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的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转辗间,娜仁了回到这个世上13个年头了。从出生于起,娜仁就有着许多的记忆,记忆中二十一世纪的世界也不明白是梦,但是自己的想象。娜仁从最初的未知的恐惧、不甘心到而如今也乐在其中了。但到目前仍然直至,但是娜仁还不很清楚自己所在从出生起,其木格就有着许多的记忆,记忆中21世纪的世界也不知道是梦,还是自己的想象。。...

草原的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辗转间,其木格已经来到这个世上13个年头了。

从出生起,其木格就有着许多的记忆,记忆中21世纪的世界也不知道是梦,还是自己的想象。

其木格从最初的恐惧、不甘到如今也乐在其中了。但到目前为止,虽然其木格还不清楚自己所在的部落具体所处的方位,反正她的活动范围最大也就是方圆二十里,让她心安的是,如今是康熙年间,不是清末,而且幸运的是,她也不在准噶尔部,在漠南蒙古阿巴垓。阿布(蒙古人称父亲为阿布)是部落的台吉,也就是部落首领了,而且还是清朝封的一个郡王,虽然并没有视其木格为珍宝,但也没有冷淡漠视她,额莫(也就是母亲了)的重心虽然也更多的放在几个哥哥身上,不过也没忘了对其木格嘘寒问暖,老实说,其木格对这样的生活很满意。

虽然其木格对历史不大了解,但清朝的事情大概也知道一点,而且拜清穿小说所赐,对康熙几个儿子的折腾倒也不陌生,虽然其木格很想看看当今的康熙帝,也很想看看他的几个儿子,奈何距离遥远,也就不去想了。其木格考虑更多的是,自己是不是应该取道俄罗斯到欧洲去落脚,毕竟不希望自己的后人在那段耻辱的历史中苦苦挣扎,既然没有能力改变中国历史,--哎,谁让自己也不是康熙呢,--那就还是想办法改变自己后代的命运吧。所以在这13年里,每天其木格都练习说英语,免得忘记了,虽然不知道这个时候的英语和现代英语有多大差别,但怎么说到了那边也不至于成个聋子,猜也能猜个大概,想当初考听力其木格基本上都是连蒙带猜,居然还没挂过一次,所以其木格对自己的猜功非常有信心。

唯一让其木格遗憾的是饮食不大习惯,想当初自己可是无辣不欢的,如今不要说辣椒了,其他调料也没怎么看到,想吃青菜啊,没有,顿顿都是肉,吃得让人发晕。想吃鱼吧,蒙古人不会吃,当然也不会弄了。这个时候其木格的肠子都悔清了,当初怎么就不学习做饭呢。所以现在的其木格只有坐在河边,望着河里欢快的鱼,流着口水。

如今已经13岁了,蒙古人都出嫁的早,可能明年就得嫁人了,想前世30了还没出嫁,如今还没成年就开始考虑结婚,其木格真是感慨良多,在这个社会中,想等着18岁嫁人,那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其木格是个实际的人,所以,决定得开始好好盘算一下,怎么把老公栓在手里,然后让他带着自己去欧洲,而不是考虑怎么抗婚。好在虽然这世的称不上是美女,但自己从小就很注意,不在太阳下暴晒,所以皮肤比一般蒙古人都好,本来还想用牛奶做面膜的,不过年龄太小了,还是等25岁以后再说吧,其木格是非常有信心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健康、性感的气质美女的,柔弱就不用了,从遗传角度来说,这世的其木格也不可能长一副小巧的身材,所以得把自己的长处发扬光大,到时候才好迷惑住老公。不过,其木格认为,目前似乎最急切的事情应该是想办法打探出阿布准备联姻的对象,才好对症下药。

其木格左思右想,找不出办法,只有虔诚的跪在河边,祈祷着过往神灵,保佑自己嫁个好老公,能带着自己完成战略大转移,当然其木格还特地向上帝和耶稣发出了求助信号,因为其木格这个糊涂蛋不知道上帝是不是就是耶稣,所以只好分别求助。

“格格,台吉回来了,叫你赶紧回去呢”,乌雅急冲冲的跑过来,打断了其木格的祈祷。

乌雅比今世的其木格大2岁,今年15了,是个奴隶,从小伺候着其木格,其木格和她感情最好,所以打算也把她带到欧洲去,怎么也不能丢下她,让她的后代去遭受耻辱。

其木格的阿布去朝见康熙了,好象康熙是出来打猎还是巡查,顺便接见一下蒙古贵族,该拉拢的拉拢,该打压的打压,反正许多蒙古贵族都去了,其木格的阿布也不例外。每次见了康熙都能得些赏赐,反正不是黄金就是玉,其木格对玉没有研究,对黄金的兴趣大些,可惜却得不到黄金,只能得到玉,哎,这是什么世道呀。不过多些玉也好,到时候也可以换钱,这么一想,其木格立马翻身上马,向大帐冲去。

“阿布,回来了呀,路上很辛苦吧。”其木格还没进大帐就开始远远的问候亲爱的阿布了。

“其木格,快来看,好漂亮啊。”小妹一见其木格就高兴得挥手,喔,忘了说了,这一世,其木格有个很好听的蒙古名字,其木格,听了十多年,其木格也习惯了,前一世的名字反倒很少想起。

“其木格,这些都是太后赏赐给你的,看看喜欢不。”其木格,不,其木格的额莫也满面笑容。

哈哈,发财了,居然这些都是给自己的,哈哈,根本不用担心以后的日子了,其木格看着这些东西,心里乐开了花。

“其木格,分些给我好不好?”小妹望着其木格,充满了期许。

“好啊,你随便挑,不过得给我多留点。”

“其木格确实出落的越发水灵了,哈哈”其木格的阿布看来也非常高兴,“太后把你指婚给了十皇子,明年就得送你去京城完婚了,哈哈,十皇子的生母是贵妃,虽然早逝,但母族却是大族,这门亲事可让大家眼红呢,哈哈。”

听着阿布说出的话,其木格一下子当机了。怎么会,怎么可能?自己的欧洲之行呢?

“看这孩子,不至于高兴成这样啊,不过以后有得忙了,得赶紧找人教你满文和汉文,免得你去了京城语言不通,虽然皇子都会蒙语,但你还是得多学学,这次太后还专门派了两名嬷嬷来交你规矩…”

“其木格,其木格,怎么了你,别吓额莫啊”

额莫抓着其木格的胳膊,使劲摇着,其木格非常木然的、有气无力的说:“阿布,额莫,我没事,主要是想着要离开你们,心里难受,太后不能改改旨意吗?”

“傻孩子,这是天大的荣耀啊,你看看,这么多部落,只有我们才和皇子联姻啊,你怎么还能想着让太后改旨意呢,可别说这些傻话,知道你舍不得我们,但羊羔总会长大啊,别担心,虽然京城遥远,但我们总还是有机会见面的。”阿布劝慰着其木格,但喜悦明显大过即将到来的分离。

小妹也高兴的给其木格道喜,一时间得到消息的哥哥们也全来了,其木格就象个傻子似的笑着接受他们的祝福。

终于在大家稍微平静后,其木格回到了自己的帐篷,躺在毡子上,慢慢消化着这个消息。

十阿哥,前世的正史上对他着墨不多,就算多,其木格也不知道啊,谁有空去研究历史啊,在众多的清穿文中,他都是以草包或莽汉的形象出现,而且似乎从没得到过女主垂青。不过他的结局其木格却知道,因为是个铁杆的八爷党,所以被雍正给收拾的够戗。但其木格却没什么印象他娶了个蒙古女人,其木格在心中哀嚎不已,怎么没人知会自己一下呢,嫁给他,和中原那么多的美女相比,自己几乎没什么优势啊,琴棋书画一样不会,虽然蒙古人确实对此一巧不通,十阿哥似乎也不精通此类,但不代表他不喜欢柔弱的小女生给他增添一点艺术气息。再想想自己也不是长得倾国倾城,怎么去把他争取过来呢,说服他和自己跑路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不知道这个蒙古福晋最后生小孩没?要是有小孩,没等八国联军来欺负人,雍正就先给欺负了。就算指婚给十三也好呀,虽然有十年不知所谓,但至少有个好结局啊,而且等雍正上台,也可以从容跑路。

天啊,我怎么这么命苦啊!其木格想死的心都有了。

现在收拾细软跑路?问题是一个13岁的小孩子,在不清楚地形的状况下,怎么长途跋涉,而且还带着一大笔资金,还没到西伯利亚,自己肯定就先翘辫子了。老实嫁人,等他把自己给休了?…

其木格辗转反侧,一夜无眠。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之十福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