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她要摸头上磕出的地方,妇人赶快制止“可别用手碰,乖!四丫你是磕好日子了,娘看一看,娘带你去找郎中去。”周围围在她们的村民见人没事儿,这天儿地里除了活计呢,不少说着“人没事儿就好,没事儿都散了吧!”“走了走了,地里除了活呢,”除了那真的看不过去的的大周围围着她们的村民见人没事,这天儿地里还有活计呢,不少说着。...

见她要摸头上磕出来的地方,妇人赶紧阻止

“可别用手碰,乖!四丫你是磕到头了,娘看看,娘带你去找郎中去。”

周围围着她们的村民见人没事,这天儿地里还有活计呢,不少说着

“人没事就好,没事都散了吧!”

“走了走了,地里还有活呢,”

还有那实在看不过去的大婶子,就对一旁之前开口道妇人道:

“我说姜嫂子,这丫头就算不是你们沈家亲生的,那也是你们家老三从小捡回来叫他们爹娘的,你家这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啊,看看这孩子被她几个堂姐欺负的。”

之前那位叫姜嫂子的妇人的声音带着些尖锐

“刘氏你说什么呢,俺家大丫她们什么时候欺负过她,你可别睁着眼睛说瞎话,败坏俺家大丫的名声,俺家大丫还要嫁人哩,你这心咋这么坏呢?”

那妇人被说也生气的呸一声

“俺是好心提醒你,不领情就算了,就你家大丫那性子还有啥个名声呦!”这婶子说着转身就走。

姜氏听她这么说自己闺女当然不乐意,才要追上去说话,就见赵氏抱着那个捡来的赔钱货要往郎中家去,翻个白眼就朝着赵氏道:

“哎呦,不过是个捡来的赔钱货,这还金贵上了,头上破了个口子就要看郎中,咱家可没有那闲钱!这钱要是想从公中出,俺家可不答应!”

说着话就招呼她身边的三个十来岁的女孩儿一起转身走了。

只留下赵氏抱着她的僵硬背影,沈紫玥很好奇这妇人会怎么办?

是依旧选择带自己去看郎中?

还是带着自己回家?

却见这妇人低头,眼泪就砸在她的手背上,让她微微蹙眉看向那滴泪,眼泪,是这么烫的么?

她睁眼看那泪眼朦胧的妇人,妇人强忍眼泪,给她挤出一个笑,笑的真不好看,可却让她有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心里不知为何闷闷的。

“不怕,娘带你去看郎中,公中不给出钱,娘先借着,回头娘去山上多砍些柴去镇子上卖,还有你爹呢,咱们能将钱还给葛郎中。”

说完就抱着自己调整个姿势,继续往那葛郎中家去。

被抱在怀里的紫玥魔尊身体有些僵硬,她虽然修魔三千年,可也不是生来就是魔修,更不是生来就是个冷心的人,只是她那个时候生在修仙界的小家族里,出生就是个没娘的庶女不说还要被送去给人当炉鼎,她能不反抗么,后来……被逼到绝境,那就弃道修魔好了。

像这样的关怀她还真是没有体验过,有些新奇,还有些沉重。

而且神识?自己的神识竟然只有练气一层的样子,这不符合常理啊!

思绪翻涌间她已经被带到了葛郎中家,山脚下一个偏僻些的院子,赵氏的声音有些急切

“葛郎中,求你快给我闺女看看,她这头磕破了流了很多血,之前还背过气了呢,我实在是不放心。”

葛郎中是个五十多岁的老者,摸着胡子点头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的婆娘四十多岁的妇人,身材微胖的从厨房走出来,将嘴里的南瓜子皮一吐,有些嫌弃的看着她们娘俩

“我们可只负责看,草药是没有的,你也知道你家婆婆是个死老扣,我们家的药可都是一家人去山上采回来的,那可是冒着要命的危险,给你家四丫用了,你也给不起药钱,还是别给咱们两家都添麻烦的好。”

葛郎中听她说完才开口对她道:

“好了,你回屋去,我给四丫看看四丫是个好孩子,你说这些干啥?”

然后冲赵氏说:“将孩子给我看看。”

赵氏感激的连连点头,看的咱们紫玥魔尊忽然就心情有些不好,冷着一张小脸儿,可她如今就是个八岁的孩子,气场全开也只是让人觉得她有些沉闷而已,根本起不到王霸之气侧漏的威慑感。

葛郎中只是觉得四丫今天更沉默了,检查她的头一番,在额头中间磕了道口子的确挺重的,想了想还是去拿了瓶药膏出来,将她的伤口清理好后,倒出来一点给她敷上。

赵氏见了赶紧连连道谢,看的沈紫玥又是蹙眉,她这身体的头的确是有些严重重,可等她,

“嘶~”

头上一疼,她本能就要一掌将这弄疼她的人给拍飞出去,然而她伸出的手被赵氏这妇人给一把握住,让她不能动弹

“四丫别动,让葛郎中给你上药,上了药就好了!”

这特么的,疼的她小脸抽抽,努力咬牙绷住,已经可以肯定,自己不再是那个修仙界大佬紫玥魔尊了,不然痛感不会这么清晰的直入神魂,让她不得不接受渡劫失败这个现实!

但为何又能重生在这小丫头身上呢?怪了!

回去了路上,赵氏要背着她,她没让,头破了脚又没事。

跟着赵氏回到沈家,一路上她也将这小山村的样子给看了个大概,而沈家就在这小山村的东边离山脚下不远,左边没有人家,右边有几户人家,此时已经是夏天的傍晚,家家户户都是趁着天还亮在院子里吃饭。

沈家也一样到了吃饭的时候,沈家门口站着个汉子,是这小丫头的爹,虽然是养父,可对她还是很关心的,要是没有他偶尔上山给弄个野鸡蛋鸟蛋什么的给她吃,这身体还能更糟糕些。

“你们回来了,四丫怎么样,头没事吧?葛郎中怎么说?”

沈老三疾步走来,见到她头上缠着白色的纱布,就蹲下来要抱她。

抱她?!

这可不行,努力挤出个笑,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心里的坎过不了

“爹!我没事了咱们赶紧进去吧。”

还没到院里就听到有个婆子骂骂咧咧的声音

“还知道回来啊,什么金贵东西呢,还看郎中,不就是头上破了个口子么,一把草木灰就能解决的事还非要去看郎中,我告诉你老三,咱们家养着她就已经不错了,还看郎中?

老娘还没有找她算账呢,成天在外面给老娘一副受了委屈的死样子,不知道感恩的贱骨头,还败坏我大丫她们的名声,要是大丫她们找不到好人家,看我不打死她个赔钱货!”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总有人想打扰我修仙”,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