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婚之日当天,銮仪卫备采舆,内务府大臣带领三十名内务府官员、三十名护军到礼部给娜仁一行人安排好的住所奉迎新娘。花轿陈堂中后,娜仁捧着着苹果和如意被侍女们扶入轿中,宫中嬷嬷随后喊“升舆”,接着大哥送花轿出门时。一行人出了大门乘马至紫禁城门外,接着花轿陈堂中后,其木格手捧着苹果和如意被侍女们扶入轿中,宫中嬷嬷随即喊“升舆”,接着大哥送花轿出门。。...

大婚当日,銮仪卫备采舆,内务府大臣率领二十名内务府官员、四十名护军到礼部给其木格一行人安排的住所奉迎新娘。

花轿陈堂中后,其木格手捧着苹果和如意被侍女们扶入轿中,宫中嬷嬷随即喊“升舆”,接着大哥送花轿出门。

一行人出了大门乘马至紫禁城门外,然后步行随花轿进入紫禁城,至乾西五所停。

嬷嬷引着花轿抬入宫中,在大堂前,花轿停了下来,老十向花轿上方连射三箭,为的是赶走黑煞神以确保平安。

然后有人上前来接过其木格一路拿着的苹果和如意,又递给其木格一只宝瓶,随后搀扶着仍搭盖头的其木格进入了婚房。

在房中,其木格在众人的搀扶下迈越了一只大火盆,以期将来的生活越过越红火,然后再跨过马鞍和苹果,乞望婚后的日子平平安安。

旁边的人这时才把其木格手中的宝瓶接过去,并递给老十喜秤。

还没等其木格想好到底是微笑、不笑、低眉、或者羞涩的抬头,其木格的红盖头一下就被老十揭开了。

其木格有些错愕的看着眼前这个自己将花费极大力气进行统战的小孩,忘记了微笑。

一瘦长脸,浓眉大眼,还是双眼皮,屋里的光线看不出皮肤是白还是黑,恩,就是鼻子有点塌,不过这也算是阳光少年了,不象草包呀。

老十被其木格看楞了,咳嗽了一声,其木格立马反应过来,怎么能那么失态呢,赶紧低下头。

接着,老十和其木格行了两拜礼,各就坐,嬷嬷酌酒分别递给老十和其木格,三杯下肚后,两人又被扶起来,再次行了两拜礼。

当然,整个过程中,其木格都低着头,没看老十。

然后老十就出门喝酒去了,一帮人等立马围了过来,开始给其木格卸妆、取首饰、把早前辛苦梳的两把头给恢复成长发,然后其木格又开始在床边干坐着。

圆桌上倒摆满了吃食,可惜现在不是吃的时候。

老实说,老十给其木格的第一印象还不错,是个值得争取的对象,不过,其木格认为,可能自己给他的印象会不大好,看来以后得努力加分了。

今天晚上怎么过呢?一个14岁不到的小女生和一个未满16的小屁孩?其木格想想都头疼。

难不成给他讲故事?身为皇子,再怎么蠢也不会幼稚吧,看来只有见招拆招了,总之一定要留个好印象。

感觉过了很久,老十才再次走进洞房,在圆桌旁坐下。

嬷嬷将圆桌上的吃食分别给老十和其木格喂了点,总之都是为了讨个好兆头,其木格还羞答答的回答了饺子生还是不生之类的八卦问题,终于折腾半响后,众人都退了出去,房间里只留下其木格和老十。

老十憋了半天,用蒙语说:“今儿累着了吧?”

其木格心头一松,看来老十也是想搞好双边关系的,略微斟酌了一下,其木格用汉语说:“还好。”

其实其木格想说很多话的,表达自己对他的仰慕呀,崇拜呀,给他带带高帽子,拍拍他马屁,但又怕适得其反,还是先稳着一步一步来比较好。

“汉语不好学吧?”老十总算走到其木格面前了。

其木格真想大声说,不好学?对于自己来说,没有比汉语更容易的语言了。但为了注意影响,还是装吧“学的不大好,惹您笑话了。”

“咿呀,你说的不错呀,别人要不说,还真不敢相信你才学没多久呢。”老十可能听到其木格说了个您字,立马对其木格进行了表扬。

看来想拍马屁的不止其木格一个。

老十可能他率先觉得表扬了其木格,接下来就应该轮到其木格表扬他了,所以夸完其木格后就没了动静。

其木格抬起头,打量着自己要讨好的小孩,只见他两腮绯红,可能是酒上头的缘故,穿着石青色的蟒袍,手里端着茶盏,站在自己面前,从表情上分辨不出他的情绪。

其木格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搭讪,前世去相亲也没这么狼狈。

“酒上头了没?要不喝点醒酒汤?”其木格实在没办法凭空拍马屁,只有显示自己贤惠了。

“不妨事,爷的酒量大着呢,你没见过,敢和爷拼酒的人都被爷打趴下了。”老十一屁股做到其木格旁边,喝了口茶,显得非常豪迈。

其木格现在相信老十绝不是谦谦君子了。不过,至少其木格知道该怎么称呼老十了。

“爷,”还没等其木格想好到底说什么,老十把茶盏放到床边的矮塌上,抢去了其木格的话头:“别担心,你离家那么远,以后爷会看着你的,不会让旁人欺负了你去。”

其木格一楞,这是哪跟哪啊,他也太不按理出牌了吧,怎么没个过渡,就直接表白了呢,难道他对自己一见钟情?

还没等其木格反应过来,老十就继续非常诚恳的说:“以后你高兴吃什么就叫厨房备着,别管我,爷一个大男人,不讲究吃的,真的。”

其木格楞楞的看着老十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天啊,没有电视,没有网络,没有狗仔队,这八卦新闻的传播速度怎么还是这么快啊。

“我,恩,我知道的,爷别担心。”这次其木格是真的红了脸。

老十看上去似乎很高兴,一把拉起其木格的手,其木格浑身一颤,不会吧,这就要进入正题了?

他可能察觉到了其木格的紧张,从矮塌上拿起他喝过的茶,递到其木格面前,抓着其木格的另一只手也没松开,“渴了不?”

其木格就是再不渴,此时也只有点头的份了。

“其木格,这名字好听。”老十继续扮演着情圣,顺手把其木格带入他怀里…

其木格哀叹,枉自己两世为人啊,居然被老十掌握主动。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之十福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