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好,十分好。其木格基本上一夜没睡,望着旁边呼呼大睡的老十,恨严禁踹把他踢回去。这小屁孩仔细一看是从小不好好学,小小年纪经验还挺十分丰富的。经验十分丰富即使了,让其木格恨得牙痒痒的的是,一点儿都不惜香怜玉,尽可自个开心。弄完后,倒头就睡,这是什么人啊其木格几乎一夜没睡,看着旁边呼呼大睡的老十,恨不得一脚把他踢出去。。...

感觉不好,非常不好。

其木格几乎一夜没睡,看着旁边呼呼大睡的老十,恨不得一脚把他踢出去。

这小屁孩一看就是打小不学好,小小年纪经验还挺丰富的。

经验丰富就算了,让其木格恨得牙痒痒的是,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只管自个高兴。

完事后,倒头就睡,这是什么人啊。

其木格也想睡啊,折腾了一整天,小小年纪又被摧残了一把,真的想好好睡一觉,但旁边猛然多了一个陌生人,总感觉很怪异,大脑皮层怎么也没办法安静下来。

看来其木格还是很排斥老十的。

其木格只有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期盼着天亮。

当昏昏沉沉的快入睡时,门外却不合适宜的传来了走动声,苦啊,该起床了。

其木格顶着个黑眼圈,肿着眼睛,任由阿朵给自己梳洗。

今天其木格又被画了个大浓妆,艳红的嘴唇,浓黑的眉毛,厚厚的粉,末了还来了点大红色的腮红,再穿上喜庆的大红色皇子嫡福晋礼服。

也许结婚期间才这么打扮吧,其木格不和丑陋的旧势力做斗争,因为斗不过,所以忍。

装扮完毕,老十早收拾好了,

其木格看看老十,还是石青色的朝服,整个人清清爽爽的。

老十似乎见惯不怪,没有对其木格的装扮发表任何评论。

其木格和老十来外间坐定,乌雅、扎丫、格其、阿朵上前拜见老十,老十大手一挥给了赏银。

接着就是老十府上的人拜见他们的主母了。

“奴婢嫣红给嫡福晋请安。”

“奴婢海棠给嫡福晋请安。”

“都起吧。”眼前这两人都是妇人装扮,看来是被老十毒害过的,不过这两人大概都有18岁,正是青春好时节。

“她们俩伺候爷久了,都还可心,就收房了。”老十一旁大大咧咧的,根本就不觉得会伤害到他的新娘子。

其木格仔细瞧了瞧,俊眉修眼的是嫣红,齿如干贝,和她比英气自己是不行了。

海棠面似芙蓉,柳叶眉,杏核眼,樱桃小口,一典型的古典美女,其木格决定和她比英姿飒爽。

“都起吧,以后继续用心伺候爷。”阿朵赶紧拿出早预备好的打赏。

接着一干人等也纷纷上前拜见领赏,其木格也没太在意,只是多打量了一下老十的贴身太监小英子。

外间炕桌上也摆好了早饭,努力填饱肚子后,就出门去拜见康熙和太后了。

乾清宫内,老十居左稍前,三跪九拜,其木格居右稍后,六肃三跪三拜。

整个礼节做完,已是满头大汗。

康熙简单交代了两句,不外乎就是要夫妻和睦,好好给皇家繁衍子嗣,就打发老十两口子去见太后了。

其木格居然一直没机会抬头,完全不知他长什么样,更别说去核实他脸上是否有麻子了。

以后面对面遇着,其木格和康熙谁也别想认出谁来。

“有什么了不起的,本小姐还不想看你那副尊容呢,中国就是在你手上开始落后的,敢情你也知道不好意思见我呀。”还没等其木格腹议完,慈宁宫就到了。

老十和其木格再次大礼参拜,不过这次老十是二跪六拜,其木格是四肃二跪二拜。

“起吧,到哀家跟前来。”

看来太后见草原来了人,还是很高兴的。

其木格羞答答的走到太后面前,太后拉起其木格的手,打趣道:“这孩子还害羞呢,可不象草原上的姑娘。”

“太后,这个孩子可白俊呢,草原上的水就是养人。”一旁的宫装妇人爽利的对太后笑道。

“瞧你这张嘴,就知道逗乐,也不怕小辈笑话。”太后看来今天心情很不错,又转头对其木格说:“去好好给宜妃见礼,呆会她赏得轻了可不依。”

房里传来一阵笑声,娱乐太后也是众宫妃的日常工作啊。

老十又带着其木格给屋里的众娘娘见了礼。

宜妃脸若银盘,眼似水杏,加上保养得当,看上去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穿着大橘色的旗装,显得容光照人,翡翠盘肠簪更衬出她的艳丽。

德妃的品貌更趋于端庄,天蓝色的旗服使她整个人显得更加文雅。

佟贵妃显得优雅闲适,

惠妃圆润如玉。

因老十的额娘早逝,宫中说得上话的主位今都在慈宁宫凑热闹。

虽然他们对其木格和老十都淡淡的,但也许看太后高兴,所以赏赐倒不少。

太后被笑语包围着也有累的时候,大家也就趁势退了。

其木格还以为太后会留自己吃饭呢,哎。

回到家,其木格整个人瘫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

“累着了吧,好好歇歇,晚上还要到毓庆宫给兄弟们见礼呢。”老十这时显得比较贴心。

其木格躺在床上,想着早先的觐见,不由有些可怜起老十来。

康熙、太后对老十都淡淡的,生母又早逝,就算舅家背景再强,恐怕也没法对老十照拂周全。

再加上老十的兄弟皆是牛人,越发衬得老十没出息了,其木格猜他舅舅可能更关注太子,毕竟老十似乎不得圣心啊。

按说老十和九阿哥关系好,宜妃应该爱屋及乌才是,可在慈宁宫也没看出她对老十有多亲热。

真不知老十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

想着晚上就要见到那一帮心较比干多一窍的叔伯们,其木格又有些期待,这次一定要把他们看仔细了。

入夜,其木格和老十再次打扮完毕,来到毓庆宫。

太子穿着明黄的衣服,坐在主位上,其木格和老十跪下:“臣胤誐参见太子殿下,千岁千千岁”“臣妾给太子爷请安,太子爷吉祥。”“十弟你们不必多礼。”太子的声音显得很慈祥,是的,很奇怪,居然让其木格有种慈祥的感觉。

“十弟,别乐得合不笼嘴啊,知道十弟妹心疼你,别在这眼热哥哥们。”

真不知是哪个混球这么肆无忌惮。

“九哥,你眼热,找九嫂说道去,要不弟弟去给九嫂说说,哈哈。”老十看来真的很开心。

其木格打量了一眼这个最后惨死的九阿哥。九阿哥遗传了宜妃的优点,大眼、高鼻梁,唇若抹珠,丰神俊朗,貌若潘安,比花样美男多了份英气。造物主似乎把所有的好材料都给了他。

老十和他的兄弟们寒暄完后,就该其木格苦情表演了:挨着给他的哥哥们跪着敬茶。

轮到四阿哥时,看着他清淡的神情,实在想不出他以后会那么刻薄寡情,其木格一时失神,站在他面前,半天没动。

老十觉察到了异样,扯了扯其木格。

“看来四哥倒把十弟妹给冰住了呢,我说四哥,你嘴角带点笑不就得了。”其木格感激的看了眼帮我解围的九阿哥。众人听了皆大笑起来,四阿哥显得有点尴尬。

差距啊,不比不知道,一比差距就出来了,老十在这方面确实有待提高。

其木格稳稳的给未来雍正敬了茶,想着别第一次见面就把他得罪了,那可太不划算。

“八哥请喝茶。”其木格在面前这个温润儒雅的男子面前蹲下身。

“十弟妹快起来吧。”如果说四阿哥让其木格觉得有那么一丝不食人间烟火,那么八阿哥就让其木格感觉如沐春风。

终于见着其木格仰慕以久的偶像了,十三阿哥,未来的侠王,如今虽然只有13岁,但唇红齿白,一看就是青春无敌美少男,十四阿哥,未来的大将军王,如今只有11岁,还没法看出他豪迈刚健的铁血男儿样,但已让其木格觉得此行不虚了。

接着,一宫女又带我进入后堂,给里面聚集一堂的嫂子们敬茶。

太子妃娴静端庄,大福晋俏丽俊逸,三福晋娇小玲珑,四福晋优雅闲适,五福晋温婉柔顺,七福晋眉目如画,八福晋明艳动人,九福晋娇艳如花。看来康熙还真没亏待他的儿子们。

其木格觉得自己自然就如空谷幽兰了,嘿嘿。

九日后,老十与其木格归宁,当然不是回到草原,而是其木格出嫁前理藩院安排住的宅子。

见了哥哥后,叙了叙家常,赶在中午前,其木格和老十返回了阿哥所。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之十福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有声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