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啧啧啧,看她那样子,所以平常就很粘哥哥……”越发多的人被哭声引得,更有甚者对面无表情的李景然努努嘴一点点,连巡房的住院医生都都忍皱起眉头,心里想给这对兄妹一个台阶下。“好了好了!没什么可看的,都回家去吧!”医生冲周围人招了招招手,走入病房翻阅了下徐“好了好了!没什么可看的,都回去吧!”。...

“啧啧啧,看她那样子,应该平时就很粘哥哥……”

越来越多的人被哭声引来,甚至对面无表情的李景然指指点点,连查房的住院医生都忍不住皱起眉头,想着给这对兄妹一个台阶下。

“好了好了!没什么可看的,都回去吧!”

医生冲周围人招了招手,走进病房翻看了下徐晚晚的病历,确定她没什么大碍,就对李景然道:“既然人都醒了,就领回去吧,我们这里病床紧张,家属配合一下。”

“我不是……”李景然脸一黑,想解释两句。

可医生压根不给他们机会,掉头就走,跟着病房门跟护士说,今晚把徐晚晚的床位空出来,还有别的病人等着救命呢。

这下不走也得走了。

李景然冷冷地盯着女孩,“你满意了?”

徐晚晚默默地吸了吸鼻子,低下头,小声道:“哥哥对不起……”

“我真的不知道去哪儿,哥哥你要是还生气,我,我不麻烦你带我回家,你给我指下路,我自己走回去好不好?”

让一个刚刚晕迷醒来的小姑娘,大半夜走回家?

兄妹俩多大仇啊?

隔壁床的人看李景然的眼神,已经和禽兽无异了。

李景然简直如芒在背。

他脸色一片漆黑,冷声道:“跟我走。”

李宅,书房。

“先生,那位小姐已经睡下了。”

“知道了,不用管她。”

李景然冲过来汇报的管家点了点头,又想起方才的事情,眸光闪过几分冷意。

-

次日。

徐晚晚以为离家出走后,自己会睡不着,但实际上她睡得很好,一觉就到了天亮。

她感觉身体前所未有的轻盈,以往盘踞在心头的憋闷似乎消失的无影无踪,下意识将功劳归到了那个陌生的男人身上。

不愧是气运之子!

虽然昨天死皮赖脸很丢人,但值了。

很快,她就被人叫下楼吃饭。

李景然已经到了,手边放着咖啡,正用手机看着什么,完全没理她。

但徐晚晚刚沾了他的光,一点都不觉得被忽视,拉开椅子坐下,主动道:“哥哥早。”

少女声音脆甜,带着愉悦的笑意,一双杏眸弯成月牙,有几分娇憨的可爱。

李景然余光一扫,默不作声地点了下头。

徐晚晚胃口很好,她很久没吃过热的早餐了,以前在徐家,为了讨好家人,她都是全家最早起来的,等所有人吃好,她那一份早就凉了。

“吃完就离开。”

忽然,李景然开口,声音漠然。

说完,他抬了抬下巴示意,立刻就有人递上一张银行卡。

他冷漠的道:“这里的钱,够你生活一段时间,我耐心有限,别在我面前耍花招。”

徐晚晚怔住了,有些茫然。

“哥哥要……赶我走吗?”

“我不是你哥哥。”

李景然皱了下眉,淡淡开口。

说完,他径直起身上楼。

半小时后。

李景然出门比以往晚了些,他猜着那女孩走了,才从楼上下来。

结果刚一出门,就看见一个人影。

女孩身材瘦小,抱着书包缩在屋檐下,雨水落在地上又迸溅起来,弄得她衣角全湿了,头发也湿漉漉地贴在脸上,原本巴掌大的脸失了血色,显得更脆弱了,整个人蔫巴巴,眼角晕开一抹粉红,好像刚哭过似的。

她抬头对上他的视线,立刻眼泪汪汪地喊,“哥哥。”

软糯的声线带着明显的颤抖,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叫李景然都愣了愣。

徐晚晚其实就是腿蹲麻了。

她根本不知道怎么离开这里,又碰上下雨,只好躲在屋檐下,想着等雨停再走,刚才一见到李景然就想站起来,结果一股难言的酸痛直冲脑门,让她差点摔地下,眼底也泛起热意。

“你怎么没走?”

李景然沉默片刻,大抵是她看起来是在可怜,语气倒不像刚在餐桌上那么冷。

“我不知道去哪儿。”

徐晚晚抿了抿唇,眼泪汪汪的开口,“我只认识你,哥哥,别抛下我好不好?我吃的很少的,也可以睡沙发,求求你别赶我走好不好……”

她在赌。

她必须靠近气运之子才能活长久,而眼前这人是她目前认识的唯一一个,为了自己的小命,她都要厚着脸皮想办法缠住他。

徐晚晚哭着哭着,就想起了自己上辈子的事,觉得自己可真的是太惨了,越哭越凶,最后哭的眼睛都肿了,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

李景然头疼的捏了捏眉心,静默半晌后,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

不管是真失忆还是假失忆。

哭得倒是挺真情实感的,仿佛他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真是个麻烦。

李景然和徐晚晚对视片刻,终于败下阵来,黑着脸冲屋里的管家吩咐,“去找套她能穿的衣服。”

成功了!

徐晚晚眼睛一亮,赶紧揉着腿站起来。

直到女孩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楼梯口,李景然才收回视线。

随即,他看见了对方落在沙发上的书包,微微敞着口,里面露出一角白纸——似乎是准考证。

李景然皱了皱眉,毫不客气地抬手抽出来,黑白纸张上印着女孩的脸,还有名字,考点和准考号。

“高中生?”他脸色更黑了。

哪家能舍得把刚成年的孩子送过来?

李景然是一点都不信徐晚晚的话,但对方确实一脸无辜,没什么心机的样子,他更倾向于是被人利用的。

思虑片刻,他将准考证拍了照发给助理。

“查一下这个人。”

准考证都是一人一个号,没有伪造的可能。

徐晚晚身体本来就不好,又淋了雨,吹了半小时冷风,进屋就有点不舒服,她跟管家要了药,喝完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再醒来,被床边的人影吓了一跳!

“是我。”低沉的嗓音徐徐响起,徐晚晚揉了揉眼睛,才认出竟然是李景然。

“哥哥?怎么了?”她茫然地问。

“今天出高考成绩,你不知道?”李景然挑了下眉,看她的眼神跟以往有些变化,似乎带着几分欣赏。

看她眼里的震惊不像作假,难道真的失忆了,连高考成绩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记得?

徐晚晚是真把这事儿给忘了,仔细思索了一番,才想起来,在原书里面,徐晚晚在高考前扬言要和女主比成绩,谁分数低谁就滚出徐家。

当然,下场可想而知。她不仅发挥奇差,刚刚过了二本分数线,填报志愿的时候还面临着滑档的风险,而且因为当众发誓后又食言,沦为了全城的笑柄。

也再一次衬托了女主的聪慧和机智。

原以为回来的正是时候,可以改变命运,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高考成绩都已经出来了,想必自己和原书一样,没有考好吧……

垂下眼,徐晚晚半晌才点了点头,好像不太高兴。

“恭喜。”

李景然察觉到她的低落,眼里划过一丝猜疑,才淡声道:“你是今年省理科状元。”

徐晚晚猛一抬头,满脸不可思议。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恶毒女配改拿甜文剧本”,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