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挽澜到定国府,已是巳时。刚回京城,本应其乐融融,但是这门还没进,就闹得不太很愉快。虽然陆家人丁兴旺发达,但每位哥哥都有正事要忙,仅有二哥陆云帆和四哥陆云昭在家里等侯,这问题就出在二哥身上。一路上听着百姓的议论,陆挽澜早已做好了思想准备。不外乎是,刚回京城,本该其乐融融,可是这门还没进,就闹得不太愉快。。...

陆挽澜到定国府,已是巳时。

刚回京城,本该其乐融融,可是这门还没进,就闹得不太愉快。

虽说陆家人丁兴旺,但每位哥哥都有正事要忙,只有二哥陆云帆和四哥陆云昭在家等候,这问题就出在二哥身上。

一路上听着百姓的议论,陆挽澜早就做好了思想准备。

无非就是,燕王派人在家里等着自己,想当面退了这门亲事,再奉上些厚礼以表歉意。

若是陆家不同意,那他们便会奏请圣上,说二人个性实在不合,确非良缘。皇帝对这位弟弟还是颇为敬重的,且陆挽澜的事迹声名远播,没准也会答应。

按理说,这都是严肃庄重的事,本应在堂上商议。

可是,还在离家门口老远的地方,陆挽澜便听到前方一阵嘈杂哭闹。

“我老婆子不活了!哎哟哟!”

“今天我们就是死在定国府,也不能让你们这么欺负人!”

听这架势,许是哪家的姑娘,又遭了二哥陆云帆的毒手。

陆挽澜轻轻揉了揉眉心,或许自己应该先给二哥说门亲事,不然也太对不起这京城的姑娘,总这么下去,陆家的门风可是要败的渣都不剩了。

见陆家华丽的车马驶来,那几个刚还在定国府大门前,佯装上吊的妇人,扔下手中的白凌子就呼啦啦围了过来。

迟铮见状,立刻拔出了弯刀,吓得几个妇人一惊一乍。

“哦哟!看见没有!定国府杀人啦!”

“对呀!快来人啊,定国府的千金要杀几个老婆子啊!”

若是寻常挑衅者,以迟铮一不做二不休的性格,早就一脚一个,踢得她们满地找牙。

可眼前偏就是一群妇人,更重要的是,这中间还有几个身着命妇服饰的官家夫人。

若是动起手来,伤了死了就不好了。

面对泼妇,迟铮也没了主意。

“姑娘,你看……”

不等陆挽澜说话,窝了一肚子气的陆云策忽地跳了出去,挡住陆挽澜的视线:

“你们是哪家的婆子,来我们府上寻死觅活,想干什么?!”

言语中藏不住的怒气,震得几个妇人霎时没了动静。

可也只是一时之间。

待看清此人正是陆家的六公子,十六七岁的样貌,眉宇间尚留几分青涩稚嫩,便倚老卖老,继续撒起泼来。

其中一个身份最为贵重的,忽地拔高声调:

“哎呀!老婆子今天就不走了,定国府若不还我公道,我今天,就不起来了!”

说罢便身子一歪,打横躺在了马车前头。

“对!咱们今天就不起来了。”

其余妇人皆以那人马首是瞻,纷纷效仿倒地。

“你们!”

这等本事,真是让人进退两难,把七尺儿郎陆云策也逼得无可奈何,转而坐进了马车。

“这叫什么事儿啊!”

眼见车外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陆云策连连叹气:“二哥也真是,寻常勾栏院的姑娘撩拨一下也就罢了,怎么手还伸进了官眷的后院。”

“小妹,这可怎么办,六哥最不会对付这些妇人了。”

陆家的兄弟,除了陆云帆,其他人向来如此,不然也不会至今未娶。

在他们心中,宠一个小妹就够了,别的女人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陆云策神色有些恼怒,又不好发作。

陆挽澜则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碰瓷的事她见多了,眼前的还不足为惧,只见她慢条斯理地抬了抬云袖,轻启朱唇:

“迟铮,碾过去。”

“是。”

得了自家姑娘的命令,迟铮收刀坐下。扬起手,照着马屁股上就是一鞭子。

马儿忽然吃痛,嘶鸣着将两只前蹄抬得老高。

这番动作可吓坏了倒地的妇人,眼见着马蹄车轮朝自己踏了过来,急忙连滚带爬地跑到路边。

见那马车绝尘而去,心有戚戚。

那身份最贵重的妇人捋了捋乱发,又气又急,鼻子眼睛都拧到了一块儿。

“噢哟,这定国府的小姑娘,还真是个母夜叉啊!”

又一位妇人则捏着帕子,挤出两滴眼泪:

“不行,我们家的环哥儿,可不能跟这样的姑娘有牵扯!”

“可不是嘛!俺们家就大力一根独苗!可不能去给这个母老虎当牛做马!”

众人寻声看去,竟见身侧还有一五大三粗的农妇,挖着鼻孔一直张望那马车:“也不知道能给多少银子。”

“切!”

妇人们白了一眼,便跟着马车向定国府大门走去。

进了门的陆挽澜,本想着先安慰二哥一番,毕竟被姑娘们的娘亲堵在家门口大骂,也不是光彩的事。

遍寻前厅、偏殿无果,倒是在后花园寻到了二哥陆云帆和四哥陆云昭。

可眼前的一幕,彻底把她吓懵了。

二哥陆云帆,身着华服,言笑晏晏,身子歪坐在一张雕花紫檀木的榻上,左手拿着一摞锦册,右手执笔悬空,在上面描描画画。

四哥陆云昭,则伏在一张宽大的柏木桌上,左手拨弄着算盘,右手数着堆成小山似的银锭子,嘴里碎碎念:“这个不错,值这个价儿。”

而两人面前,则站着数十个玉面娇郎。

或玉树临风舞刀弄剑,或娇柔婉转轻歌曼舞,池塘边还有几人在吟诗作对,提笔作画。

不远处还有“当当当当”切墩做菜,噼里啪啦砍柴火的。

百草争艳,好不热闹……

众人见到陆挽澜踏步而来,一身天水碧色玉衣,眉目如画,粉唇微启宛若天仙一般。

纷纷眉开眼笑,翩然若蝶前来行礼:“见过姑娘。”

饶是接受过现代思想教育,且见过些世面的陆挽澜,见着这番景象,也不由得心中一凛。

踉跄了几步,幸而被迟铮扶着,才不至于摔个跟头。

二哥陆云帆见小妹回府,扔下笔墨跳了过来,二十又三的岁数,却并不稳重:

“哎呀,小妹,你可想死二哥了,怎么一去三四月,我还以为你被燕王气的不回来了。”

陆挽澜只扯了下嘴角:“二哥。”

四哥陆云昭收了收银两,精明的杏眼掠过几个表现好的郎君,便也走到近前:“小妹,一路上可还顺利?”

“呃,四哥,我们还算顺利。”

“那就好。”四哥抿嘴微笑。

“你们这是?”陆挽澜来不及寒暄,也全然顾不得语气神态,只想知道眼前这些人都是干什么的。

却见二哥拉起自己的手,把她引到榻上,把几本锦册塞了过来:

“这些啊,都是二哥和四哥为你千挑万选的!他们都是高门大户家的贵公子,相貌和才华都是数一数二的!”

“不错,四哥已经帮你了解了,确实品性俱佳!”四哥陆云昭眼神肯定。

“你们帮我挑,挑他们做什么?”陆挽澜把锦册放在一边,心里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当然是做为你的面首,大婚当日,随你去王府侍奉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团宠狂妃倾天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