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五章龙游天下,木槿花开

话说,慕容府家,有两个女儿,常常会成了,晋阳城的贵族百姓们,津津乐道的话题人物。慕容家大女儿——慕容紫阳,曾一度被被誉,焱国第一美人。但是相很姐姐的美誉,妹妹慕容芙影则沦落,很多人人前人后的笑话,所以慕容芙影身材身体肥胖,相貌平平。走到哪里,就“妹妹~”,慕容紫阳带着婢女小青,来到后院想要,找妹妹慕容芙影,相约一起出门,去集市采购一些布匹,制作一些贴身衣物:“妹妹~你在哪?”。。...

话说,慕容府家,有两个女儿,经常会成为,晋阳城的贵族百姓们,津津乐道的话题人物。慕容家大女儿——慕容紫阳,一度被誉为,焱国第一美人。可是相比较姐姐的美誉,妹妹慕容芙影则沦为,很多人人前人后的笑话,因为慕容芙影身材肥胖,相貌平平。走到哪里,就像一座大山一样,难以移动,丝毫也不灵活。固然如此吧,作为话题的主人公——慕容芙影,倒也是心宽体胖,并不大介意外界,对她的评论和嘲笑。

“妹妹~”,慕容紫阳带着婢女小青,来到后院想要,找妹妹慕容芙影,相约一起出门,去集市采购一些布匹,制作一些贴身衣物:“妹妹~你在哪?”。

此时,只见一只黑色的大豹子,向着慕容紫阳,突如其来的扑了过来,吓得慕容紫阳和婢女,后仰倒地。此时,多亏了,慕容芙影立马喊了一声小黑。那只大黑豹,这才乖乖地走到,慕容芙影的身后。在慕容芙影的面前,大黑豹乖顺的就像,一只听话的小猫咪。

“姐姐,你没事吧?”,慕容芙影的身形巨胖,走起路来,还有些喘气,她走到慕容紫阳的跟前。一脸关心的询问慕容紫阳,还有小青有无大碍?

慕容紫阳只能够,略显丑态地爬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心里咒骂着那只黑豹跟主人一样,都是不长眼睛的畜生。可是,慕容紫阳不敢表露出,自己的内心,实际想法,而是装作非常亲切的样子,看着慕容芙影:

“妹妹,你养的宠物,真的吓死姐姐我了~”。

“毕竟后院是母亲,特意留给我养小黑的院子,这里一般没有人,敢贸然过来。小黑它只是有些认生,所以产生了,一些过激行为,还望姐姐见谅,不要跟我家小黑,一般见识。”,慕容芙影摸了摸,小黑的小脑袋,安抚小黑的情绪。大黑豹此时,老老实实地趴在,慕容芙影的身旁,慕容芙影问明,慕容紫阳来意:“姐姐,来找妹妹,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如今已是七月中旬,听闻晋阳湖边的木槿花,已经开了,如今正是赏花的好时候。木槿花开,顾盼生姿,摇曳生夏,姹紫嫣红。”,慕容紫阳笑容,极为灿烂的看着,慕容芙影,如今慈爱的样子,仿佛她真的很喜欢,自己的这个妹妹。只有她们各自,心知肚明,一个在演戏,一个在装傻充愣。慕容紫阳明不知道,眼前这个傻乎乎妹妹,其实很清楚她的秉性:“出府以后,姐姐想要顺带,去集市布庄,给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还有妹妹你,做一件贴身衣物,妹妹觉得怎么样?”。

“只要姐姐不嫌麻烦就好,妹妹我体型肥胖。姐姐若想给妹妹,制作衣物,显然也得费不少,功夫和布料。若是姐姐嫌做这些,有些浪费功夫,不如让下人或者裁缝,他们去做便好。”,慕容芙影也知道,这不过是,慕容紫阳为了,讨好父亲母亲,所做的一些,努力和讨好罢了。

慕容芙影让小黑下去休息,之后便带自己的贴身婢女,霜儿和雪儿一起,乘坐马车出门。去所谓的晋阳湖赏花,七月中旬的天气,闷热的不像话。若不是慕容紫阳,盛情邀请,自己才不想要出门,遭受这罪受呢!

下了马车以后,慕容芙影看着,远处早已经在,晋阳湖边等候,慕容紫阳的尉迟尧。想来两人,早已经约好,再次见面。自己的出现,根本就是多余啊,这难道是慕容紫阳,炫耀的戏码吗?

慕容芙影非常识趣的,绕道而行了,她并不想要,参与和破坏两人,这种恩爱相依的画面。霜儿跟雪儿紧跟其后,霜儿是一个哑女。被赌徒父亲贱卖慕容府,做苦力和最累最脏的活儿,不过,却被年仅十岁的慕容芙影给看上。收为贴身丫鬟,雪儿是慕容芙影的母亲——上官芙蓉奶妈的女儿,也是比较贴心的丫鬟。

“小姐~大小姐跟尉迟公子见面,干嘛非得拉上你啊?”,雪儿非常不明白,慕容紫阳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她为什么?每次一定要,带上慕容芙影,来跟尉迟尧见面呢?

慕容芙影倒是,回答了,雪儿的这个问题,她看了身后的雪儿跟霜儿一眼:

“大概是,姐姐害怕被父亲和母亲,知晓这件事吧!”,毕竟尉迟家和我们慕容家关系,现在还有些特殊化,如今若是慕容家和尉迟家,关系表露太亲切。那么也就意味着,我们慕容家,将站位于尉迟丞相这边。本来慕容家想,维持中立的初心,也就离经叛道了。”。

“雪儿~霜儿~你们去给我买把扇子吧!对了,记住我要的可是,墨绿色的折扇哦~”。

慕容芙影就以这样,一个简单的理由,支开了霜儿和雪儿,这时候慕容芙影,沿着晋阳湖走了起来。虽说这肥胖的身躯,实在是累得慌,不过,这么多年,慕容芙影也早已经习惯了!

就在慕容芙影边流汗,边看风景的时候。在不远处的彩船之上,一个熟悉的身影,向着慕容芙影,招手示意,来人正是她的老冤家——永乐公主。

船很快停泊,永乐公主急呼呼,跳地下船,然后拉着慕容芙影上船。慕容芙影看着永乐公主,如此兴奋的模样,实在是表示不解,她想干嘛?

没有想到船上,此时竟然还坐着,两位贵气凛然的贵公子,慕容芙影问永乐公主!他们是谁啊?永乐公主,只是轻描淡写的表示,他们都是她的好朋友。

永乐公主坐在其中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身旁,男人对慕容芙影简直是不屑一顾,连看都没有正眼多看慕容芙影一眼。他目中无人,到自大的程度。不过看上去,永乐公主跟他关系,其实倒是还不错。面对这样的男人,慕容芙影当时这样:“纵然即使有着,他这张气宇轩昂,挺鼻薄唇,魅眸皓齿,衣冠楚楚的脸蛋和外貌,哪又有什么用呢?”。

至于,另一个白衣翩翩,两袖韵竹,风度翩翩,气度不凡的男子。则相对而,就更让人感觉,稍微好接近一些。他跟你说话的时候,眼睛总是会,专注性的看着,你的眼睛。他就好像一块,没有被任何东西,污浊和侵染过的美玉。

气氛有些尴尬,永乐公主突然,拍了拍慕容芙影,厚重的熊背:

“慕容,你还不赶快,呃……给我的两个朋友……介绍一下,你自己?”。

“在下,修。姑娘,经常听闻永乐公主,她提及于你。”,那个叫做修的白衣男子,率先向慕容芙影,介绍自己。只是另一个黑衣男子,不为所动,他根本连看都懒得,看慕容芙影两眼。修看出了黑衣男子的古怪,于是略带抱歉跟慕容芙影解释,黑衣男子并无恶意:“我的朋友,他是不太爱说话,不太善于社交,还望姑娘请勿介怀。”。

“你不用替他解释,这种人,其实我早就见多了,我早已经是,见怪不怪了。”,慕容芙影倒是,很感激修,他并没有跟其他人一样,看见到她,就被她吓人的体型,给吓坏了。甚至是对她产生,异样眼光,更甚者对她背后,进行指指点点。

“这种人?”,这时候黑衣男子瞬间,坐不住了,直接站了起来,他冷冷的盯着慕容芙影:“你什么意思?”。

“我能有什么意思?”,慕容芙影也连看,都不想要看他一样,然后对这个男子表露出,特别轻蔑的态度:“你莫要心虚才是,君子是不会,以人的外表来判断,一个人的好坏。司马迁说过,以貌取人,失之子羽。不过,一个人的素质,确实是在举手投足之间,就会表露出来的。你我第一次相见,你就对我不屑一顾,你的这种态度,让我感到很抱歉。”。

黑衣男子丝毫没有,把自己对外在美的重视和态度藏掩起来,他始终认为女人的外表,真的很重要,没有外在美,又何来机会相处:

“那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男人选择一个女人,并不是因为这个女人内在有多美。而是,因为这个女人的外在能够给男人,带来美好的既视感,男人看了赏心悦目,女人看了争风吃醋。”。

“你说的很对,你们男人这样想,也无可厚非,我也无法可说。”,慕容芙影并没有继续反驳,因为她也必须要承认,现在的人,确实都是颜狗,她根本就没有机会,向自己喜欢的男人,彰显内在美。因为她的外表,不会有什么男人,会真的喜欢上她。慕容芙影的骨子里,也是有点自卑的,所以她根本没法反驳:“永乐我想要下船了。”。

黑衣男子没有想到,慕容芙影竟然没有继续,反驳自己,而是直接认输了,这点倒是让他,有点感到惊讶了:

“所以,像你这样的女人,骨子里还是自卑的。什么不能以貌取人,什么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其实这些话。也不过,是你这种女人的自我安慰罢了!”。

“琰~你……”,白衣男人修觉得黑衣男子,说的这些话,实在是太伤人,想要替慕容芙影,换回点局面。

受到了,这个黑衣男人,连续性的挖苦和攻击,慕容芙影突然,攥着大拳头,猛得一下,突然站了起来,船只也开始,变得摇摇晃晃了起来:

“这世界上的人,千千万万,世界上的男人,也是各色各样。你以为世界上的男人,都跟你一个德行吗?”。

“就好比,你们两个人,明明年纪上面,都差不了多少,长相上面,甚至还有点相似~甚至可以,这样说。就算有人说,你们是亲兄弟,可能都不为过……可是,你内心的距离,跟这位修公子,差得可不是,一星半点儿呐!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这是因为,你的修行和修养,远远还不够啊!像你这种人模狗样的坏男人,光是外表做到,光鲜亮丽,那又有什么用啊?要人也能够,德高望重,大公无私,那才是真本事呐!你明白吗?昂?”。

“你?”,黑衣男人被气得不轻,还好修把他拉住,从来没有,哪一个女人,敢在他的面前,如此放肆和张狂!黑衣男人怒瞪着,眼前这个因为肥胖,脸都快膨胀成,一张饼那么大的慕容芙影:“这个胖女人,蠢女人~伶牙俐齿,真是该死啊!”。

“是你说不过我咯!”,慕容芙影也不怕他。这时候永乐公主,连忙拉着慕容芙影,想要缓和两人的怒气。

永乐公主也是,属于说话不过脑子的类型,对着慕容芙影,连忙调侃起来:

“既然慕容你对修的评价,这么好,你是不是,对人家修有意思啊?”。

慕容芙影开始翻白眼,她才见人家一面,这么可能,于是她很有,自知之明的回答永乐:

“永乐公主,您这话说得,莫不是,不怕惹得人家修公子,不高兴吗?”。

“呵呵,谅你还有点自知之明。”,黑衣男人非常蔑视的轻笑了一声,拿起桌面上的一杯茶,一饮而尽,至于修则是安静的看着,湖边的风景。对于刚刚永乐和慕容芙影的话,并不是很在意,却又似乎都听到耳朵里去了。因为慕容芙影在说那句,不怕惹得他,不高兴的那句话的时候,修的嘴角。明显上扬了几分。

慕容芙影还不忘对,黑衣男人补上一句:“哼,我这辈子,最不缺的就是,自知之明了,好伐!”。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红尘叹与君绝”,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有声小说网”