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的,真无聊的其木格一个人在这两进的院子里呆着,都要长霉了。也不想去御花园,谁明白会遇上什么贵人,一个打招呼好,就被人家给记挂上了。因为康熙帝今年才分封诸侯了大阿哥至八阿哥的诸位成年皇子,并命令给分封诸侯的皇子兴建府邸,因为九阿哥和老十将要大婚之日,因为也也不想去御花园,谁知道会碰上什么贵人,一个招呼不好,就被人家给惦记上了。。...

无聊,真无聊

其木格一个人在这两进的院子里呆着,都要生霉了。

也不想去御花园,谁知道会碰上什么贵人,一个招呼不好,就被人家给惦记上了。

因为康熙去年才分封了大阿哥至八阿哥的诸位成年皇子,并下令给分封的皇子修建府邸,因为九阿哥和老十即将大婚,所以也很幸运的分到了府邸,但府邸的修建也得到年底才能完工。

所以如今康熙的儿子们全挤在东西两个阿哥所里。

本来想趁此机会和四福晋多多联系的,但人家根本就没约其木格去玩,其木格也就不好贸然去贴四福晋,以免弄巧成拙。

而且,宫中耳目众多,妯娌间也不好多走动。

于是,其木格就只有坐在院子里,抬头看天。

“主子,八福晋、九福晋来了。”乌雅笑吟吟的对其木格说道。

“啊,”其木格一楞,他们怎么来了,虽说他们差人送过一些吃食,但还从没登过门啊。

难道因为自己没回礼,上门来教导了?

干脆来个闭门不见?那自己就甭想和平演变老十了。

于是其木格只好说,“快请啊。”再一看,反正自己正好在院子里,也走不了几步,干脆就到院门口迎着。

“给八嫂、九嫂请安。”

“十弟妹,又没外人,别这么多礼。”八福晋看来挺高兴的。

一行人进了屋,还没坐定,就听九福晋说:

“十弟妹,听十弟说,你平日里倒喜喝茶呢,这不,我手上刚来了一点新茶,琢磨着你可能喜欢,就给你送来了。“

“谢九嫂,我倒不懂茶道,只是觉得喝着还行,也就没换了。”

“你九嫂啊,还怕你汉话说不大好,专门拽我过来,瞧吧,看来十弟倒没说大话,我今儿可没用处了。”明艳的八福晋说话也透着爽利。

“八嫂,瞧你说的,早就想请嫂子们过来坐坐,可又怕不合规矩,今儿来了,可让人心里高兴呢。”其实其木格想说的是,怎么来的不是四福晋啊。

“其实也不用太忌讳什么,咱们妯娌偶尔还可聚在一起打打叶子牌呢,本想教教你的,不过如今敏妃病重,还是过段日子,不过,你闲暇无事,多走动走动,倒是无妨的。”八福晋乐呵呵的说道,看来还真是想把其木格拉入她们一伙了。

“是呀,我昨儿和八嫂去给额娘请安,额娘正好要去探望敏妃,我们也就顺道去给敏妃请安,看样子却是不大好呢。听你九哥说,十三弟这两天上学都恍惚。“九福晋说道。

“啊,十三爷为什么恍惚啊?”其木格觉得这事和十三没什么关系呀。

“十弟妹,这十三爷可不是你叫的,得叫十三弟”八福晋指出其木格的错误,继续道“敏妃是十三弟的额娘,十三弟自然心焦。”

其木格一直以为十三的额娘早死了,敢情现在才开始生病啊。

其木格心想,那得赶紧去表现表现,怎么也得去请请安。

送走了两位福晋,其木格就叫阿朵把九福晋带来的茶叶拿着,急急往敏妃宫中赶去。

太监通报后,将其木格请了进去,还好,其木格真怕敏妃病中不见客呢。

“给敏妃娘娘请安,娘娘吉祥。”

“快起吧,”躺在床上的敏妃没什么精神,“到跟前来,让哀家看看”。

其木格走近床前,敏妃脸色潮红,嘴唇却没一丝血色。

“十阿哥真是有福气的。”敏妃看着其木格,虚弱的笑着。

“娘娘,其木格来京城不久,倒不知道娘娘生病了,要不早来给娘娘请安了。”

“本宫这身子骨越发不济了,这折腾的。”敏妃话还没说完就咳嗽了起来。

旁边的宫女赶紧端了杯清水上前。

其木格也不好多待,闲扯了两句就告辞了。

刚出门,就见十三阿哥冲进院子。

“十三弟。”其木格叫住了急冲冲的十三。

十三这才察觉到其木格的存在,上来打了个千:“十嫂安,谢十嫂来探望额娘。”

眼前的十三样子很憔悴,看来最近没怎么休息好。皇子从早上5点到下午3点都要去上书房读书,本来课业就繁重,如今母亲生病,十三应该是压力不小。

“十三弟,如今敏妃娘娘生病,你更得爱惜好自己身体才是,你如今这幅憔悴模样,岂不是让娘娘更揪心。”

“是,十嫂教诲,胤祥记下了。”

看着十三这拒人千里的模样,其木格硬着头皮继续道“十三弟,论年纪,我只比你大几个月,虽说我嫁给你十哥,你该称我一声嫂子,可要论见识,我可比不上你,你十哥怕也不如你。可关心则乱,在这个时候你可不能自乱阵脚。”

十三可能没想到其木格会这么多话,低头道:“是。”

“其实娘娘更想看见一个开朗的十三弟,十三弟我觉得你还是先在外间休息一下,等精神足了,再去看娘娘,给娘娘多讲讲开心的事,娘娘心情好了,病也自然就轻些。如今,你哪怕装也得装出一副轻松的样子,你说是吧?”其木格看着十三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说道。

“多谢十嫂。”十三又行了一礼,不过,其木格觉得这次要有诚意多了。

其木格心满意足的返家,一进屋就让阿朵把库房清单拿来,其木格打算好好找找有什么东西是可以给敏妃送过去的,免得象今天这样两眼一抓瞎,只有转手九福晋才送来的茶叶。

“主子吉祥。”

听到门口的请安声,其木格楞了一下,自己在屋里呀,除了自己,院子里谁还是主子呢。

我正疑惑,就见老十大踏步的走了进来。

老十每日卯入申出,也就是从早上5点到下午3点都去上书房读书,放学后不知又跑哪疯去了,所以大婚后他基本上都是早出晚归。

今天还没黑呢,怎么就回来了。

虽是这么想,其木格还是起身,迎了上去:“爷,今可回来的早。”

然后转头吩咐阿朵:“去热杯**来。”

还没等其木格吩咐完,就见老十拿起炕桌上的茶杯猛的扔了出去。

康熙三十七年下旨给皇子见府,没有老九和老十,为了女主不再继续闷在宫里,就让老十提前分府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之十福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有声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