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刚露着鱼肚白,昨晚的雨水还挂在树叶上。通向大周的官道岔路,两辆马车悄悄分别为1,其中一辆拐弯西行,向一片竹林驶向。正逢秋老虎的时候,林中雨露未干,空气甚是闷热潮湿。可马车上却用青灰色的布幔,里三层外三层地罩着,密不漏风,让人连一丝光影也无法窥视通往大周的官道岔路,两辆马车悄然分别,其中一辆转弯西行,向一片竹林驶去。。...

天边刚露出鱼肚白,昨夜的雨水还挂在树叶上。

通往大周的官道岔路,两辆马车悄然分别,其中一辆转弯西行,向一片竹林驶去。

正值秋老虎的时候,林中雨露未干,空气甚是闷热。

可马车上却用青灰色的布幔,里三层外三层地罩着,密不透风,让人连一丝光影也无从窥探。

驾车的人名为迟铮,一身墨蓝色劲装英气逼人,是个约莫十四五岁的姑娘。腰间别着一把弯刀,双手随意扯着缰绳,看起来一副慵懒模样。

可斜在额间的刘海之下,是一双如鹰的眼睛,紧紧盯着竹林深处流窜的暗影。

马儿随意前行,似乎是在有意兜圈子,一炷香的功夫,又回了原地。

迟铮收回目光,紧了紧缰绳,回头禀了一声。

车内的人没有说话,可是从未间断的,指尖敲打车窗的声音,却忽然停住。

与此同时,墨林中倏倏作响,无数被削尖了的竹竿似雨一般,朝马车袭来。

“哼,真是阴魂不散!”迟铮嘴角轻启,拔出弯刀,悬腕而转,将面前的竹竿尽数砍断。

而后轻点足尖跳上车顶,振臂一甩,将弯刀向林中十几道黑影掷去。伴随着刀砍西瓜的响声,黑影中的几人纷纷坠地。

接过旋转回来的弯刀,迟铮跳下马车,却未再行动,似乎在等车内人下达命令,随后,娇甜的吴侬软语透过帷幔传了出来。

“这次,务必要逮着个活的。”

“是,姑娘。”

迟铮得了令,操起刚饮血的弯刀,利刃映着朝阳金辉,耀目之余更显骇人。

黑衣人首领见马车内,竟然也是个小姑娘,忌惮的目光渐渐变为不屑,于是招呼隐藏深处的手下,一同将整个马车围了起来。

迟铮薄唇紧抿,心中早有杀意却未动手,只听风起林动,吹得刀刃嗡嗡作响。

“上!”

黑衣人首领抬手示意,所有人立刻扑上来。

迟铮毫不退缩,弯刀被她抡起,围着马车刺啦啦转了一圈,直将登上马车的几人喉咙割断。

随即身形一闪,手握刀柄,脚步踩风而出,横刀向黑衣人首领脖颈划去,对方举剑一挡,却没料到迟铮忽地转动手腕,弯刀似银蛇一般上下翻绕,顷刻间将那剑身砍成数段。

如此快的速度,让他招架不住,身子贴地翻了数圈才将将躲过。

却看眼前的小姑娘手中持刀,仍对自己紧追不舍,只能步步后退,企图调虎离山。

“想走?没那么容易!”迟铮飞身追去,却见此人轻功了得,眼看就要隐入绿林。

其余黑衣人见马车周围无人看守,便齐齐举剑刺了上去。

剑尖还未点到帷幔,就见数道银光从车内射出,如飞霜一般,穿过众人咽喉。

紧接着“哗啦”一声巨响,马车顶被一条长鞭掀开,一个娇小的赤红身影从中飞出。

陆挽澜双脚凌空踢蹬两下,又借竹叶之力连攀数步,轻而易举掠过迟铮,扬鞭将那黑衣人首领小腿紧紧缠住。只轻轻一扯,那人便重重摔在地上,再也动弹不得。

迟铮追了上来,顺手解决了两个潜伏在侧的黑衣人,抬手将一团丝绢塞入倒在地上的黑衣人首领口中:

“这次,休要再咬了毒!”

正欲将其抓起,却见一只削尖的竹竿“嗖”的一声,插入此人心脏,鲜血飞溅,顺着空心的竹筒流了满地。

迟铮大惊,操刀护在自家姑娘身前,厉声喊道:“什么人!”

抬目四望,却见除了满地黑衣人的尸体之外,再无一人身影。

陆挽澜收了鞭子,远黛般的弯眉微抬,耳朵轻轻一动,便锁定那人方位。

随即抬脚踢断一根翠竹,握在手里。

她赤红身形一转,手腕顺势一松,断竹便如拉满弓射出的箭一般飞了出去。

气息排山倒海,吹倒半片竹林,竹竿便直接穿透那人的心口。

“玩标枪,姐还从来没输过。”此番动作,一气呵成,干净利索。

迟铮听不懂自家姑娘说的标枪为何物,可只懂得一件事:

“姑娘,现在真的没有活口了。”

陆挽澜“啊”了一声,心里给自己个白眼,怎么一时失手,竟把对方给团灭了。

“算了,收拾一下回去吧。”说完便跳上马车。

“是。”

迟铮搜了搜黑衣人首领的尸体,未见到他衫内有任何令牌信物,却发现这些尸体的左腕内侧,都刺着同样的字,不由得目露寒光。

“姑娘,只发现了同样的刺青。”

迟铮向车内恭敬行礼,陆挽澜面色平静,只活动两下脖颈,而后轻轻吐出两个字:“燕王。”

迟铮蹙眉,语气中压抑着愠怒:“正是燕王死士的记号。”

“知道了,先与六哥汇合,再从长计议。”

“是。”

迟铮跳上马车,勒紧了缰绳,低喝一声“恰”,马儿便撒蹄跑出竹林,向东朝一辆锦罗堆叠,宝珠琳琅的奢华马车行驶过去。

看见陆挽澜嘴角微扬跳下马车,陆云策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

“小妹!你也太任性了!怎么私自换了路线,要是出了什么事,大哥一定会打死我!”

说完,抓着陆挽澜的肩头,左看右看。他深知小妹的脾性,虽然千娇万宠地长大,可却异常懂事,即使是受了伤也不会说半个字。

“六哥,我没事,那几个刺客,根本不是我的……”

“天呐!小妹你受伤了!!”

“什、什么?”

听到六哥无缘无故大喊一声,陆挽澜有点莫名其妙,自己何时受伤了?

随后转过身来,看到六哥修长白皙的大手,正颤抖地握着自己的裙摆,盯着上面一抹殷红,眼睛似要冒出火来。

陆挽澜一时间也不知为何如此,只觉小腹隐隐作痛。

忽而想到,自己穿越的这副身体,现在应该是才过及笄。

这血迹,许是来了月事?

真是,羞死人了……

换过衣衫,又费尽口舌对陆云策解释完,陆挽澜便被按在马车的软垫上休息。

这次她单枪匹马,解决了那么多刺客,本以为六哥会夸奖一翻。却见他此时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不敢多言。

时间悄然来到正午,天色透亮,偌大的京城近在眼前。

目之所及金城玉楼,巍峨雄伟,无处不透露着大周朝国都的奢华与庄严。

可原本热闹繁华的平安街,今天却是有些安静,街道两旁禁军如林,铠甲披身,每隔一丈便由两人把手,银枪树立。

百姓们颇为好奇却不敢靠近,只指手画脚小声议论。

而此种场景,对于酒楼上临窗而坐的,世家公子们来说,早已见怪不怪。

“定国公的小妹一年七次回京,怎么还是有这么多人,喜欢看热闹?”

酒楼中不知是哪个随口一问。

“哼,整个大周朝,除了后妃公主,恐怕没有哪家姑娘能有这么大的排场。”

众人看着区区一个定国公家的小妹,轿撵奢华竟堪比皇家,不由得暗暗咂舌。

“身份尊贵,还不是得益于她那些权势滔天的兄弟?”

“是啊,可就算是如此贵女,怕也入不了咱们燕王的法眼。”

“诶诶诶,我听说这陆家姑娘刚进了关,燕王就去定国府退婚去了。”

“想不到就是燕王这等儿郎,也会惧怕这么个母老虎啊!”

说罢,几人一齐大笑起来,声音猥琐放荡。

马车从酒楼下行过,车内陆挽澜听见此话,却还是一副恬静模样。

而陆云策向来明媚的脸上,瞬间像蒙了一层霜般,声音中掩盖不住愠怒:

“他萧家的天下,都是我陆家打下的。他萧晏之,无权无势,也太不识抬举。”

“六哥,不可妄言。”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团宠狂妃倾天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