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陆挽澜差点背过气去。赶情找登门大闹的那些妇人,也不是所以二哥拐跑了自家姑娘。竟所以儿子被选来,做自己的面首?!紧跟而后而至的六哥陆云策,一听竟这样的缘故,心里的阴霾烟消云散,后转身就得回去:“这些个不知好歹的!她们家的儿郎能做我赶情找上门大闹的那些妇人,不是因为二哥拐走了自家姑娘。。...

“什么?!”陆挽澜险些背过气去。

赶情找上门大闹的那些妇人,不是因为二哥拐走了自家姑娘。

竟是因为儿子被选来,做自己的面首?!

紧随其后而来的六哥陆云策,一听竟是这样的缘故,心里的阴霾烟消云散,转身就要出去:

“这些个不知好歹的!她们家的儿郎能做我小妹的面首,那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竟还来大闹!看我不收拾了她们!”

“六哥!你回来!”

二哥和四哥已经让陆挽澜一个头两个大,这会儿,六哥若再出去胡闹一翻,那她可就真的要原地爆炸了。

难怪,这定国府和自己的名声,如此狼藉。

“对对,六弟别走,你帮着参谋参谋。”四哥陆云昭一同附和。

“是啊!小妹,你快看看,这是礼部尚书段家的,长得好极了。”

二哥陆云帆随手便拉过来一个,陆挽澜看都不看一眼。

只斜着眼睛随手指了指这些贵公子,言语间透着疑问:

“燕王都来退婚了,你们还给我准备这些?”

听到这话,陆云帆笑了,言语中尽是轻蔑:“切!退婚?他以为陆家的姑娘是什么,想退就退?”

说罢,凑到陆挽澜身边,为她剥了颗荔枝,谄媚地递过来:

“三哥早就回禀圣上了,退婚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只有我家小妹退他的份儿,岂有他退我小妹的道理?”

陆挽澜微微蹙眉,不耐烦地接过雪白的荔枝肉,塞进嘴里。心里头却吃了一惊,这事儿,三哥竟然不费吹灰之力解决了?

四哥陆云昭深以为然,坐在陆挽澜另一侧,接过她吐出的荔枝核:

“就是!那燕王也不是个省事的,哥哥们做主给你选些个服侍的,也挫挫他的锐气!小妹甭怕,凡事有哥哥们给你撑腰!”

听完两位哥哥的话,陆挽澜不敢相信,大周的民风当真开化如此吗?

这原主的守宫砂尚在,虽是任性刁蛮了些,可从未作出什么出格的事。若是真的收了这些个高门贵公子当面首,那她的名誉可真要毁的一塌糊涂了!

哥哥就算是想要为自己撑腰,也不是这么个撑法。

想到这里,陆挽澜五指照桌子上一拍,当机立断吼道:“轰走,都轰走!”

“啊?”两位哥哥异口同声,“这都是良家好郎君啊!”

“我说轰走,没听见吗?我用不着什么面首!”陆挽澜瞬间提高了声调,给了迟铮一个眼色。

迟铮心领神会,一手拉起一个贵公子,就往外赶。

“六哥!你也帮忙,银子照给,让他们出去!”

见迟铮一人,根本拉不住这么些人,陆挽澜便叫陆云策一同帮忙。

在场的贵公子接连被拉了出去,近前的几人见状,竟直接扑倒在陆挽澜脚边,放声哭嚎:

“姑娘,姑娘,小生不求别的,只求能侍奉左右……”

“姑娘!我是真心的啊!”

这些公子哥好歹是个大男人,这哭哭啼啼的模样,让陆挽澜险些把前日里吃的饭吐出来。

“不走的,等着挨鞭子吗!!!”

说话间,一条浸透血红色的软鞭,已经出现在她手上。

几人见陆挽澜,夜叉的嘴脸显现出来,吓得掩面而逃。

边跑还不忘呼喊着:“国公小妹始乱终弃啦……”

一场闹剧,就这样平息下来。

二哥陆云帆觉得好心办了坏事,正想着怎么哄小妹。

却见陆挽澜脸上神色逐渐恢复如常,看着他轻笑,那眼神犀利地跟大哥简直一模一样,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

小祖宗可别告诉大哥,不然自己可有的受了。

却见陆挽澜没有生气,只是扶着额头缓缓道:

“二哥,你这么一来,有的贵公子恐失了名声不好娶亲,你吩咐出去,对外只说府上设宴款待,并非选什么面首,再备份厚礼登门赔罪。”

说完,便往自己的闺房去了。

初来月事的陆挽澜,此时只想躺在床上,安静地眯一会。

四哥陆云昭拎着钱袋子,想着白花花的银子就要打了水漂,心里多少有些不舍。

可是,小妹如此懂事起来,反倒更让他心里紧张:“今儿的太阳不是打西边出来的吧?小妹怎么,怎么……”

却见二哥陆云帆,忽地收起手中折扇,狭长的凤眼笑着对陆挽澜,投去一丝欣赏的目光:

“小妹,当真贤德。”

陆家哥哥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

在陆挽澜小憩的功夫,就将那些贵公子和家里人安排的妥妥当当。

酉时,三哥陆云礼也忙完政事归来。

当身着一身海天霞色薄衫的陆挽澜,来到前厅时,一桌子的珍馐美味已经上齐,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可是几位哥哥却没有动箸。

陆家人虽行事不羁,可却家规森严,若家主在场,家主不上桌任何人都不得率先用膳。

陆挽澜不但是哥哥们的心尖宠,也是陆家家主,此时对自己的迟到,有些不好意思:

“三哥回来了,怎么也不叫我。”

“我也是刚回来,刑部事忙,没能去接小妹。”陆云礼抬头儒雅一笑,满眼宠溺地看着陆挽澜落座,“刚听了六弟说你们一路凶险,果然消瘦了许多。”

“啊?三哥不要听六哥胡说,一路上挺顺利的。”陆挽澜迎上三哥温柔如水的眸光,只甜甜一笑,坐了下来。

“我没有胡说……”六哥陆云策急忙辩解,却见三哥余光轻瞟了自己一眼,瞬间闭了嘴,闷声吃饭。

回想方才,他正绘声绘色地跟二哥和四哥讲,小妹勇斗刺客之事。正巧三哥回来,自己被他逮着训了整整一个时辰。

现在,他一看见三哥的眼神,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二哥陆云帆和四哥陆云昭,此时,更是大气也不敢喘。

这个家里,除了大哥之外,就属老三最能教训人。

尤其是涉及到陆挽澜,小妹的事,对老三来说,那就是天大的事。

三人自觉理亏,皆低头不语。

陆挽澜知道,三哥陆云礼,向来都是知书达理,但是得理却是不饶人的,三位哥哥定是已被他训斥的不轻,便撒起娇来缓和气氛:

“三哥,你不要担心了,人家这不是好好地回来了嘛?”

陆云礼见小妹娇羞可爱,又报喜不报忧,心里更是一万个心疼:

“我已禀了圣上,刑部与顺天府、大理寺将彻查此事,定会把真凶捉拿归案,府里我已增了三倍人手,小妹你尽管安心。”

接着,夹了一块陆挽澜最爱吃的清蒸鲥鱼:“你此去辽东大哥那里,他可还好?”

“大哥一切都好,只是军务在身,过几日我成亲,不能回来。”

“好,小妹此次出京三月有余,多日不见,越发稳重了。”陆云礼看着小妹吃的开心,眼含笑意,说着又给陆挽澜夹了一个蟹黄水晶饺:“成亲之事不急……”

陆挽澜刚要夹起,那晶莹剔透的小饺,却被六哥陆云策一筷子拦下:“小妹,小妹不能吃寒凉的!”

“小妹怎么了?”三哥陆云礼瞬间变了脸色。

“……我?我没事。”陆挽澜心里羞恼,这月事的事情,怎么说嘛。

虽然她杀伐果决,可面对哥哥们却一直都是个娇娇女,这种事还是说不出口的。

不知怎的,小脸竟忽地红了起来。

“呃,五哥呢?五哥怎么还没回来?”看陆挽澜那窘迫惹人疼的模样,陆云策就猜到小妹一定是害羞了,急忙搬陆云归出来打岔。

见陆挽澜脸蛋红的透紫,又联想六弟的话,三哥陆云礼似是想到了什么,嘴角一弯:

“小妹成大姑娘了。”

随即又云淡风轻的说:“五弟方才与我一同归来的路上,被召去燕王府了。”

其余三个哥哥见没什么大事,又闷声扒饭。

“什么事啊,这么急?”陆挽澜便接起话来。

“哦,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宫里来人说,燕王旧疾复发,病情来势汹汹,恐怕不行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团宠狂妃倾天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