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靠着墙壁,萧潇重新整理了一下原身的记忆,把这个时代最重要的转折的几个节点牢牢地的记在脑海里。重新整理完她循着记忆里的路线踉踉跄跄地往家里走去。这个年代电灯还也没在农村普及,仅有零星的几户人家还亮着煤油灯。萧潇借着月光,踹深踹浅的走着。这时候的萧家,整理完她循着记忆里的路线踉踉跄跄地往家里走去。。...

倚靠着墙壁,萧潇整理了一下原身的记忆,把这个时代重要转折的几个节点牢牢的记在脑海里。

整理完她循着记忆里的路线踉踉跄跄地往家里走去。

这个年代电灯还没有在农村普及,只有零星的几户人家还亮着煤油灯。

萧潇借着月光,一脚深一脚浅的走着。

这时候的萧家,萧母吴桂芳想去开导一下萧潇,却怎么敲门都敲不开。

着急上火之下叫来萧成刚跟儿子萧建设直接蛮力破开了萧潇的房门。

房间里空空如也,萧潇不见踪影。

萧成刚气的抡起拳头往房门上一砸,那实心的木门被砸的凹陷下去一个拳头印,他的手也被木屑扎的鲜血直流。

“孩子他爸,你这是干什么,建设,赶紧拿东西来给你爸包一下伤口。”

吴桂芳捧着萧成刚的手,眼泪“唰”的就流下来了。

萧建设赶紧手脚利索的拿来了处理伤口的东西,萧潇就在这时候进了家门。

一家人面对面都陷入了沉默。

萧成刚看到这个孽女就想揍一顿,可就这么一个女儿,从他两个拳头大小一路娇娇的养大了,他又怎么下得去手。

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她几眼,便任由吴桂芳给他包扎伤口,不说话也不再看她了。

吴桂芳看萧潇回家了,有心说点什么,碍于萧成刚正在气头上,也就什么都没说,只心疼地给他男人弄伤口。

倒是萧建设,他不像萧潇是个女孩,他是从小被萧成刚糙养的,早就看不惯这个姐姐被爸妈宠的四六不分,识人不清的,开口就是一顿怼。

“萧潇!你还知道回来啊?你知不知道爸被你气成什么样了,你说你去哪了,是不是又去见那个禽兽了?”

自从秦前进勾搭上萧潇之后,萧建设就再没叫过他的名,一直喊他禽兽。

萧潇张了张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从没跟家人相处过。

要是原身在,早就哭出来了,可她哭不出来,无奈的叹了口气,朝着桌边的一家三口解释。

“我已经看清秦前进是什么样的人了,以后不会再跟他纠缠不清了,你们安排的婚事,我接受。”

说完,萧潇有些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头,转头就进了房间。

以前她从不会跟别人解释什么,也无需解释,她做的事,说的话,别人都只有服从的份,就连她以前的队友,也是万分尊敬她的。

毕竟她的异能相当于医生了,顶级医生无论在哪个年代都是受人尊敬的。

可现在,多了三个家人,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去相处。

算了,慢慢来吧,缺失了那么多年的亲情,不可能真就一朝补齐没有丝毫隔阂。

还在饭厅处理伤口的一家三口面面相觑,都没想到这是萧潇能说出来的话。

吴桂芳手上动作不停,嘴上还一边说:“闺女这是醒过来了,是好事啊,他爸你也别气了。”

“唉,就是这林家的亲事,不知道还成不成,这孩子当初闹的沸沸扬扬的,也不想一下怎么收场。”

到底是自己宠着长大的女儿,萧成刚不舍得苛责一丢丢,说着责备的话,语气却是担忧。

萧建设却看不下去爸妈一副他姐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样子,如果他知道女儿奴这个词,说不定就都明白了。

可他现在还是很生气,十几岁的小少年气鼓鼓地开口:“你们别高兴太早了,说不定她就是骗骗你们的,就想降低你们的防备,回头又跟那禽兽搞一起去了。”

“萧建设!瞎说什么呢?你姐不是那样的人!”萧成刚不满地瞪了萧建设一眼。

儿子又怎么样,怎么比得上女儿这样贴心的小棉袄,虽然这小棉袄前阵子有些漏风……

虽然打压了儿子,但还是有必要安抚一下,假装咳了两声,萧成刚又开口:“他娘,你明儿一早去大头家问问,他家还有没有猪肉,有的话你看着割一块回来,咱家也好久没开荤了。”

“哎!”吴桂芳应了下来。

听到有猪肉吃,萧建设开心了,只不过还是嘟囔了一句:“咱还是得好好看着我姐,那禽兽把我姐迷的五迷三道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施了什么妖术……”

“建设闭嘴!”

不等萧建设说完,萧成刚厉声喝止了他。

现在这年头,宣扬迷信思想被人听到可是要被拉去再教育的。

自知失言的萧建设做了个缝嘴巴的动作,缩着脑袋回屋睡觉去了。

只留下一对操心的父母还在商量着怎么给女儿擦屁股。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末世大佬重生饥荒年代”,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