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风荷台就在花园后头,建在府里的人造湖边上,四面更加通透。坐在这风荷台里,望着湖里挨挨簇簇的莲叶,偶尔会从水里探出脑袋来的鲤鱼,倒是悠闲惬意享受。小郎中搀着孟夫人走到座位边,立刻察觉到出了孟夫人的拘束和难为,便悄悄地拍了拍她的手背,道:“夫人快上坐。”孟小郎中搀着孟夫人走到座位边,立马察觉出了孟夫人的拘谨和为难,便悄悄拍拍她的手背,道:“夫人快上坐。”。...

这风荷台就在花园后头,建在府里的人造湖边上,四面通透。坐在这风荷台里,看着湖里挨挨簇簇的莲叶,偶尔从水里探出脑袋来的鲤鱼,倒也是惬意享受。

小郎中搀着孟夫人走到座位边,立马察觉出了孟夫人的拘谨和为难,便悄悄拍拍她的手背,道:“夫人快上坐。”

孟夫人有些不自在地在上位落了座,又道:“各位小姐坐在一侧吧,把另一侧留给待会儿来的公子少爷们。”

大家应着,也有序地坐下了,小郎中自然而然便先落坐在右侧首位。

“趁那些公子哥们还没来,大伙儿好好想想,可有什么有趣的游戏?”孟夫人发问道。

“不如玩击鼓传花吧,大伙儿先在纸上写一些字眼,然后折好,要是鼓声停了,花在手上的那个人就要抓个纸条,以纸条里的字眼作出两句诗来,若是不会的,便自罚一杯可好?”其中一位小姐提出建议。

小郎中眼珠子一转,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开口了:“这位小姐主意甚好,只是若是不会,便请在场的人替自己喝杯酒这样才有趣呢。”

“好好好,陛……毕公子这个主意老身喜欢,就这样办吧。”孟夫人自然赞同,便嘱咐下人去准备。

片刻,外边传来熙熙攘攘的脚步声,众位小姐们都停了交谈,纷纷转头望去,等看清了这走在最前的人的容貌,都面露几分惊喜和娇羞。

这不是护国侯吗?他也来了……没想到他不穿战袍的样子也是威风凛凛,气势非凡呢……

这里最惊喜的当然是沐婉儿了,今日来本就最期盼和秦崇州见面,刚才知晓来贺寿的公子少爷们会来,心里虽有期许,但也猜想秦崇州可能不会来和这些女眷游戏,没想到……看来是老天爷知道她的内心所求,便遂了她愿吧……

秦崇州当然不想来。孟龄屏说要他留久些,不料酒还没喝两杯,便让他来见这群莺莺燕燕,他也不好当众拂了孟龄屏的面子,便应承下来。也罢,待会儿找个借口先走便好。

对比于一众女眷的兴奋,坐在座位上的少年反而有些局促了,没成想,秦崇州只是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便径直向孟夫人问安。

秦崇州一进来目光便落在了独坐一侧的少年身上,眼底的愕然一闪而过,没想到陛下也来了。

秦崇州见赵承晞一身常服,又没坐在上位,顿时便清楚赵承晞是微服私访,于是便装作陌生人那般,直接和孟夫人说话。

赵承晞心里内心莫名有些不悦,我是该欣慰这个护国侯这么有眼色吧?可是我还没有给他眼色呢!这种被人忽视的感觉真让人有些不痛快呢……

孟夫人也是惊讶于秦崇州的表现,但也得体地起身行礼,在座的女眷们也纷纷行礼。

只有赵承晞一个人坐得……心安理得。

在场不知情的见了皆面露鄙夷,这般低劣草民竟如此不知礼数,也不向护国侯行礼问安?

秦崇州身后的几位公子哥们也向孟夫人行礼问安。

正当赵承晞稍稍安心的时候,最末一位男子走上前对孟夫人拱手行礼道:“小侄向二婶请安。”

“快起来,应然,你也来了啊。”孟夫人赶紧免了来人的礼,又问道,“前厅的事忙完了?”

“差不多了,二叔让我来凑凑热闹。”

“就你最爱热闹。”孟夫人嗔怪道,又向大伙儿说,“大家快落座吧,不要拘束,自在些。”

孟应然转身刚要落座,见首位坐了一人,刚想着谁敢当着秦崇州的面坐首位,结果直接撞进这人犀利揶揄的视线里,大吃一惊地道:“陛……”

他还没说完,赵承晞就直接打断:“孟大人还记得我这个毕公子啊?”

“毕公子?”孟应然完全不知道赵承晞的意思。

“孟大人若是有空,便到我家药铺一趟,我看孟大人这脸色只怕身体有些虚啊……”赵承晞托着下巴端详着孟应然的脸,煞有其事地道。

这个孟应然是孟龄屏大哥的独子,按辈分算,赵承晞还要叫他一声表舅,父母逝世之后便住在丞相府,孟丞相二老待之如亲子一般。这个孟应然长得算是仪表堂堂,风度翩翩,可是没有官场之心,如今只在翰林院担了个闲职,说是只想吃喝玩乐,游戏人间,现在二十五六了也不成亲,孟丞相孟夫人可没为这事少操心。

“药铺……”孟应然也是聪明人,听赵承晞这么两句话,心下便有了几分计较,便顺着赵承晞的话道:“好好,那就先谢谢毕公子了。”

“坐下再闲聊吧。”孟夫人赶紧招呼着大家落座。

这时赵承晞还没有起身让位的意思,这可激起了小姐们的不满。

后来的公子哥们不明所以,以为赵承晞是什么大人物便没有多言,倒是几个心高气盛的姑娘家见了气得不行,恨不得冲出来仗义执言。

秦崇州也不计较,便在挨着赵承晞的次位落了座。众人见状,也纷纷依次落了座。

一位小姐暗想,若是此时我出声,侯爷岂不是对我印象深刻?想罢,她便开口了:“毕公子,这座位应是按品阶身份排列,你是一介平民,怎可坐在首位?”

赵承晞就知道会有人提出这个问题,可是从小到大她都是横着走的,她这个性子怎么可能委屈自己去坐在下方,便回答道:“这位小姐说的在理,只是小姐你好像也是一介草民,刚刚那话好像也轮不到你来责问吧?”

“你……”这位小姐被堵得哑口无言,只得悻悻地回答道:“我是替侯爷问的……”

““哦?原来如此。”赵承晞笑笑,又转头看向秦崇州,“那侯爷也是这个意思?”

秦崇州趁着这会儿和赵承晞没有尊卑之别,也转头看向赵承晞。

赵承晞没想到秦崇州会忽然这么直接地望过来,猝不及防地撞进秦崇州深如幽潭的眸子里,竟像被吸住那般一时移不开视线。

须臾,秦崇州缓缓开口:“本侯没有这个意思。”

秦崇州言毕,便移开了视线。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都怪爱卿太宠朕”,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