”

听到有此一问,陆云归叹了口气:

“细的不清楚,只听说他正于家中练剑,礼部尚书段家的人大闹,说自家的二郎成了准王妃的面首,王爷气急,一时收不住内力呕了血,怕是心疾复发。”

三哥陆云礼抿口茶,语气中听不出波澜:“这种话,你也信?”

“自是不信!面首的事虽然闹得沸沸扬扬,可傍晚也就平息了,那段家二郎自己也说,没有的事。”

陆云归心烦,又不知该怎么办:“现在王爷不让我诊治,他病情究竟如何,也是难说。小妹就是成个亲,怎么这么多波折!”

陆云礼轻笑一下,慢条斯理地说道:

“旁人忌惮陆家和燕王联姻,出手阻挠也就罢了。现在连他自己也是推三阻四,这是想以此彻底跟陆家划清界限。”

“他这么做,究竟是为何?”五哥陆云归不解。

“燕王素来城府颇深,心思缜密。或许是想,向圣上表个忠心。”

陆云礼似想到了什么,又说:

“明日燕王府必会禀明圣上,王爷伤小妹心在先,重疾缠身在后,必不能让小妹进门便守了寡,所以恳请圣上收回皇命。”

“若圣上追问燕王病因,他便顺势将其归结到小妹身上?他得了个忠贞大度的好名声?”五哥陆云归问道。

“不错。”

“岂有此理!”陆云归将茶杯重重一摔,“这个萧晏之,心思如此歹毒!”

三哥陆云礼刚要说什么,却见一旁陆挽澜披着斗篷,一声不响。

“小妹,你怎么来了?我不是叫你不要理会此事吗?”

说着,便把陆挽澜引到自己的座位上,又命人拿来软垫给她靠着。

见小妹没有说话,又轻声细语道:“此事就交由哥哥们帮你解决,小妹不用放在心上。”

陆挽澜朱唇一弯,并没有似以往一般撇嘴抹泪:“三哥,我没事,就是睡不着。”

又转头对五哥陆云归,开门见山地问道:

“五哥,如果燕王病了,那他府上今日一定会采买很多药材吧?”

“这……”陆云归不明白小妹为何一问,皱了皱浓浓的眉毛。

“他府上,可有下人一直为王爷煎药?那药可是治疗心疾?”

“这……”五哥陆云归不解地看了看三哥,又见三哥示意陆挽澜继续说下去。

“五哥明日可去太医院查王爷的医案,看看王爷用的药所对之症,是否真的如外界所传。”

陆挽澜接过三哥递来的热水,喝了一小口,想了想又道:

“王爷千金之体,所用药材必是极贵重的,宫里的用药都是咱们家采办,明日也可让四哥留意一下。”

“不错,小妹说的确实有理。”五哥回到。

“还有。”陆挽澜又低垂的眼皮下,眸光闪了闪,又说,“燕王的生母淑太妃一直久居宫中,儿子病危必然会去王府,再看她有没有出宫。”

陆挽澜所说一切,三哥陆云礼已经早就想到,可是此时,他看见小妹竟也能沉稳冷静,条理清晰,再不复一个小女孩只懂哭闹,还是不由得肯定地点了点头。

“小妹果然是长大了。”

事情果真如三哥陆云礼所料,燕王府次日便派人禀明圣上。

可圣上的态度,却让人大跌眼镜,不知道是不是突然多了两个公主,他正欢喜的不得了。

对这件事,只说随你们两家商量,便草草结束话题,让京城的王公贵族摸不着头脑。

而接下来的两日,除了六哥陆云策,流窜各处整理陆挽澜的嫁妆。

其余几位哥哥,均想尽办法打听,只想抓出燕王萧晏之装病的破绽。

二哥陆云帆混迹勾栏瓦舍,青楼名馆。但凡是与燕王沾了点边的人,只要是进了他的地盘,管他是温柔乡里,还是说书楼里,都被以各种办法套出话来。

被三哥陆云礼派去的探子,把整个儿燕王府摸了个遍。还为了探出药渣在哪,装作挑夜香的去勾搭灶上的婆子,被那婆子的相公打了个半死都不敢还手。

京城方圆百里,各大店铺的掌柜,最近也不知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被陆家四爷看上了,生意源源不断。觥筹交错间,把燕王府平日里的吃穿用度,分毫不差地抖了个干净。

五哥陆太医近日倒是颇为无奈,整日里被太医院那些个老顽固追着,求他帮忙看看,这燕王病情反复,万一真治死了,自己也要掉脑袋。那医案和药方,手到擒来不说,连王爷地吃喝拉撒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饶是如此大动干戈,却半点破绽痕迹也没寻到。

“燕王,燕王他竟连个通房丫头都没有?”二哥陆云帆难以置信,“他,他该不会,不止是有心疾吧?”

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忧心。

“他萧晏之,堂堂一个亲王,也太寒碜了,你看你看,这王府一年的开销,还不够小妹出去游玩一趟的。”

四哥陆云昭翻看着燕王府的采买单子,一脸嫌弃。

陆挽澜看了看二哥和四哥,也不恼怒,只随口一问:“没有破绽吧?”

“是啊,真是一点破绽都没有!”二哥挠着头,倒在软榻上。

“可不是嘛!那萧晏之,难不成真的快死了?”四哥将手里单子一摔,盘算着,要不就退婚算了。

“老三和老五怎么还不回来,大哥也不在,现在怎么办啊!”二哥双目放空,有点担心,要是萧晏之真的重疾在身,小妹嫁过去,岂不是跳进了火坑?

这时,迟铮走过来对着陆挽澜,耳语两句。

两人见小妹黛眉一挑,小嘴一弯。

这坏丫头,难道是有了鬼主意?

“小妹,你让迟铮去干什么了?有什么消息说来听听。”四哥的眼睛噌的一下冒出光来。

二哥也忙不迭起身过来。

陆挽澜不卖关子:“这没有破绽,就是破绽!”

“?”两人不解。

“萧晏之是什么人?夺嫡大战全身而退,王公贵族削藩削爵,也没伤他分毫,可想而知,这人的厉害之处了。”

“小妹的意思,他知道我们会去探查虚实,所以老早就安排好了?”二哥问。

“不错,这人步步为营,处处占尽先机,所有的事都算的好好的。”陆挽澜点了点头。

“那,这可如何是好?”四哥问。

陆挽澜笑着,接过迟铮拿来的一叠采买单子和票据,展于二人面前。

四哥陆云昭拿起来,看完上面的名目,不由得咂舌:“小妹,这,你采买这些寿材要干什么?咱们家办喜事,这多不吉利。”

二哥陆云帆一把夺过,看到上面的字,惊的眉毛一跳一跳:“小妹,你这是要做什么?难不成,你是要坐着棺材板嫁进燕王府?”

陆挽澜粲然地笑了笑,将单子拿回来:“二哥,你说对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团宠狂妃倾天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有声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