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六章君不识凤,龙心叵测

慕容芙影的话,才刚说着,也没多久。她就意外发现这时候,衣男人和修的目光,都聚焦于在,半蹲在离处,湖畔边沿周边。也是,慕容紫阳和尉迟尧的身上。果真,男人都是大猪蹄,慕容芙影会觉得,他们肯定是被她,那位国色天香的姐姐给被吸引了。永乐公主望着岸边,如永乐公主望着岸边,如花似玉的大美人,也就是慕容紫阳。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会有那么大呢?看了看虎背熊腰,顶着大饼脸的慕容芙影。再看了看,姿色顶多算得上,一般般的自己。再看了看,姿色绝伦,只要男人见了,都会不自觉,被她吸引的慕容紫阳,永乐公主实在,是感到羡慕不已:。...

慕容芙影的话,才刚刚说完,没有多久。她就发现这时候,衣男人和修的目光,都聚焦在,站立在不远处,湖畔边沿周边。也就是,慕容紫阳和尉迟尧的身上。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慕容芙影觉得,他们一定是被她,那位国色天香的姐姐给吸引了。

永乐公主望着岸边,如花似玉的大美人,也就是慕容紫阳。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会有那么大呢?看了看虎背熊腰,顶着大饼脸的慕容芙影。再看了看,姿色顶多算得上,一般般的自己。再看了看,姿色绝伦,只要男人见了,都会不自觉,被她吸引的慕容紫阳,永乐公主实在,是感到羡慕不已:

“你们还不知道吧?那个女人,就是咱们,晋阳城的第一美人——慕容紫阳。哦~对了,慕容紫阳还是,慕容芙影的姐姐,这一点,难以置信是吧?”。

慕容芙影和永乐公主,都以为修和黑衣男子,紧盯和关注的那个人,是大美人慕容紫阳。殊不知修也好,黑衣男人也罢,他们的真正的关注目标,其实是不远处的尉迟尧。这时候,黑衣男人下令,船夫即可靠岸。

黑衣男人很快收回的视线,然后看着慕容芙影的双下巴,然后嘲讽起来:

“慕容家二小姐跟慕容家大小姐,啧啧~话说回来,一看就知道,你们不是亲姐妹。”。

“你胡说什么啊?”,慕容芙影不明白,这个黑衣男人,跟自己有仇吗?拐着弯来,都要骂自己?他是不是有病呐?

“难道不是吗?”,黑衣男人当然,对慕容家的底细,了解的一干二净。所以,慕容芙影根本,是瞒不了自己的:“慕容紫阳,你是父亲的堂兄,作为养女过继过来,给你父亲的。也就是说,其实慕容紫阳,不是你父亲跟母亲,亲生的女儿。虽然你们之间,沾了一点血脉,但是跟那些,这跟亲姐妹之间的关系,自然也是没有,办法比较的……”。

慕容芙影觉得,这个男人太自大了,她有些不大服气的跟,黑衣男子,大声辩论起来:

“哼,你也太自负了吧!”

“你凭什么认为,我和我姐姐,之间的关系,会不好呢?”。

“我说的是,血脉关系。”,黑衣男人非常淡定的瞥了,慕容芙影一眼:“你的反应如此,紧张介怀。莫非你这是,做贼心虚,气急败坏,恼羞成怒了不成?也许可能,连你自己,都没有发现,你对你的姐姐,早已心生嫌隙。”。

“不要揣测别人的心意,”,慕容芙影跟慕容紫阳,之间的关系,确实跟普通人,之间的不一样,她们之间看似姐妹情深,其实慕容紫阳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慕容芙影也是处处提防于她,只是慕容芙影没有选择妒忌慕容紫阳,因为妒忌一个人,实在是太累了。妒忌过了头,会让人变得更丑陋。慕容芙影盯着,黑衣男人如虎般,狡黠和凶猛的眼睛。他的眼眸是黄绿色,这种眼睛的颜色,非常稀有。慕容芙影觉得他就像,来另一个世界的怪物,一个能够洞悉,人心的怪物:“你永远不知道,别人到底经历了什么。你永远也无法体会,别人的感受。你无法准确的去判断,一个人的内心好坏。”。

船舶靠岸,尉迟尧早就看到了,坐在船只上面的一行人。永乐公主开心的跟永乐公主等人,打起了招呼,一行人下船之后,相继来到了,晋阳城的一家酒楼。

酒楼之上,大家靠窗而坐,慕容芙影大口吃肉喝酒,完全没有,一点儿千金该有的姿态。永乐公主早已经是见怪不怪了,黑衣男子的目光一直投向,尉迟尧跟慕容紫阳的身上,修只是喝了一点女儿红,有时候还会,跟慕容芙影碰碰杯,两人竟然如此,默契的成为一对酒友。

尉迟尧自然是,认识黑衣男子,两人眼神交替的瞬间,是充满了敌意的,气氛渐渐有些怪异起来:

“公子~永乐公主~晋阳城近几日,接二连三出现几起命案,治安并不太平,还望两位出门,小心谨慎一些才是。”。

“慕容小姐,这晋阳城第一美人的称号,果不其然,实至名归,名副其实。”,黑衣男子用着轻佻的语气,对着慕容紫阳说:“如果能够被像慕容小姐,这样的大美人,一亲芳泽,即便是折寿十年,在下也心甘情愿啊!”。

这个男人说话吊儿郎当的,甚至有点轻薄之意。可是慕容紫阳是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的真实身份的,所以她绝对不会,轻易表露不满和自己态度:

“公子这是折煞紫阳了,紫阳不过是被世人,给过度美誉了。紫阳自认为自己,不过是姿色平平,并无公子,说得那么夸张。”。

这时候,慕容紫阳便借故,暂时离开了酒楼包厢。慕容紫阳此时的眼眶,有些湿润,因为就在刚刚。她跟尉迟尧,表明心意的时候,尉迟尧竟然拒绝了自己。她难以置信,从小到大,她花了这么多时间,去勾引和勾搭的尉迟尧,竟然会无情拒绝自己。

想到这里,慕容紫阳就感觉,委屈的不行,她抓着酒楼栏杆上的竹子,看着酒楼下面,熙熙攘攘的行人。

这时候,慕容紫阳并没有,注意到的是,跟在她身后的黑衣男子。直到男子把手搭在,慕容紫阳的肩膀上面,慕容紫阳回头吓了一跳,连忙对着,黑衣男子扶腰请安:

“紫阳参加陛下,陛下吉祥!”。

“你是如何认出朕来的呢?”,原来黑衣男子,就是焱国皇帝——龙泽琰,如此说来,龙泽琰游晋阳湖,应该可以说是微服出行。龙泽琰对于,慕容紫阳认出自己这件事,也并不感到惊讶。因为他一眼便看出,尉迟尧和慕容紫阳的关系不简单,如此以来,尉迟尧会把自己的身份,告知慕容紫阳,也不是一件惊讶的事情。

慕容紫阳自然坦白,她低着头故意装作不敢去看龙泽琰,装作很羞涩的样子:

“是尉迟公子告知紫阳的……”。

“看来,你跟尉迟尧关系很好啊?”,龙泽琰说这个“好”字的时候,音调拖得很长,似乎有点耐人寻味的感觉。

这个问题显然是在,问慕容紫阳跟尉迟尧,是否有着不一般的男女之情,慕容紫阳这一次选择了说谎,因为她并没有打算放弃能够勾搭上龙泽琰的机会:

“陛下说笑了,尉迟公子和紫阳,以及妹妹芙影,从小一起玩到大,关系自然是要比,一般人要亲密一些。”。

“哦?是吗?”,龙泽琰一把将慕容紫阳扣在怀里,慕容紫阳身上有一种淡淡的香味,扑鼻而来。这慕容紫阳确实有着,倾国倾城的容颜,精致的面容,优雅别致的姿态。举手投足之内,也尽显端庄秀气。只可惜,此女野心勃勃,句语行间,处处都是算计和心机。

突然被龙泽琰,给环抱住的慕容紫阳,有些无措和害羞起来,慕容紫阳有些紧张的想要,推开龙泽琰:

“皇上,请您不要这样子。”。

看着羞涩如花的美人,龙泽琰把嘴凑到慕容紫阳的耳边,略带沙哑和性感的嗓音问她:

“紫阳,进宫做朕的女人,好不好?”。

听到龙泽琰的告白,慕容紫阳愣是呆住了,她的目标一直是,在朝廷上面手握重权的尉迟家,长子尉迟尧。龙泽琰虽然贵为天子,却只是一个被尉迟家,以及四大家族,给牵制,毫无政权在握的傀儡皇帝。如果尉迟尧跟龙泽琰,放在她的面前,让她选择的话,慕容紫阳定然还是会选择尉迟尧。

像是感知到了,慕容紫阳的犹豫和挣扎,本来嘴角上扬的龙泽琰,突然整个人,整张脸变得面无表情,生硬无比起来。果然,这个女人跟所有人一样,都是爱慕虚荣,贪权好利,贪图权势之人。

“陛下,您说笑了。”,慕容紫阳并没有,直接拒绝龙泽琰,也没有接受龙泽琰的提议:“紫阳又怎么可能,配得上,向您这样的九五之尊呢?”。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红尘叹与君绝”,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有声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