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京陵城城门外,一群朝廷官员整齐的队列立于,一些站在角落的都忍垂头耷肩,由此可见等侯了许久。一片暗红色的朝服中,中间那抹明黄色的身影看起来分外醒目。赵承晞困的眼睛都要睁不开了,还没看见秦崇州和护国军的身影,心里又把他骂了几句。小连子见赵承晞困的东一片暗红色的朝服中,中间那抹明黄色的身影显得格外显眼。。...

清晨,京陵城城门外,一群朝廷官员列队而立,一些站在角落的忍不住垂头耷肩,可见等候了许久。

一片暗红色的朝服中,中间那抹明黄色的身影显得格外显眼。

赵承晞困的眼睛都要睁不开了,还没见到秦崇州和护国军的身影,心里又把他骂了几句。

小连子见赵承晞困的东摇西晃的样子,小心护着赵承晞以免她摔跤。

赵承晞的外祖父,也就是当今丞相孟龄屏见状,狠狠地咳嗽了两声,直接把赵承晞吓得差点跌了一跤。

“这个秦崇州,这么久还不来!朕长这么大,还没等过人呢!”赵承晞急忙说两句话缓解自己的尴尬。

其他大臣见赵承晞面露不满,也附和道:“是啊,这个秦崇州太不像话了,竟然让陛下等这么久。”

“陛下息怒,护国侯大胜北周,舟车劳顿,迟些也情有可原。”孟龄屏又道。

先帝赵璋询驾崩之时,虎视眈眈的北周国趁机袭击东陵国边境,一连夺下东陵国五座城池。护国侯秦崇州自请出战,领护国军应战北周国,历时三年才得胜回朝,居功至伟,让大家等候片刻也实属正常。

赵承晞心里明白外公说的,她也就是爱逞逞嘴皮子罢了。

“陛下,护国军来了。”小连子在一旁提醒道。

赵承晞举目望去,引入眼帘的先是飘扬着的大旗,上面大大一个“秦”字。正是这个秦字,让北周国大军望而生畏,正是这个秦字,保卫了东陵国数百年,正是这个秦字,告诉众人,东陵国的铁骑护国军来了!

赵承晞见护国军浩浩荡荡而来,步伐一致,气宇轩昂,马蹄声,脚步声,谱奏了一曲慷慨激昂的战歌,让人仿佛听到了战场上激励人心的战鼓声,看到了战士们浴血奋战的身影。赵承晞瞌睡全消,油然而生出一种自豪感。

这是我的军队!这是我赵承晞的军队啊!是让北周国闻风丧胆的军队啊!

赵承晞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最前方的那方赤红色的骏骑上,毛发油亮,身姿健硕,一看就是一匹好马,而它的主人身披银白色战甲,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面如冠玉,剑眉星目,却不苟言笑,彷似岩壁上雕刻得栩栩如生的上古战神。

他高高束起的乌发被风吹的肆意飞扬,却扰不了他岿然不动的沉着淡定。身后的铁骑也井然有序,每一个士兵投向秦崇州的目光里不一充满着崇拜和信服。他驱着马儿缓步前行,就闯进赵承晞的眼里。

他是踏血而来的战士,他是大获全胜的将军,他是护我东陵的护国侯秦崇州!

秦崇州就这么在赵承晞微愣的目光中下了马,缓步走到赵承晞面前。

眼前的这个人慢慢和赵承晞记忆中那个朦胧的身影重合起来。

视线相交,他的目光疏淡而恭敬,但眼底却好似藏了一个神秘莫测的宇宙,让赵承晞看不透。

“微臣参见陛下。”秦崇州移开视线,只是低头行了拱手礼。

赵承晞心里浮现出眼前这个人少年时的模样。

赵承晞身后一个大臣见赵承晞没有反应,猜想赵承晞应该是对秦崇州心生不满,狐假虎威地厉声喝道:“大胆!护国侯,见到陛下竟然不行跪拜礼!”

秦崇州身姿岿然不动,依然低着头,回道:“这位大人应该是刚上任不久吧?本侯五年前上阵杀敌时伤了膝盖之时,行不了跪拜礼,蒙先帝厚爱垂怜,自此免了本侯的跪拜礼,难道这位大人对先帝的旨意有意见?”

“呵呵,原来如此,是微臣孤陋寡闻,还请护国侯不要见怪啊。”那位大臣闻言,只得悻悻地陪笑道歉。

赵承晞回过神来,余光扫了一眼说话的大臣,原来是大理寺卿袁春智。这个人真是没大没小,朕都还没说话呢,他在那逞什么英雄。

赵承晞虚扶了一把秦崇州,笑道:“爱卿免礼。”

“谢陛下。”秦崇州目光恭敬地垂下,从怀中取出一封信件双手呈上:“陛下,这是北周国的投降书,不日会派来使商量议和事宜。”

小连子上前接过信件。

“爱卿辛苦了。”赵承晞颔首,“爱卿舟车劳顿,朕允你十日时间休沐,待十日之后再行上朝。”

“谢陛下。”

小连子宣读了赵承晞犒赏三军的旨意后,赵承晞便先行回宫。

“秦秩,你说咱们小皇帝怎么长得这么粉雕玉砌的,跟个女娃娃一样。”

“秦绪啊,这你还不知道啊,咱们皇上每天在宫里锦衣玉食,山珍海味的,又不像咱们这种要上战场的大老粗,自然是养的水灵灵的。”

偷偷交头接耳的是秦崇州的两个副将,两人话音刚落,就听到前面传来一句冷冽森然的话:“妄议陛下,回营后领罚。”

刚才还嬉皮笑脸的两个人闻言立马正色,立正答道:“属下知错,甘愿受罚。”

秦崇州却也不免回想起赵承晞的模样,不自觉点点头,的确是很水灵,跟小时候一模一样。这要从赵承晞还是七岁的时候说起。

一天,小承晞正念完书,正要去找万康帝汇报今天的功课内容。

赵承晞是万康帝唯一的嫡孙。万康帝一直期盼嫡孙的降生,赵承晞出生那日,久病不愈的万康帝乐得直接蹦下了床,之后又将赵承晞留在身边亲自教导,每日都要检查小承晞的功课,可见万康帝对赵承晞的期望之深。

小承晞在御书房门口遇见了同在门口等候的秦崇州。

万康帝当时正在和秦崇州的父亲秦峰在屋里议事。

秦崇州这时已经十四岁了,剑眉星目之间已经蒙上了久经沙场的威厉,他静默挺立着,目不斜视,不卑不亢。

小承晞在宫里哪里见到过这般男子,除了父王和皇爷爷这般气度不凡的天选之子以外,便是胡子花白的太傅们,不然就再算上娘里娘气的内侍们。

太傅教导小承晞长大后要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俯仰无愧于天地,不过小承晞一直云里雾里,怎么样的男子才叫顶天立地?

今日见了秦崇州,小承晞两眼放光,心里暗想,这般的男子便是所谓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吧,我长大了也要长成这个模样!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都怪爱卿太宠朕”,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