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言一出,幸灾乐祸,暗想赵承晞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不在少数。连上次如花似玉的小姑娘的请求,秦崇州都表示拒绝了,么会答应下来你这个不识礼数又不学无术的小子?只可惜秦崇州的表现令众人继续大跌眼镜。秦崇州低着头,竟说了个“好”,便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后,场上深陷了一片可惜秦崇州的表现令众人大跌眼镜。。...

此言一出,幸灾乐祸,暗笑赵承晞不知天高地厚的不在少数。连刚才如花似玉的小姑娘的请求,秦崇州都拒绝了,难道会答应你这个不识礼数又不学无术的小子?

可惜秦崇州的表现令众人大跌眼镜。

秦崇州低着头,竟说了个“好”,便举杯一饮而尽。

之后,场上陷入了一片诡异的静默。

赵承晞自然知道秦崇州会帮她,但是有个细节只有坐在他身侧的赵承晞看到了,秦崇州说好的时候,好像是带着笑意说的……

他笑什么笑……我又不是真的不会……

如果这场游戏中,令人瞩目的护国侯没有被抽中的话,只怕是谁都会觉得可惜的。这不,这轮就刚好由秦崇州来抽纸条了。

只见秦崇州信手拈了一个纸条,摊开一瞧,竟低笑不语。

众人皆是疑惑不解,纸条上是写了什么好笑的字眼吗?

赵承晞近水楼台,凑近一瞧,便笑弯了眼:“我看这位出题人才是妙人呢,这个词是‘天子’。”

此言一出,大伙儿都面面相觑,这是哪个胆大包天的敢写这个词啊,私下里议论陛下,万一传进了宫里,可是大罪啊!

这个胆大包天的人还能有谁?

便是随意地坐在座位上,眼里闪着狡黠,正等着秦崇州赋诗一首的赵承晞了。

孟应然见状也是悄悄捏了把汗,这个词很明显就是陛下用来为难人的,还好不是自己抽到这个,不然可是赋诗也难,投降也难了……

其他人都暗中猜度着秦崇州的反应,嗯……其实他也没什么反应,依然是面无表情地看着手中的纸条,好似他人口中的难题是自己与他无关。

正当众人还在交头接耳秦崇州要如何应对时,秦崇州骤然开口吟道:“稻香十里获收忙,号角长鸣战旗扬。”

嗯……这前句说的是丰收,后句写战场,这是什么意思?和天子有什么关系?

大家一脸迷茫之际,秦崇州继续念:“养心殿主知何如?夜寒伏案触手凉。”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先写百姓耕种,战士浴血沙场,这个国家的子民们都在辛劳着,那一国之君呢?更深露重仍在殿中处理政务。有趣的是,诗里还用了嗅觉、听觉、触觉来表现,实在是别具一格。

其实秦崇州对于舞文弄墨并不精通,这诗临时作来,也是略微粗糙,只是在场的谁敢说秦崇州一句不好,还不是满堂喝彩,赞颂秦崇州文武双全。

赵承晞对秦崇州的表现还算满意,若是秦崇州开口便恭维她雄才伟略,说东陵国在她的治理下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只怕她会看低了这护国侯。好在他的应答朴实自然,深得她心。

赵承晞正觉得无趣,自己原本想丢个烫手山芋出来,岂料就这么轻而易举被秦崇州化解了,真是没意思。

嫌没意思,有意思的来了。

秦崇州径直转头看向赵承晞:“不知微臣的愚作陛下觉得如何?”

赵承晞正饮了一口茶,还没来得及咽下,被秦崇州这一句惊得直接喷了出来。

身旁知晓赵承晞身份的下人急忙掏出手帕帮赵承晞擦拭。

惊的何止赵承晞一人,见那些宾客们哪个不是目瞪口呆,呆若木鸡,见秦崇州起身出列向赵承晞行礼时,才反应过来,匆匆起身,伏地行礼。

赵承晞整理好仪态,这才缓缓道了声“平身。”

“陛下,请上座。”孟夫人躬身请赵承晞换座位,赵承晞也不推托了,在上位坐了下来。

众人偷偷抬眼瞥了赵承晞几眼,刚才那个泼皮模样的无知郎中竟是当今陛下?不不,陛下肯定是演技高超,陛下果然是陛下!

“朕今日只是来为孟相贺寿,顺道看看孟夫人,本不想大张旗鼓,惹得大家拘谨,故而隐瞒身份,和众位共欢一堂,怎奈秦爱卿这般不识趣。”

秦崇州闻言,请罪道:“是微臣唐突了,扫了陛下的兴致。”

陛下您是还没有玩够吗?

“看在秦爱卿的诗勉强合格的份上,朕就不追究了。”赵承晞一副宽宏大量的样子。

“谢陛下。”

“不得不说,爱卿果然魅力无边啊,朕见这在场的姑娘们都对爱卿很是仰慕呢。”

众人皆屏息凝神,陛下这话是褒还是贬呢……怎么觉得有些酸味……

“陛下言重了,微臣并未察觉到有哪位小姐的仰慕。”

众人哑口无言,只能说……侯爷您真的很迟钝……

刚才责问过赵承晞的小姐公子哪里料到这种局面,瑟瑟发抖的跪在堂前请罪:“草民有眼不识泰山,冒犯圣驾,请陛下降罪。”

“所谓不知者无罪,你二人是性子直爽的人,年轻气盛,无可厚非。只是朕有一言说与你听,也说与众位。在场各位或是书香门第,或是朝中栋梁之后,但你的身份越显贵,品阶越高,你的包容心也应当更宽广。朕自小听万康帝教诲,为人君者,要海纳百川,包容万民。朕深以为然,也将此言赐予各位,切莫身居高位而忘了心怀谦卑与包容。”

赵承晞虽说肆意起来的时候毫无一国之君的样子,但一旦正经起来这暗伏在身上的浑然天成的天威便释放出来了,这番话说的头头是道,在场被教育了一顿的各位都面红耳赤,纷纷伏地高呼陛下英明。

秦崇州见赵承晞故作老态龙钟、语重心长地教导,忍俊不禁,才低头掩住笑意。

赵承晞玩也玩了,闹也闹了,甚至课也上了,便唤了孟夫人同自己去内堂,不再多留了。

不过众人齐跪恭送赵承晞的时候,赵承晞走了两步却停了下来。

赵承晞转身俯视一堂跪着的才子佳人,莞尔一笑。

众人还不知陛下为何突然驻足,只听上头传来清朗朗的嗓音。

“寒风凛凛百花败,暗香幽幽我独开。众人问我何为故?我原是从山巅来。”

众人细忖,这说的可不就是梅花吗?

又更像是说赵承晞自己。

众人更是俯首帖耳,惭愧不已。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都怪爱卿太宠朕”,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有声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