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太后派人来的两个老嬷嬷就就来教规矩,他们说的蒙语很道,可能会是长时期侍候太后的缘故。他们讲了一大堆,听得娜仁头昏脑涨的,眼看见了下午,竟然还没停下去的意思,娜仁就不不耐烦了。其中一个冯老嬷嬷见了,就对娜仁说:“格格可别不不耐烦,京其木格心想,嫁给十阿哥是板上定钉了,如今只有看是让他休了自己,还是自己去同化他了,不过这都得等到了京城,见了他本人才能做出选择。不过从另一方面想,毕竟要去繁华的京城,可以吃很多蔬菜,品尝众多美味,还可以见见康熙和众位皇子阿哥,也算是一点补偿吧。。...

第二天一早,太后派来的两个嬷嬷就开始来教规矩,他们说的蒙语很地道,可能是长期伺候太后的缘故。他们讲了一大堆,听得其木格头晕脑涨的,眼看到了中午,居然还没停下来的意思,其木格开始不耐烦了。其中一个冯嬷嬷见了,就对其木格说:“格格可别不耐烦,京城的规矩可大呢,要是到时候出了差错,可不美了,选秀的时候呀,教的可不比这少。”其木格一听选秀,猛然想起,清朝有选秀制度呀,那自己到底是去参加选秀还是直接嫁人呢,要是选秀,就算内定,如果表现不好,可能他们也不会硬性指派吧,最好是选秀。一想到这,其木格立马笑盈盈的对冯嬷嬷说:“草原上没这么多的规矩,一下没适应过来,嬷嬷莫怪,如今已中午了,两位嬷嬷先休息一下,下午再接着来可好?”冯嬷嬷和齐嬷嬷对看一眼,也就应了。其木格赶紧往阿布的大帐跑去,希望阿布没去遛马。还好,运气不错,阿布正在帐内给大哥交代事情,其木格也就顾不得许多,上气不接下气的问阿布自己是否是进京选秀的,结果阿布乐了,“原来我们的其木格在担心选秀啊,这次是太后直接指婚,不参加选秀。就是参加了,还有谁能赛过其木格去。”大哥也在旁笑着逗我:“别担心,这个福晋跑不了的。”看来其木格的好运气真的已经用光了,只能无奈的走出大帐。

其木格心想,嫁给十阿哥是板上定钉了,如今只有看是让他休了自己,还是自己去同化他了,不过这都得等到了京城,见了他本人才能做出选择。不过从另一方面想,毕竟要去繁华的京城,可以吃很多蔬菜,品尝众多美味,还可以见见康熙和众位皇子阿哥,也算是一点补偿吧。

这么想之后,其木格就开始静下心来学习各种规矩,穿花盆底,学满语和汉语。本来其木格想表现一下自己非凡的语言功底的,让他们教个一两天就开始突飞猛进,结果虽然前世其木格是学英语的,但真的没什么语言天份,满语只能勉强跟上进度,汉语也就不好显摆了。不过其木格正宗的汉语发音还是让他们吃惊不小。开玩笑,这可是其木格说了近30年的母语呢。

在紧张的培训后,出嫁的日期也快到了,由大哥送其木格到京城出嫁。和家人泪别后,其木格满怀心事的踏上了出嫁征程。

一路上,其木格都在思考到底该如何应对老十,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先讨好他再说,毕竟被他休了的话,如果回草原也不知面对自己的到底是什么,也不见得就能跑路。干脆还是先用糖衣炮弹把他俘虏过来,当然到底能不能俘虏他,其木格认为,这可是个巨大的考验。

经过两个月的行程,康熙三十八年六月二日上午,其木格终于抵达了北京,可惜也只是在马车里听了听北京城的繁荣。在理藩院安排的宅院住下后,两位嬷嬷就回宫复旨去了。压在头上的两座大山走了,其木格终于松了口气。

跟着陪嫁过来的有4位婢女,乌雅、扎丫、格其、阿朵、8户人家,这些以后可都是其木格的嫡系。虽然乌雅和其木格感情最好,但阿朵年龄最大,而且处理事情头头是道,所以几个丫鬟倒以阿朵为首。阿朵一面让人准备沐浴事宜,一面让人给其木格准备**,其木格赶紧拦着,让把**换成茶,随便什么茶都行。虽说其木格也是蒙古一贵族,但家里都不怎么喜欢喝茶,所以重生的日子里其木格还没怎么见到茶叶呢,当然其木格本来对茶也一窍不通,但好歹来到了汉人的地盘,总得品品茶才好。洗漱完后,其木格品了口茶,虽然没感觉出茶的好坏,但心情却是大好,不知道这算不算是附庸风雅呢。

按说两个月的行程应该让人觉得很疲惫了,这时应该好好休息一下,但其木格整个人却非常兴奋。其木格依稀记得穿越的女主一般都在大街上偶遇男主角,然后男主便对女主产生好感,最不济也是留下深刻印象,其木格觉得自己应该去试一试,万一偶遇老十呢。反正大哥要去拜见一干人等,也没空管自己,思定后,其木格立马叫来乌雅,换装出门,当然还是带了一个侍从,前世的其木格在北京也就走马观花的溜达过几次,现在虽然要嫁人了,但毕竟还是一小孩,有保镖在旁,安全得多,就算迷路也不怕。为了在偶遇的时候能给老十留下一个好印象,其木格还舍弃了男装,把自己好好打扮成了一邻家小妹,本来想打扮成一小美人的,奈何胚子差了点,何况这些皇子见惯了牡丹,说不定也会开始觉得莲花美呢。没办法啊,总得找点什么来安慰自己不是。

虽然前世也不了解北京,但记忆中还知道有个大前门,所以出门后,其木格就只杀目的地。

走在北京的大街上,看着两旁的店铺,听着京片子,虽然其木格还是搞不清东南西北,但总有一种回家的感觉,尽管前世的家离北京十万八千里。10多年没逛过街了,今天怎么也得过过瘾才好,因此,其木格就一家家的逛过去,连药店都不放过。当然其木格的嘴也没停过,街边小吃也被其木格扫荡了一遍,手里还不忘拿着糖葫芦,居然这样一逛就逛了半天。开始的时候,其木格还担心自己在大街上会不会太打眼了,可当发现自己除了给人感觉是乡下人进城外,也没引来什么轰动效应后,其木格就更是无所顾忌了。乌雅一开始也跟着疯,但后来看天色渐晚,其木格的势头仍然不减,也只得拉着其木格说:“格格,过两天再来逛吧,时候也不早了,咱们先回吧。”其木格觉得肚子似乎的确有点胀,但又心又不甘,自己还没进饭馆呢,怎么能就饱了呢。身后的侍从虽然没有吃糖葫芦,但其他小吃也吃了不少,而其木格又充分发挥了前世只逛不买的作风,他们也乐得一身轻松,如今见其木格还没罢手的意思,也怕晚了出事,都赶紧劝其木格打道回府。反正以后要在北京长住,还怕没时间来逛?因此其木格也就从善如流了。回到府中,大哥还没回来,不知道还在拜访哪家亲贵。本来想等大哥回来问候他一声的,结果一看见炕就犯困,于是,其木格便早早收拾休息了。入睡前怎么也想不起自己逛的店铺到底卖的是什么东西,只感觉琳琅满目,似乎什么都有,连小吃都不知道到底哪样最可口,敢情这半天自己都兴奋的糊涂了。最后才想起怎么今天没碰到老十呢,不过已经由不得其木格遗憾后悔了,实在太困了,唉!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之十福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